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股市翻热浪 中外媒体说安危


今天的对比新闻,我们要对比介绍海内外媒体对中国目前股市的不同报导和分析。

中国的股市,不是普通的牛市,而是被海外称作“疯狂的牛市”。中国政府对如脱缰之野马般迅猛奔腾的中国股市也不敢掉以轻心。

*“狂牛”不低头 “盲拳”频出手*

《人民日报》在一篇报导中说,央行最近“连出三拳”,采取存贷款加息,提高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将人民币兑美元浮动幅度从千分之三扩大到千分之五等三个宏观调控措施,然而,《人民日报》报导说,“调控难摁牛头,四大股指再创历史新高”。央行的“组合拳”难敌中国股市的“盲拳”。

中国的股市为什么如此如此疯狂?难道股民不知道股票市场不可能只涨不跌吗?难道中国的股民不知道股票市场不可能只有利润没有风险吗?是什么样的力量在背后推动中国的一亿股民以排山倒海之势,以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的大无畏精神,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如果说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的股市以及其他经济活动后面有著名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所说的“看不见的手”的话,中国股市后面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但是操纵中国股民不理智行为的,不是自由市场经济,而是政治。

*十七大和奥运为股市护航?*

一些西方媒体在报导中国疯狂的牛市的新闻中采访中国股民时发现,很多中国股民对股市起码的知识一窍不通,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本益比,不知道投资股市的风险。他们在回答外国记者问题的时候,几乎千篇一律地说中国的股市只会飙升,不会崩盘,理由是中国政府不会让中国的股市在今年秋天召开党的十七大之前崩盘,更不会放任中国的股市去影响中国百年一遇的举办奥运会的机会,那政府将多没面子。中国的股民相信,中国政府选择2008年8月8号晚8点8分举行奥运开幕式,就是为了让中国人发发发发发。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股民跟着感觉走,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中国的股市的确和中国的国内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中国的股市已经成为胡温盛世的风向标。股市崩盘,将会对中国的经济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

*“唱衰”是“别有用心”

《人民日报》最近罕见地发表长篇深度分析,对西方试图唱衰中国股市,提出严厉的批评。文章认为,西方大谈中国股市泡沫论是别有用心,真正的泡沫源头在西方。

文章说:关于中国股市的“泡沫论”越说越邪,西方媒体一段时间以来纷纷大放厥词,质疑中国股市持续、健康发展的前景,说中国股市的“泡沫”越吹越大,将要崩溃,云云。那么,在这场关于中国股市有无“泡沫”和“泡沫”是否破裂的争论中,中国自然有理由搞清楚西方唱空中国股市、大谈中国股市“泡沫论”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人民日报的文章认为:股市持续上涨源于自然资源价格飙升,源于以美元为核心的发达国家虚拟金融资本体系的急剧膨胀。……西方国家为了占领中国等潜力巨大的市场,……蠢蠢欲动、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大规模投机中国资本市场,大肆廉价收购中国资产。这恐怕才是西方唱空中国股市、大谈中国股市“泡沫论”的真正意图。

尽管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把西方媒体关于中国股市过热的报导和提醒解读为别有用心,然而中国政府却不敢对中国股市的“泡沫”掉以轻心。最近中国政府接连使出宏观调控措施,试图给中国的股市降温,但收效甚微。

*“疯牛拖着的火药桶”

前上海《世界经济导报》驻京办主任,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在介绍《动向》最新一期杂志的文章中,援引中国国家统计局4月19日公布的数字说,中国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百分之十一点一,说明3月份温家宝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将今年经济增长控制在百分之八的宏观经济调控的目标根本没有实现。

张伟国分析说,中国"轻消费、重投资、重出口"的落后格局依旧岿然不动,这是因为牵涉特权阶层和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胡温根本踩不动经济发展过热的刹车。

张伟国在为RFA写的文章中说,“中国的经济愈来愈热,中国股市‘升升不息’的疯牛行情却也愈演愈烈。由于中共一直以来的强力干预,严重扭曲的市场经济让股民们相信:中国股市长升不跌的神话,即使有调整,也是短暂调整立刻恢复升市。所以,股市每次暴跌,反而引来新股民大批入市,投机炒作已经登峰造极!”

张伟国表示:中国股市向来就是“政策市”,政府采取的所有行政或经济(如调息等)手段,如今几乎已全部失灵。香港《动向》杂志本期发表的报导和评论均指出,中国疯牛行情将在“贪婪”的带领下前行不止。现在是应该研究疯牛拖着的火药桶何时爆炸的问题了。

张伟国警告说:“中国的股市,脱离实际的大升,跌起来必然很可怕。而参与的股民越多,对社会的震荡也越大。也许,中国社会矛盾的总爆发,就是从股市崩盘引发出来的呢?难道,中国的下一场革命就是‘股民革命’?”

