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人大与俄杜马将保持长期协作


中国全国人大和俄罗斯议会国家杜马决定保持长期协作机制。杜马主席在北京与人大委员长刚结束会谈,两国认定这一协作机制将促进两国发展友谊与合作。有专家认为,人大和杜马在体制上的根本区别是人大存在于一党专政体制中,而杜马虽然具有多党民主体制的形式,但是,普京时代的杜马却往集权化倒退,这两个立法机构的协作能推动两国在法治基础上向民主化迈进并加强两国在国际问题上的合作。

*双方会谈议题广泛*

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鲍里斯.格雷兹洛夫星期一、二两天在北京与中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会谈这两个立法机构间的合作任务,决定保持人大和杜马的长期协作机制,把这一机制作为施行两国领导人共同观点的论坛,为今后十年双边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提供更多更好的意见。

会谈后发表的公报说,两个立法机构间的会谈取得重大成功,这是一次涉及广泛议题、丰富内容、具建设性和实际效用的讨论。双方同意加强立法方面的交流,为双边关系完善合法基础、并充分发挥这两个立法机构内各特定委员会的作用;双方还谈及双边关系、立法机构交流、相互投资、地方层次的协作、环境保护和劳务协作问题。

*普京时代的杜马与中国人大相似*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亚历山大.拉林认为,俄罗斯国家杜马与人大的根本区别在于杜马具有民主体制的多元系统、多党系统形式。

他说:“现在我们的杜马有多元系统、多元制度或者是多党制度。中国实际上只有一个共产党,这是最重要的不相同的地方。”

但是,拉林又说,最近普京引进的种种政策变化导致俄罗斯的民主制度形式化,使俄罗斯逐步成为不民主的威权国家,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杜马和人大有相似之处。

查尔斯顿学院政治学教授刘国力博士认为,普京时代的杜马已经变得徒有民主虚名。

他说:“杜马产生的特点一半是进行政党选举,另一半进行在全国范围内单独选区间的选举。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人民民主专政,而俄罗斯联邦是联邦制,它是名义上的多党制。

“但是,实际上,现在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已经在杜马里占了三分之二的多数。在目情况下,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不需要跟任何其它政党,例如俄罗斯共产党、自民党和祖国竞选联盟联合的情况下以它自己的力量就能通过立法,所以,俄罗斯杜马在普京当总统时代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刘国力博士认为,在普京时代,杜马虽然还是选举产生,但已向集权转化;而中国人大虽然曾有橡皮图章的称号,因为它以前只是例行公事地批准中共中央的意见,但是近年在摆脱橡皮图章形像,通过了不少保障人民权利的立法。

*双方合作推动民主法治和国际问题协作*

他说,两个立法机构的合作能推动两国民主法治建设。

他说:“民主化和法治这两者是紧密联系的。没有法治的民主只会导致混乱,而没有民主的法治不是真正的法治。中国和俄罗斯这两大国的立法机构之间进行交流、不断改善民主进程、不断加强法治是非常关键的。如果没有踏踏实实地搞法律建设的话,两个国家的民主前程不容乐观。所以,我非常高兴看到俄罗斯杜马和中国人大能有经常性交流。

“(中国人大)橡皮图章的说法是旧说法,过去也许是这样,但是在最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立法得到通过,例如最近通过的《物权法》,它实实在在地保障公民、个人和团体的私有财产的权利。”

拉林认为,两个立法机构的长期协作还能促进两国在国际问题上的协作。

他说:“两国人民和两国领导人会更深刻地互相了解,会确定两国的立场哪些地方是相同的。”

他说,在这一了解的基础上两国能相互配合、更好地解决重大国际问题,让两国在反对单一化国际体系、推动世界的多元化结构上发挥更大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