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国际人权组织谴责中国起诉郭飞雄


中国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被广州当局正式起诉。中国的维权人士说,对郭飞雄起诉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亚洲部负责人表示,每个国家民主变革的历程不同,但是这个过程中都有为了正义而不顾官方迫害的人。

*胡佳:官方要杀一儆百*

曾经在2005年广东太石村维权事件中被村民聘请为主要法律代理人的郭飞雄,2006年9月30日被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正式逮捕,理由是他曾于2001年在辽宁编辑出版了一本名为《沈阳政坛地震》的书。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在博迅网站上发表文章说,警方对郭飞雄的陷害是中共政法部门中惯用的方法。这和盲人陈光诚的“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等荒谬的罪名类似,都是警方诬陷强加的。胡佳认为,官方严厉处理郭飞雄一案的目的是要“杀一儆百”。

*讯问期间受到刑讯和人格侮辱*

在北京的中国维权人士胡佳分析说,虽然检方知道郭飞雄无罪,但是他不可能被无罪释放,因为这样一来,政法部门就会颜面尽失。胡佳指出,中国的惯例是既然政府第一步走错了,就要按照潜规则错到底,无非是为了保持政府的权威和某些贪官酷吏的面子。

胡佳发表在博迅网站上的文章说,郭飞雄曾向他的律师反映,广州市公安局在拘留和预审阶段,多次对他动用刑讯手段和人格侮辱。

*人权观察:镇压维权人士来自高层*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亚洲部负责人亚当姆斯(Brad Adams)在伦敦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目前的人权状况很不好,因为中国高层领导显然是在执行一种镇压路线,而且现在对那些维权人士镇压得尤其厉害。

一些分析人士说,中国各地对维权人士的镇压行为可能是地方政府所为,实际上是违背中央领导的意见的。亚当姆斯不接受这种说法。

他说:“这是来自高层的政治意义上的决定。我认为这决不是偶然的,是他们有意这么做的。这些案子不是什么‘偶然事件’。相反,这些案子表明了当局想要达到的目的。”

他说,像郭飞雄等知名异议人士的案子,不是地方政府能够一手操纵的,而是中央高层说了算。

亚当姆斯说,中国政府目前想摆平内部的一些压力,所以也不是对所有的人都进行打压,比如说艾滋病活动人士。此外,学术界人士现在就有活动的一些空间,环保人士曾经有过一些活动空间,但是目前似乎日子又开始不好过了。对律师,现在又有新的规定,说哪些案子可以接,哪些案子不可以接,要让律师为政府服务。这些都是缩小政治空间的总体规划的一部分。

*民主是奋斗争取来的*

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一党专制国家的政府,甚至国际上一些学界人士也说,西方民主只适用于西方,不适用于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对此,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亚当姆斯说,那纯属无稽之谈。

他说:“西方国家在有民主之前,也不知道所谓‘西方民主’是什么东西。民主不是西方国家或者是任何国家生而俱来的,而是要为此而奋斗,才能争取来的。我现在住在英国,这里过去历史上王权统治之下,人权状况也一度极其糟糕,经过人们的艰苦奋斗,才有了改变。况且要说亚洲国家不适合民主体制的话,那你怎么解释日本、韩国和台湾现象?”

*民主变革过程中会出现勇士*

人权观察亚洲部负责人亚当姆斯说:“每个国家在民主变革的过程中,经历都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这个过程中总一定会有那些有勇气、讲原则的人。”

亚当姆斯表示,中国未来人权状况肯定应该有改善。

他说:“我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可以改善,将来几乎肯定会改善,因为我不认为共产党会永远统治下去,我也不认为老百姓会永远接受一党专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