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浦志强在天安门广场谈氛围说六四


1989年之后,每年6月3日,前政法大学研究生浦志强都回到天安门广场,去年他被保安单位强迫聊天无法成行,今年他再回广场,只是有很多人“陪着”。1989年,北京当局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示威以后,曾把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年后又改称政治风波。北京当局一直否认六四事件中天安门广场死过人,但是当局对北京其它地方是否死了人没有表过态。

*散步时接受采访*

浦志强:“我现在在广场,有人陪着,非常好。我就是遛达遛达,每年都这样,什么都不做。只要来了,我就觉得什么都做了。那么多人在这个地方待过,可是事情到现在还没有解决,我就每年回来。今年我还跟王丹讲,帮他把该做的事也做了,他们也回不来嘛。”

这是前政法大学研究生,现在的律师浦志强从天安门广场回答美国之音采访的声音。

*警察+游人+有想法者*

浦志强:“现在广场上人很多,刚下过小雨,游客不少。天基本上黑了,有灯光。人不少,不少警车,一些是游客,一些是像我一样有想法的人,还有很多穿制服不穿制服的,他们维持广场稳定 。”

“当局的遗忘教育很成功。士兵百姓很多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当兵的孩子廿出头, 当时才一、两岁 。(旁边传来口令声音)是武警在换岗,他们吃粮当兵,叫做什么做什么。我计划九点多钟离开,我的哥儿们还没到呢。”

*还当年之愿*

1989年之后,每年6月3日浦志强都回到天安门广场。除了去年因为发短讯告诉朋友要去广场,被保安单位“请去聊天”八小时,不得已错过。每年他也给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教授打电话,因为她未满17岁的儿子1989年6月3日晚间在天安门广场被打死。今年有关单位要他不要发短讯,自己悄悄地去。

浦志强说:“这件事跟外界越来越没关系,89年6月3日我在广场,算是许个愿吧,如果可以活着出去,以后每年都要回来看看。”

*“还要等多久?”*

18年来北京当局持续否认当年镇压杀害了成百上千的人,强调镇压是为了经济发展稳定必须采取的手段。浦志强则认为反右运动等了22年才解决,六四已经18年,他看不出有什么必要再等下去。他表示:

“毕竟中国回避六四的问题是不可能的,不论胡锦涛怎么想,有没有胆识;翻不了这张牌,事情就一直存在。过去就不是过去 ,一直是现在。是个沉重的十字架,是我的,也是他们的。”

浦志强在天安门广场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被警方带走并讯问了两个多小时后才被允许回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