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专家就中国国际商业行为辩论


在美中第二轮战略经济对话即将在华盛顿举行前夕,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星期一邀请有关专家就中国的国际商业行为进行了辩论。

*观点1 中国对货币的干预不等于操纵*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这次在国会山举行的有关中国的辩论集中在中国的国际商业行为上。辩论双方争论的焦点集中在四个方面,即中国是否在操纵它的货币来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侵犯是否超过了可接受的国际标准、是否应该对中国征收反补贴关税以及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最重要的问题应该是什么。

在货币操纵的问题上,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资深研究员、中国问题专家盖保德认为,中国为了使人民币保持基本稳定对它进行干预,但是干预并不等于操纵。

盖保德说:“货币干预对世界各国帮助维持其货币稳定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中国也不例外,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规定也没有说干预是操纵的证据。”

*观点2 中国操纵人民币为其带来优势*

与盖保德持相反意见的是原美国助理贸易代表、凯利-德赖-科利尔-香农律师事务所负责国际贸易和服务的卡西迪。他在辩论会上表示,确定一个国家在货币市场的干预是否构成操纵行为要看它的意图。不过,他承认,意图是很主观的事情,因此他更倾向于看中国对出口进行的管制。他后来又补充说,确定是否存在货币操纵要看货币干预最终造成的影响。

卡西迪说:“你看它造成的效果。(操纵造成的)最终影响是这给他们一个优势,因此,他们的出口一直在增加。我们的出口增长与中国相比显得非常小。你通过它的外汇储备的增长以及贸易夥伴提供的数据来估计经常账项目以及商品贸易上的发展来衡量货币操纵。这是你确定操纵情况的途径。”

美国不少人认为,中国与美国的巨大贸易顺差证明,中国的货币被固定在一个不公平的价值上。但是,卡内基的盖保德说,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并不主要是由中国的汇率造成的。

盖保德说:“从经济和逻辑角度来看,关键的一点是,很多强有力的力量都能够影响贸易不平衡在一到三年的短时间内的变化。汇率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且它的潜在影响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方面带来的快速变化相比则显得无足轻重。”

*观点3 侵犯知识产权也使中国自身受损*

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辩论双方的意见也是大相径庭。

卡内基的盖保德认为,中国存在的侵犯知识产权现象是发展中国家在这个阶段普遍存在的问题,而且受到影响的不仅是版权的国际持有人,中国国内的很多版权拥有者也受到很大的影响。他认为,中国政府的结构使得中央的政策和命令很难在地方上得到执行。

*观点4 美国应采取措施促使中国加强法治*

不过,卡西迪认为,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使它的政策在全国得以执行,只是知识产权保护并不是他们的优先议题。他指出,中国的盗版现象日益严重。在海关截获的盗版产品中,来自中国的产品占80%,去年这一比例是69%。

卡西迪说,中国必须象其他国家一样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因为世界贸易组织的职责不是处理发展和贫穷的问题,而是竞争问题。他认为,在迫使中国遵守规则方面,美国必须发挥领导作用。

卡西迪说:“美国有很多手段可以采用,但是却没有用这些手段来对付这些重要的问题。中国的确对(法律诉讼等)措施做出反应,而且美国需要采取措施,否则全球体系不会正常运转,因为这样的话就不会有法治,市场不会起作用。”

卡西迪认为,美国应该通过向世界贸易组织对中国提出诉讼等措施来迫使中国采取行动,而不是通过对话,因为对话并不见效。

*观点5 美国应通过对话加强和中国的沟通*

盖保德则认为,美国不应该采取对立手法来谋求最佳交易,而要看可行性和能力问题以及如何通过合作来达到最佳效果。他还特别敦促美国国会把中国所面临的挑战看作是正当的挑战,并且呼吁通过业已建立的渠道来解决双边问题,而不是采取威胁两国关系的过激措施。

盖保德说:“国会应该研究美国需要做什么来真正改善它的竞争力。国会在教育领域正在做这件事。但是在很多其他领域,我们需要采取二战时做出的那种跳跃,来使我们向前进。当然我们现在面临的不是二战时的军事威胁,而是商业和文化上的威胁。我认为,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和中国合作,而对话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战略经济对话做出的安排。我鼓励他们关注中美两国面临的中长期问题。”

盖保德说,美国不应该利用战略经济对话对中国施压,而应该利用这个渠道来加强两国政府部门之间的沟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