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看奥运歌谣预示中国上访出高峰?


中国的弱势群体上访群流传着“2008,到北京看奥运”的歌谣,暗示北京奥运前后将会产生上访高峰。这对倡导和谐社会的政府来说,如何化解上访高峰和解决信访制度中的矛盾,将是一个重大的压力。

中国政府解决信访问题一直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一项重要工作。中国国务院两年前颁布了《信访条例》, 但是在实际操作中问题不断。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教授于建嵘在接受中国半月刊南风窗采访中指出,《信访条例》第18条规定“多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共同的信访事项的,应当推选代表,代表人数不得超过5人”,可是条例并没有对如何推选代表等问题进行相应的规定。而在现实中,要推选代表就要开会,有的地方政府就会定一个“非法聚会或煽动、串联、胁迫、以财物诱使、幕后操纵他人信访”的罪名。

*侵害公民宪法权利*

在北京向560名上访群众进行问卷调查的于建嵘表示,《信访条例》规定任何组织和人不得打击报复信访人,但是在条款中的一些规定可以变成公安机关作为打击迫害信访人的理由和借口,已严重侵害了公民的宪法权利。

两次从西安户县奔走北京上访的人士李海水表示,他因为检举村干部违法乱纪,全家遭到土制炸弹爆炸,法院裁决他是受害人,但是他不满对犯罪分子的轻判。经过在当地上访部门投诉无果,去年7月他和妻子到北京上访,可是又被当地司法人员到北京把他和他的妻子强制押回西安,拘留了一个星期。

*被关七天不给手续*

李海水说:“我问他说,逮捕有个逮捕证,拘留有个拘留证,你把我关到这儿算个啥?你说给我个啥手续,我不服,我也能上告,对不对?但是他不给。他就是把你关在那儿,像我才关了7天,有人还关了一个月也不给任何手续,你想告去,没手续告。我们国家这个法律啊,简直到司法人员手里成儿戏了。”

现在李海水又到北京上访,但是还是没有得到帮助。他表示,中国有法律,但是很多情况都没有得到实施,群众反映的意见也没有得到重视。

5月份出版的南风窗杂志,上访群众流传着“2008,到北京看奥运”的歌谣,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势必出现上访高峰。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认为,有的地方政府为了息访,对于信访公民不是收买或欺骗,就是打击迫害,从而诱发更多的信访案件。他还指出,一些上访群众到北京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讨个公道,要中央对他们因为上访遭受打击迫害给个说法。

*沉冤昭雪希望破灭*

一位从黑龙江到北京上访的人士指出,在北京的上访群众都是带着沉冤昭雪的希望到北京的,他们都以为会得到解决,但是到北京非但没有得到帮助,甚至受到截访人员的打骂,真是感到凄凉。

这位黑龙江人说:“都满怀着平反昭雪的那个希望和愿望,到这儿来呢,却象飞蛾扑火似的,把这幻想破灭了,所以人就是前赴后继的往上来,都到北京来上访,可是我没有见到一个有给解决问题的。”

*无理取闹只占小部*

新疆乌鲁木齐晚报刊登了乌昌市委书记栗智对信访问题的看法中表示,在当前群众信访反映的问题中,80%以上是有道理或有一定的实际困难的,无理取闹的只占一小部份。

南方周末在报导中国社科院的信访报告中指出,中国颁布新的《信访条例》两年以来,某些地方政府对上访人士的打击迫害依然严重。一些信访部门的人士表示,信访问题的结目前很难有人解得开。也有人表示,目前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说到底是体制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