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能源消耗畸形模式的原因对策


华盛顿智囊团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中国迅速恶化的环境污染是高能耗工业投资过盛造成的,而高能耗工业投资过盛则是中国各省市自治区恶性竞争引起的。

*经济扭曲*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访问研究员、“中国策略顾问委员会”负责人丹尼尔.罗森说,他们原以为,中国能源消耗畸形模式是源于政府在能源价格上提供的补贴,但事实上中国的能源价格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放开,能源需求激增是经济扭曲造成的。

“或许更重要的是能源行业以外的各种经济扭曲。在德国新建一个铝冶炼厂需要3-4年的时间,还要负担巨大的环境成本,土地成本和施工建设成本。但是在中国仅需要8-9个月的时间,土地几乎是免费的,建设周期很短,施工人员的费用更是微不足道。此外,中国的金融体系每年短期贷款额4千亿美元,其中大部份用于能源消耗巨大的重工业,而且贷款利率非常低。再者,中国国有企业不需向其股东,也就是政府支付红利。”

*各地攀比 争当龙头*

罗森说,这不是能源本身的问题,而是金融问题。无论如何,不是由中国的国家整体工业政策,而是20-30个省市的工业政策所决定的。他们之间相互攀比,相互竞争,都想成为中国重工业发展的领头羊。他说:

“这是工业驱动的能源需求,这就是问题所在。以消费驱动的能源需求,对中国来说也是个问题。这个问题将在今后一些年变得越来越突出,但目前我们必须应对工业结构问题。”

罗森认为,只有进行通盘的改革,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强调,出现这种情况,并非是中央政府的本意,而是各个省市的现实情况。因此,改正或调整目前这种形势的时间,不会让任何一方感到满意。

*调整结构 融入国际*

美国密西根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商务教授李侃如说,解决中国能源消耗的畸形发展模式,一要从中国经济发展结构入手,另一方面,国际社会要让中国积极参与进来。

“这将需要中国国内进行深刻的结构变革,才能从根本上影响中国能源消费结构,以及对外部世界造成的影响。这不仅仅靠北京的政策,也不是美国施压所能办到的。此外,国际社会影响中国能源消费结构的能力非常有限。因为关键问题不在能源政策,能源政策只是一个组成部份,中国的能源政策是受中国各种基本力量所制约的。”

李侃如说,让中国在能源政策上融入国际社会大家庭,美国必须在节约能源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方面率先起榜样作用。他说,除非美国将来在这些问题上比现在做得要好,否则很难在中国那里得到共鸣。他建议,美国应积极推动和促成中国正式加入G-8和国际能源机构。

华盛顿智囊团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还指出,无论北京在修正其能源发展方向上做得多么成功,中国20年后很可能会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污染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