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达尔富尔人道危机与北京奥运会


今天的话题是苏丹达尔富尔人道危机和北京2008奥运的关系。

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一个是已经被战乱肆虐20年的非洲小国,一个是亚洲正在崛起的大国。然而,最近一系列新闻报导却把达尔富尔和北京联系在了一起。

首先让我们看看亚洲时报的报导。亚洲时报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对国际社会在人权纪录方面的批评一向甚少积极回应,但近几个月西方人权组织显然成功地找到了着力点:因为认定中国为‘苏丹达尔富尔屠杀的帮凶’,西方有人发起杯葛2008奥运的运动;近日,中国罕有地委出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向苏丹政府施压,又派遣工兵队协助落实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国际人权组织的行动一次比一次有影响力,达尔富尔将是一个烫手山芋,持续考验北京的政治外交智慧。”

*达尔富尔的危机*

苏丹西部的达尔富尔正在发生当今世界所面临的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据报导,达尔富尔的冲突目前已经造成20多万人死亡,200多万人流离失所。苏丹政府军和当地两个反政府武装间的冲突给当地民众带来深重灾难,平民屡遭抢劫、强奸甚至被杀戮。联合国希望能够派出维和部队,和非盟的维和部队联合在一起制止达尔富尔地区的种族屠杀。

然而,苏丹政府至今拒绝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进入。苏丹外长穆斯塔法.伊斯梅尔表示,苏丹的冲突是内政。此外,苏丹政府还否认国际组织和人道主义救援机构的所有指控,仅仅承认在政府打击叛乱武装的过程中的确有一些平民伤亡。

如果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话,这次苏丹政府在国际上犯的是众怒。联合国多次通过决议,对苏丹实行经济制裁,向苏丹派遣维和部队。然而,由于中国与大多数国家唱反调,联合国的措施无法得到实施。

*中国坚持的立场*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为中国在联合国向苏丹派遣维和部队的表决中投弃权票所做的解释性发言中说,中国一直建议提案国在案文中写明“征得苏丹政府同意”这一安理会固定和惯用措辞,同时敦促提案国慎重考虑表决的时机。王光亚说,遗憾的是,提案国未能认真听取和采纳中方的忠言相劝。他说,鉴于对通过决议的时机和案文措辞本身均有保留,中方只能对决议投弃权票。

问题在于苏丹政府已多次表示反对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达尔富尔地区。

去年9月,美国国务卿赖斯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针锋相对各自表达了美、中两国政府的观点。香港星岛日报报导说:“美国国务卿赖斯9月28号严正警告苏丹总统,应该接受联合国派遣维和部队进驻饱受战火摧残的达尔富尔区,一味选择‘对抗’恐将面临严重后果。”

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9月28日重申,中方主张联合国在苏丹的维和行动应征得苏丹政府的同意。秦刚说,中国主张有关国际行动,特别是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应征得苏丹政府的同意,这样才能使维和行动真正达到预期效果。

*中国支持苏丹的背后考虑*

媒体分析说,中国支持苏丹政权的背后并不是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当年毛泽东在文革时期通过无偿援助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从而充当第三世界国家领袖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媒体说,今天中国支持苏丹的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那就是石油、能源、矿产等经济利益的驱使。

亚洲时报报导说:“中国是苏丹的最大投资者,中石油占有苏丹最大石油公司大尼罗河40%股份、喀土穆炼油厂、石化厂各50%和95%股份,并修建了750公里输油管及苏丹港30万吨油轮泊位。中国占苏丹全国出口额55%,大部分为原油出口。出于保护石油利益的考虑,中国一直反对美英等大国介入达尔富尔危机,反对制裁,不赞成联合国维和部队介入,并多次在安理会表决制裁行动时投出弃权票。中国政府还向苏丹政府提供了大量资金及物资援助。”

此外,有报导说,中国还向苏丹出口武器。亚洲时报说:“这些援助最终被用以对付反政府武装,所以中国被视为达尔富尔屠杀的帮凶。”

*批评人士的突破点*

西方媒体对中国在苏丹达尔富尔种族屠杀问题的批评一直没有什么效果,直到最近,批评人士终于在这个问题上找到了突破点,那就是北京的奥运。

《村庄之声》电子杂志5月15号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被逼到了墙角》。文章说:“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一个庞大的时钟在对北京夏奥会2008年8月8号8点8分正式举行开幕式进行倒数计时。北京正在加紧施工兴建新体育场馆、公共公园、以及亮丽的摩天大楼。一名中国官员兴奋地告诉纽约时报记者说,‘奥林匹克即将到来,每个人都希望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村庄之声》电子杂志的文章说:“然而,在世界各地,很多国家正准备展示中国最坏的一面。在全球于4月29号星期天纪念达尔富尔种族屠杀四周年之际,示威者比比皆是。在斯德哥尔摩、布达佩斯、拉各斯、柏林等各大城市都举行了抗议示威活动。在伦敦,示威者们在市中心的广场安放了一个巨大的有两米多高的玻璃计时漏斗,里面盛放的红色液体象征著达尔富尔人民流出的鲜血。”