*股民进行曲*

中国股票市场到底有多疯狂呢?《亚洲周刊》的一篇文章说:

“如今涌进中国股市不再是城市白领、理财老手,而是大学生、农民、小商贩、邻居的张大妈。各地典当行的生意兴隆,很多人抵车、抵房、向银行贷款,冲进仍在不断上涨的市场。网络上还开始流行一首新填词的《义勇军进行曲》:起来,还没有开户的人们/把你们的资金全部投入诱人的股市/中华民族到了最后发财的时刻/每个人都激情的发出了买入的吼声/涨停,涨停,涨停……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被套的风险/钱进,钱进,钱进,进……”

*亚洲金融风暴是前车之鉴?*

很多财经专家把今天中国疯狂的股市和十年前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作了对比。十年前,亚洲刮起了一场金融风暴。很多亚洲国家股市狂泻,本国货币大幅度贬值,金融风暴发源于泰国,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蔓延到东南亚各国。到1997年年底,泰国、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的股市分别下跌了百分之七十五到百分之四十三点一。一些国家房地产价格下跌一半。

更令人谈虎色变的是亚洲金融风暴中很多亚洲国家本国货币的贬值。当时人们纷纷在银行门口排队抢购美元,受冲击最厉害的是印尼盾,贬值更高达百分之340。也就是说金融风暴前如果你有一千元存款,受到金融风暴冲击后,手中只剩下200多块钱。

到了1998年2月,印尼政府在固定汇率问题上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生冲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扬言要撤回对印尼的援助。2月16日,印尼盾同美元比价跌破10 000:1。很多人一生的积蓄,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伦敦《金融时报》报导说,十年前,金融危机席卷了东南亚,将东南亚人民数年的财富付之一炬。巧合的是,金融危机前的亚洲,却和现在如出一辙:本币升值,房价咆哮,股市迭创新高,已经成为亚洲绝大多数国家的关键词。这在中国尤为明显。“

*并非疯狂*

有海外学者对于说中国股市“疯”和“狂”表示异议。盛建锋在北美历史最悠久的中文电子刊物华夏文摘上发表文章说:近日,笔者浏览财经网页,“疯”和“狂”二字不绝于眼,特别是国外的一些中文网站,此类报导更是连篇累牍,其字里行间渗着鄙夷、担心、观望等心态。

盛建锋问道:东南亚发生金融危机之前,国际媒体有如此热忱的关心与帮助吗?如果没有,那就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了,着急的原因不外乎幸灾乐祸或者吃不着嫌味道不好。”

盛建锋认为,“疯狂现在根本不适用于中国股民。要知道老百姓手中的钞票可都是自己积攒起来的储蓄,他们哪一位会疯狂到挥金如土?如果老百姓真疯狂的话,他们应该去买彩票,去烧钱。中国股市的问题在于制度还不够健全,信息披露、权责明晰等还有待完善,另外股民的财经水平也有待提高,正因为这两个原因,中国的股市和股民还要吃些教训,股市和股民会越来越理性。 ”

然而,英国《金融时报》却不仅用“疯”来形容今天的中国股市,还用了“群体性癫狂”的说法。《金融时报》举例说,五一黄金周之后的星期一有100多个个股涨停,这肯定很难称为理性所为。

*“海难前的狂欢”*

《金融时报》使用了著名金融史专家金德尔伯格的“争夺鞭子”的游戏规律来说明今天中国的股市。只要一个利润中心形成,无数的资金将嗜腥而来,直至将其推至疯狂,然后迸然而裂。这就类似于争夺鞭子游戏:一群孩子排成一条直线,向一个方向越跑越快,领头的孩子突然停住,并改变奔跑的方向,从而使得排在最后的孩子被甩了出去。

英国金融时报还用了中国观众熟悉的冰海沉船的典故来说明今天中国的股市。伦敦《金融时报》报导说:

搭载9000万中国股民的“泰坦尼克号”目前似乎是如此安全:17万亿左右的市值,每天几万人的涌入,而且近两日每日以100个点的速度前进,这正是电影《泰坦尼克号》海难前的狂欢。但是,在巨礁林立的风险海洋中,这艘巨轮还能行多远,每个人都在观望。与电影不同的是,在这艘随时都有可能沉沦的巨轮上,你将看不到少年画家杰克舍命救富家少女罗斯的情节,也将看不到妇女和儿童在海难前的优先逃命,更多的是,投资者在利益面前争相逃命的恐慌。当然,也许一些人可以全身而退,但更多的人将是从一无所有转为极端贫困。

伦敦金融时报认为,今天的中国股市,已经无法用金融市场的曲线涨落来描述,“现在更多的是人性的舞台:无知、希望、贪婪和恐慌将是后面演出的主角,并轮番推动市场的演绎。”

*政经风险 多方防范*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一篇文章也提醒说,万一中国股市真的崩盘,那不只是股民倒霉,没有进场的12亿非股民的利益,以及中国整体经济的发展,都可能连带受损。同样不可忽视的,是股市泡沫里蕴含的政治风险。一名财经分析师私下告诉本报:“中国股民不只会跳楼,他们还会去天安门广场静坐,去自焚,外国记者赶去拍照片引起国际舆论,中国政府就怕这个。”

海外媒体报导说,中国政府对股票市场暴跌也做好了一些紧急应急措施。据报导,一些城市的医疗单位要求医院和救护站做好准备,及时抢救因为股票崩盘而在股票交易大厅里昏厥的股民。教育部最近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个高校保证饭菜质量,稳定饭菜价格。防止发生学潮。

教育部在紧急通知中,还要求各高校有针对性地做好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并加强对学校校园网的管理,及时删除有害信息,防止不负责任的炒作。

*“会出现大萧条吗?”*

《华尔街日报》发表一位读者的意见说:“只有那些经历过大萧条后又重新依靠自己的力量崛起的国家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国家,一个伟大的国家。 这真的会是一个规律吗?中国经历过政治上的动荡,却从未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大萧条。中国会出现大萧条吗? 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似乎有些清晰:没有经历过大萧条的国民必然是幼稚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