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陈子明王军涛:六四将获应有评价


18年前发生在北京的血腥镇压事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陈子明、王军涛这两个30多岁的北京学人,被指控为“八九民运”的幕后黑手并被捕判刑。“六四”18周年之际,他们表示,历史对这场“运动”,终将做出正确的评价。

*迟早翻案*

北京学者陈子明和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访问学者王军涛,是18年前那场运动的“风云人物”。他俩是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负责人,都在“六四”武力镇压后被逮捕,都以运动的“幕后黑手”为由被判处了13年徒刑。

“六四”18周年前夕,陈子明在北京首次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他认为,虽然表面上看,好像很多人已经淡忘了“六四”,但这个案子迟早要翻过来。

陈子明说:“到现在为止,我接触了几百个公检法人员,没有一个说六四不应该平反。有的局长级的干部,都对我妻子王之虹说:‘老陈的案子肯定要翻的。’”

陈子明说,这些公安和司法人员,当然不会在会上或公开场合这样说,但是,这些年来,他还没有见到过持相反意见的公安司法人员。

*共产党为消化六四必搞政改*

王军涛1994年假释后被直接送到了美国。他拿到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博士之后,目前在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当访问学者。他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说,“六四”终有一天会得到应有的评价,对这一点,他从来没有怀疑过。

王军涛说:“有几个可能性:一个就像邓小平在文革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那样,从毛泽东在延安整风做的事情,一直翻到毛泽东死的时候,把案子翻得一干二净。邓之所以在‘六四’后不倒,而且在老百姓当中还重新站起来,除了他说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外,还有就是79年做的事,确实使他有了很大的社会基础。”

王军涛说,不过,89年的事情不能和79年完全类比,因为时空不同,形式内容也不相同。

王军涛说:“共产党为了消化‘六四’,必然要改革政治体制。改革过程中间,会重新赢得一些支持,并在新的选举中,像国民党一样,改革政治体制后还能赢得两次选举”。

王军涛说,这18年来,中国当局一直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他说,90年代,特别是后期,中国对后来经商的“六四”参与者,都给予了比较宽松的空间。

*异议人士需撑开活动空间*

不过,王军涛、魏京生、郭罗基、苏绍智、严家其、王丹以及一批“六四”后出来的学生领袖和其它知识分子,尽管一直没有加入美国籍,而且这些年来不断努力想回到中国,但始终被拒国门之外。不过,王军涛透露,有一些在当年全国通辑名单上的学生领袖,近年来都曾经非常低调地回过中国。

而陈子明一直待在中国,拒绝出国。他认为,当初自己这个决定非常正确,他对自己没有出国一点都不后悔。

陈子明说:“我当然不后悔了。我要后悔的话,我始终有机会可以出去的,我现在也可以出去。另外,当时,是我个人的决定。也有人反对,比如我妈。她当时很不高兴。但我能够见朋友后,所有的朋友都认为,我的选择是对的。”

陈子明说,政治异议人士和活动人士,他们的活动空间需要不断争取才能慢慢扩大。

陈子明说:“这个空间,是要靠自己去‘撑’的。这个空间,要人家给你的话,中国民主化不就实现了嘛?那就不用我们了。我们可以去做买卖,或者干其它了。‘撑’这个空间,这才是有意义的。具体怎么‘撑’,每个人的具体条件和情况是不同的。”

陈子明说,他要在“六四”18周年之际,发表文章,纪念这个日子。他说,主要还是在理论上进行“总结”。

18年来,陈子明不管在监狱里面还是外面,他始终关心中国的民主运动,关心“六四”。90年代中,他发表公开信,要求当局释放所有政治犯和因言获罪的异议人士。陈子明还签署了《反腐败建议书》。

陈子明还发表过一封公开信,要求对“六四”镇压中的受害者给予赔偿,并在有一年的6月4日,在家绝食24 小时,纪念八九“六四”周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