据报导,5月1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声讨共产主义罪行大会,捷克总统、瑞典总理都批评共产主义在欧洲及全球犯下的滔天罪行。会上有人建议发动10万名观众到北京参观奥运,在奥运会开幕式时公开亮出事先带入场的抗议背心,上面书写标语“种族灭绝的奥运会”和“抗议北京侵犯人权”,在全球媒体前亮相,看中国警察如何在亿万电视观众面前捉人。

法新社报导说,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馆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写去了一封信,信中说,“因为达尔富尔发生了种族屠杀而世界保持沉默使我们感到有一种特殊的义务,提醒对达尔富尔危机的关注。”

明年3月,中国将启动有史以来时间最长的奥运火炬环球接力。美联社报导说,2008年北京夏奥会的火炬接力行程“8万5000多英里,历时130天,跨越5大洲,并翻越世界最高的山脉珠穆朗玛峰”。在火炬经过的沿途,其中有欢呼的人群,但是也有那些参与人数越来越多的抵制“种族灭绝奥运“的国际运动的参加者。

*中国的官方反应*

中国官员抨击抵制北京2008年夏奥会的是“无知的,别有用心的”和“注定是要失败的”。然而,中国领导人已经开始行动试图维护中国在2008年举办奥运的声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5月15号举行例行记者会的时候,有记者问道:“5月9日,108位美国众议员致函胡锦涛主席,希望中方停止对苏丹政府的援助,避免达尔富尔问题更趋恶化。如果中方在此问题上的政策没有变化的话,他们将抵制08年北京奥运会。你对此有何评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答说:“我希望美国议员能够正确了解中国在达尔富尔问题上的立场以及发挥的建设性作用。我们也希望美国议员能够为促进中美关系发挥积极作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宣布说:“我们积极参加联合国在苏丹的维和行动。中方上周宣布向达区派遣工兵分队,参与执行安南方案第二阶段计划。中方在苏丹的维和人员将增至700多人。”

他还表示,“对于近来有一些组织和个人借奥运会作政治文章,拿奥运会作筹码向中国政府施压,我们坚决反对。这样做有违奥林匹克精神,也与世界各国人民热切期盼奥运会举行的共同愿望背道而驰。中国反对任何将奥运会政治化的企图。”

*抵制奥运赞助商的呼声*

然而,一些呼吁抵制北京奥运的团体和活动分子不仅把北京奥运和国际政治联系起来,提出抵制奥运,据华尔街日报报导,有的还提议对2008北京奥运会的赞助商的商品进行抵制,意图对北京奥运会釜底抽薪,从而向中国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

据报导,国际组织发动的抵制行动还计划针对松下公司、通用电气公司、可口可乐公司、美国运通、麦当劳、强生等北京奥运赞助商的商品。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这些公司花费亿万美元得到用奥运标志在市场上推销产品上的权利,而想要结束达尔富尔种族屠杀的消费者们却会把反对的标志贴上去,然后把这些商品送回货架。

*好莱坞的声音*

在抵制北京奥运结束达尔富尔地区种族屠杀的声浪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慈善大使、好莱坞女演员米娅.法罗发出了最强的女高音。在4月29号全球纪念达尔富尔种族屠杀四周年的集会上,米亚.法罗在白宫前对抗议民众发表讲话,指责中国漠视达尔富尔的恶梦。她说,中国要举办奥运不能无视达尔富尔,因为达尔富尔暴行的继续绝对不能让奥运正常进行。

法罗和她18岁的儿子、耶鲁大学法律系学生罗南.法罗3月28号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种族屠杀的奥运会》,文章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而现在有另一个口号在流传,那就是“种族屠杀的奥运会”。

文章说,“中国已向苏丹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中国购买了苏丹出口石油中的绝大部分。苏丹政府利用这些收入的80%来购买武器,其中大部分是中国制造的。中国还在联合国多次阻止英、美等国试图停止达尔富尔种族屠杀的努力。”

文章还特别提到美国著名电影导演斯皮尔伯格。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的表演由中国著名电影导演张艺谋主持,并邀请美国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作为艺术顾问。米娅表示,“斯皮尔伯格先生在1994年建立了大屠杀历史真相基金会,纪念二战中的犹太人大屠杀。他是否意识到中国正在资助达尔富尔的大屠杀?”文章还警告说:“难道斯皮尔伯格先生真的想让历史记住他是北京奥运会的里芬斯塔尔吗?”

