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专访前贸易高官 谈美中经贸关系


第二轮美中战略经济对话将于5月22日到24日在华盛顿举行,届时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和中国副总理吴仪将就美中两国之间的重大经贸问题举行会谈。在第二轮美中战略经济对话的前夕,记者走访了前美国贸易代表和商务部长米基.坎特。

*坎特肯定布什政府对华经贸政策*

自从去年12月美中两国在北京举行了第一轮战略经济对话以来,双方之间日趋紧张的经贸问题并没有缓和的迹象。

由于双边贸易严重失衡,美中贸易逆差扶摇直上,美国朝野要求制裁中国的呼声越来越高。

在国会,好几个提议制裁中国的法案已经出笼:有的法案要求取消美中两国的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恢复对中国的贸易地位逐年审议;有的法案要求对所有来自中国的产品征收27.5%的惩罚性关税,除非中国允许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还有的法案提议把中国人民币的汇率偏差定义为非法补贴,以便名正言顺地制裁中国。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布什政府最近接连出招,向北京明确表示了华盛顿在贸易问题上的强硬立场: 二月份,美国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诉讼,指控中国向出口商提供税务优惠和补贴性贷款,对美国企业造成伤害。三月份,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两个厂家的铜版纸分别征收10.9%和20.35%的惩罚性关税,以抵消中国政府对它们的非法补贴。

这一举措打破了美国过去不对来自非市场经济体的进口产品征收反补贴关税的做法,为美国今后继续以反补贴为理由制裁中国开了先河。四月份,美国贸易代表施瓦布宣布,美国向世贸组织提出两项新的诉讼,指控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执法不严,并且阻碍美国商家进入中国的电影、音乐和书籍出版市场。

美国的这一系列行动受到了北京方面的强烈反对,同时也给即将举行的美中战略经济对话蒙上了阴影。

米基.坎特作为美国前一届民主党政府中负责对外经贸关系的最高级官员,对于目前共和党政府采取的这些行动表示赞赏,他尤其肯定了美中战略经济对话。不过,坎特告诉美国之音,跟他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时候相比,布什政府针对中国的很多做法趋于空泛,不够有力。

*美须对华施加更大压力*

坎特说:“战略经济对话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我希望它能变得更加扎实具体,我希望我们能够在一些领域真的取得一些进展,比如促使中国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让人民币更快一点儿升值、减少不透明的农业检疫标准、允许更多的农产品进入中国、允许所有的外国金融服务机构在中国更快地扩展金融服务等。

“我看到,这一切虽然都在发生,但速度却太慢了。美国必须对中国施加更大的推动力。”

从坎特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和商务部长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在这十多年中,美中两国的经贸关系虽然历经坎坷,但却发展迅猛。两国每年的双边贸易额已经从十年前的635亿美元上升到去年的3400多亿美元,增加了五倍以上。

可是与此同时,美中贸易赤字翻了六番,从1996年的395亿美元增加到了2006年的2325亿美元。这是美国有史以来跟世界其他任何国家最大的贸易赤字,几乎是美国目前跟日本贸易赤字的三倍。

美国的很多政界领袖、经济学家和企业主管都认为,美中贸易的这种日趋恶化的不平衡状态,不但使美国的国内工业受到打击,而且威胁到了美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中国搞不公平贸易竞争*

坎特说:“大多数美国人,其实,全世界的绝大多数人,现在都对贸易持怀疑态度,他们怀疑在经济全球化和开放市场的过程中,贸易对他们来说是否真的有好处。”

坎特指出,这种怀疑态度之所以四处流行,主要原因就是贸易竞争不公平。人们认为,中国产品具有压倒性的竞争力,并不是因为中国的生产效率高,恰恰相反,那是因为中国不顾国际准则,随意降低劳工标准和环保标准,使中国产品获得不公平的优势。

中国工人的工资只有美国同类工人工资的十三分之一,而且中国的工业污染日益恶化。国际能源机构预测,中国有可能在今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头号污染大国。

坎特说:“人们争辩说,中国之所以更有竞争力是由于他们有廉价的劳工,他们的劳工标准和环保标准都非常低。因此,他们不必做我们在美国或其他国家所必须做的事情。正是由于中国的标准如此低,中国不但可以在价格上具有更强的竞争力,而且还从美国、欧洲和其他国家吸引走了那里的工业部门和工作机会。”

*贸易失衡的直接间接原因*

如果说中国低劣的环保标准和劳工标准是造成美中贸易失衡的间接因素的话,美国朝野的很多人都认为,人民币价值被人为低估则是造成美中贸易严重失衡的直接原因。

美国国会和一些制造业团体反复敦促美国财政部对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汇率的行为进行调查,尽管美国财政部一再做出结论说,中国并没有操纵货币。不过,在坎特看来,关键问题不在于中国是否操纵人民币汇率,而在于中国应该以多快的速度让人民币升值。

*两年内人民币汇率走上正轨*

坎特指出,人民币过去一年多来升值了4%以上,今年估计还会再升值4%。他表示,人民币这种缓慢的升值速度的确令人失望,可也不必大惊小怪,而要有耐心。

坎特说:“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毫无疑问是朝着货币汇率自然浮动的方向发展。所以我认为,不必对人民币的情况过份恐慌。他们当然应该以更快的速度让人民币升值。然而人们也应该看到,对于中国来说,这也是个棘手的问题,因为中国的银行系统用人民币发放贷款,而中国的很多银行都存在坏帐问题。

“假如他们让人民币升值速度太快,那些贷款就会变得愈加昂贵,坏帐就会进一步增加,那将给中国的银行系统造成更大的压力。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谨慎,考虑到后果将会如何。这就象一条狗追逐一辆卡车,等你真的追上了,情况可就不那么妙了。”

坎特乐观地预言,顶多在两年之后,人民币汇率就会走上正轨。

然而,坎特同时指出,人民币升值导致中国产品变得昂贵并不是消除美国外贸赤字的良方。因为生产厂家在中国的生产成本如果急剧增加,他们就会把生产基地从中国搬走,转移到南亚、拉美甚至非洲等成本更低的国家。这样,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也许减少了,可对其他国家的贸易赤字将会上升,总体来看美国并不会得到任何好处。

坎特表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美国要降低贸易赤字,最佳的途径是打破中国以及其他所有国家的贸易壁垒,增加美国产品和服务的对外出口,让它们在世界市场上占有更大的份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