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权力垄断怎监督?党校教授谈时弊


中国官方报纸发表文章,以罕见的措辞承认执政党的权力垄断使权力监督,包括新闻舆论监督几乎不可能实现。与此同时,如何实行分权,形成真正的权力制衡,在中国依然是一个禁忌话题。

*分权制衡和一党专权*

西方民主国家实行民主和权力制衡,有一个基本的预设,这就是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因此,西方民主国家实行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以权力制约权力,避免公民权利受到肆意的损害或剥夺。

然而,中国等共产党掌权的国家拒绝实行三权分立,认为三权分立是资产阶级欺骗人民的把戏。中共学习当年的苏共,由执政党垄断一切政治权力。共产党声称自己的最高利益就是全体人民的利益,除了全体人民的利益之外,共产党人没有自己的私利。

掌握绝权力的中共现在虽然依然不承认或不完全承认“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个命题,但是,中共已经承认各级执政党和政府官员凭借不受制约的权力肆意贪污腐败的现象大量发生这一事实,并承认由此而来的广泛而激烈的民怨威胁中共的执政地位。

*王贵秀:一把手不受监督*

因此,中共控制下的新闻媒体近年来也越来越多地谈论新闻监督,表示要通过舆论监督,揭露腐败,制止腐败。然而,官方的北京日报星期一发表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的文章。文章以罕见的措辞承认,由于缺乏分权制衡,执政党垄断一切权力,使一切监督,其中包括新闻舆论的监督,几乎都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文章说:“监督的关键在‘一把手’,这似乎已成为共识。在现行体制下,不同层次的“一把手”都在不同范围内拥有最大的、不受监督的权力,对他们的监督之重要和监督之难也正在于此。”

*田奇庄:土皇帝主宰一方*

中国河北邯郸的作家、评论家田奇庄表示,中共中央党校的王贵秀教授可以说是以罕见的措辞,承认了中国公众几十年来感到难以忍受却又无可奈何的一个事实,这就是执政党各级第一把手在各地是拥有生杀与夺大权、不受任何监督的上帝/土皇帝,而大众传播媒介,也在这些大大小小的上帝/皇帝的掌握和控制之下,新闻监督也不例外。

“完全都是他们一手操办,一手控制,一手控制。对他们有利的就报。对他们不利的就不报。”

*公安局删除网文传讯作者*

自从互联网兴起以来,有评论者指出,互联网给中国的公众提供了一个政府难以控制或难以完全控制的论坛,从而增进了中国公众对政府的监督。但是,河北邯郸的作家、评论家田奇庄说,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显示,这种看法显然是有些过于乐观了。

田奇庄早些时候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批评邯郸市政府无视市民的意愿,频繁更换市长。在他的文章引起注意,包括邯郸公众和中国中央级的新闻媒体的注意之后,邯郸市公安局在网上删掉了他的文章,并两次传讯他,指责他非法损害政府形象。

评论家们指出,相对而言,像田奇庄这样因为发表批评执政党和政府的言论被地方公安机关删掉文章、受到传讯还算是幸运的。中国还有许多记者因为同类的言论而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投入监狱,被判刑。

*监督之险*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在官方的北京日报上发表的文章,也承认了当今中国存在这个不幸的事实,这就是在执政党垄断一切政治权力、没有权力制衡的情况下,“新闻舆论监督不但不能发挥应有的功能和作用,反而会面临很大的风险,甚至遭到常人难以想象的打击报复,完全被扼杀。”

观察家们注意到,执政党的权力垄断或曰不受制约的权力,是中国众多的社会/政治弊端的最大的源头。然而,这个问题在中国依然是一个禁忌话题。中国的大众传播媒介奉中共宣传部门命令,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王贵秀以及中国其他学者在探讨执政党不受监督、无视监督、扼杀监督的时候,也对这个问题顾左右而言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