里芬斯塔尔是德国最著名、最美丽、最有才华的女演员之一,她也是希特勒最欣赏的女导演。1934年,希特勒亲自邀请里芬斯塔尔为纳粹党的纽伦堡党代表大会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名为《意志的胜利》。1938年,里芬斯塔尔又拍摄了她的另一部重要影片《柏林奥运会》,这也成了她的经典之作。影片获得了4个大奖,同时也成了她一生的污点。

二次大战结束后,里芬斯塔尔同时受到美国和法国的指控,被定名为纳粹同情人并被逮捕。1949年,她结束了4年的牢狱生活,但她的导演生涯随著第三帝国的覆灭也永远结束了。

斯皮尔伯格被公开称为“美国的里芬斯塔尔”显然给了这位导演很大的压力。据斯皮尔伯格的秘书透露,在影星法罗发表这篇文章的第4天,斯皮尔伯格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写了一封信,谴责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种族屠杀,要求中国政府行使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结束那里的人类所遭受的痛苦”。

在写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信函中,斯皮尔伯格写到:“在那些呼吁中国改变苏丹政策的声音中,我也想加入自己的声音。”

这位因执导电影《辛德勒名单》而闻名的导演说,研究种族灭绝问题和他所从事的工作十分相关,以洛杉矶为基地的USC Shoah基金会研究机构是世界上最大的视频历史档案库之一。该机构拥有来自56个国家5.2万份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政治犯和战争法庭审判人员的录像见证数据。

“该机构的主要任务是利用这些证据战胜它们所带来的偏狭、歧视和苦难”,斯皮尔伯格解释道,“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正在努力这样做,我希望中国有一天也能成为他们的一员”。

*美国议员致胡锦涛的信*

除了美国好莱坞女明星米亚法罗和电影导演斯皮尔伯格的行动使中国政府开始意识到美国舆论的压力之外,中国最近在苏丹问题上立场的转变也来自美国国会的压力。

据报导,美国108名众议员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提交了措辞强烈的信件,要求中国立即采取行动制止达尔富尔的暴力冲突事件。美国民主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兰托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对达尔富尔地区持续的暴力冲突表示关注,并指出,作为苏丹最大的投资国,中国必须发挥其影响力。

美国议员在写给胡锦涛的信中说:“国际社会已经在努力,不过,除非中国也努力确保苏丹政府接受最佳、最合理的和平方式,历史将认为你的政府在资助种族灭绝的罪行。”

信中也警告,如果中国无法制止苏丹政府在国内施暴的行为,中国的形像在北京奥运前夕将蒙受负面影响。

兰托斯说:“这场可怕的种族清洗已经摧毁无数家庭。如果中国不尽责,它将永远冒著背负‘种族灭绝奥运会’名声的风险。”

*北京态度的转变*

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北京对苏丹的态度有了明显转变。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部长助理翟隽不久前前往苏丹,不仅向喀土穆政府施压,而且还赶到达尔富尔的三个难民营视察。

各地媒体都对中国特使出访苏丹进行了报导。对一贯声称在国际关系中奉行不干涉内政原则的中国政府来说,翟隽的苏丹之行无疑是一个罕见的举动。

*北京让步的实际意义?*

亚洲时报评论说:“石油是中国工业得以持续发展的命脉,2008奥运则是中国国力的指标,对北京而言,两者都极为重要。中国在苏丹的石油事业不幸威胁到2008奥运,这两难局面正好告诉中国,做大国是要付出代价及负上责任的。

“过往每当人权纪录被批评时,北京只会释放一两个政治犯作为回应,但不久后又会逮捕另一些政治犯填补,正面回应人权批评的例子绝无仅有。今次北京只是被指帮凶,但因为办好2008奥运对北京而言至关重要,面子攸关,所以不得不回应国际压力,以防杯葛运动越闹越大,使2008奥运被丑化为‘种族灭绝奥运会’。中国要成为受尊重的大国,确实仍有很多需要改进之处。”

海外中国问题观察家伍凡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中国政府在苏丹问题上的让步,只是权宜之计。

他说:“中共政权在衡量北京奥运会、苏丹石油、出口武器至苏丹,也考虑了中共政权在非洲的战略利益和军事利益各种因素,看来还是眼前以北京奥运会为首位重要,先让苏丹接受联合国决议度过眼前难关,保住北京奥运会。其它事待过了北京奥运会再议。可见,这仅是中共政权的策略退让,准备以后卷土重来。也正因为如此,世界各人权团体和主持正义的人们根本不信任中共政府派特使去苏丹的举动。”

不过,《纽约时报》认为,北京让步本身就是一个如何就人权问题有效地向中国政府施压的经典范例。《纽约时报》说:“北京出现的重大转变完全可以被视为一个如何向北京展开施压活动的精典研究,它旨在某个脆弱的时间和某个脆弱的点面来刺激北京,从而完成一些多年来通过外交渠道所不能完成的工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