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六四能否淡出历史?当事人:不能


六月四号到来之际,中国当局对天安门广场加强戒备,当局采取各种措施阻拦试图前往那里对于18年前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最高当局调动军队镇压民主示威活动的遇难者表示哀悼的人。批评者指出,中共从1949年夺取中国大陆政权后剥夺许诺给人民的基本政治权利,到六四屠杀,中共政权始终存在一个诚信危机。

1989年的6月3号夜间到4号凌晨,中国当局调动军队,以坦克和自动武器开路,强行向北京市中心地区的天安门广场推进。在此过程中,据信有数以千计要求当局实行民主、打击腐败的学生和支持他们的北京市民被打死、打伤。当局事后公开承认有大约三百名平民被打死,两千平民受伤。

*“暴乱”→“风波”→避而不提*

18年来,六四镇压成为中国当局的禁忌。中国当局最初说镇压了“反革命暴乱,”后来改为比较中性的说法,即“政治风波”。在今年六四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使用中国大陆用户最多的互联网搜索引擎搜索“天安门事件”,得到的有关天安门事件的搜寻结果,只是到1976年4月的天安门事件为止。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风波,在中国当局控制下的互联网中连涟漪也消失了。

李贵仁在1989年西安担任华岳出版社的副总编辑,因为公开抗议当局镇压要民主、反腐败的学生和市民,批评当局剥夺民众的民主权利,被当局多次投入监狱,长期关押。

李贵仁说,中国当局在1989年与人民为敌、扼杀民主的呼声,犯下了罪行,现在则压制民众要求为六四平反的呼声,不肯认罪认错,这是完全错误的。

*已经淡忘还是记忆犹新?*

18年过去,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新一代人在当局的信息封锁中成长,随着众多的中国人忙于追求财富或者忙于争取温饱,甚至很多中立的观察人士都表示,出于各种原因,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中国人有时间、有兴趣来关心六四的陈年老帐了。

但是,李贵仁认为,这种说法完全是毫无道理的,也是当局的一相情愿,恐怕当局自己也不相信;不管时间过去多久,历史就是历史,人民不会忘记历史,无论是18年前的历史,还是两千年前的历史:

“秦始皇焚书坑儒,两千多年了。人民忘记了吗?现在人民提起秦始皇,还是咬牙切齿,还是愤怒地谴责,对不对?戊戌变法六君子被杀害,人民忘记了吗?没有忘记。”

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授丁子霖还在上中学的儿子蒋捷连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当中被枪杀。18年来,丁子霖把儿子的骨灰盒一直保存在家里。她说,她还一直把儿子当作一个未成年人,要儿子留在家里。

多年来,丁子霖连同其他六四镇压受难者遗属,发起成立“天安门母亲”组织,对受难者、受伤者家属提供救助,并要求当局公布六四事件的真相,释放所有民主示威者,停止骚扰受难者遗属。丁子霖说,台湾的经验告诉人们,中共当局试图通过拖延、通过时间冲淡乃至冲走历史记忆的努力必将是掩耳盗铃的徒劳:

“我想,这不是时间可以让人们淡忘的,不是时间可以抹煞的。台湾国民党当局当年进行的二二八镇压,45年之后,才有当时的政府当局出来解决。”

丁子霖说,他赞同已故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观点,这就是早一天解开六四的死结,不仅对中国民众有好处,对中共也有好处。

*追思活动多 警方各有对策*

丁子霖和她的丈夫以及少数亲友六月三号晚上在儿子丧生的地点---北京木樨地举行了追思仪式。警方没有阻拦。

不过,同天晚上,北京警方从天安门广场带走了公开批评当局进行镇压的律师浦志强和家人,并对他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讯问。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去年六四期间,试图前往北京天安门广场悼念受难者,山东济南当局出动7人,一路汽车追火车,追到北京,把他带回济南。今天的六四到来之际,孙文广再次对当局公开表示,他要行使公民的基本自由权利,前往北京,悼念六四受难者。

中共山东大学以及孙文广的妻子所在单位的中共官员来到孙文广家中,对孙文广进行苦口婆心的劝说,要他今年放弃去天安门的打算,并表示坚决要求代他退掉已经买好的火车票。

*孙文广:当局食言 失信于民*

孙文广说,六四镇压18年之后,中国当局还如此如临大敌,显示出当局的毫无道理,显示出中国当局也知道自己为诚信危机所困扰,不敢面对最基本的事实。

他表示,从1949年前许诺中国人民自由民主而随后实行专政,到1957年许诺批评者言者无罪而随后以言定罪,到1989年六四镇压之前许诺不对学生开枪而随后开枪,到上个星期以澄清谣传的方式许诺不会提高股市印花税而随后在深更半夜宣布提高百分之三百,让无数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中共当局一二再、再而三的言而无信、不负责任是中国最大的祸害:

“这就是言而无信。你当时不是说了吗,不会增加印花税。为什么隔了几天就来这一套呢?”

十八年来,中国当局以各种方式表示,中国人民现在选择向前看,选择集中精力发展经济,不再关注六四风波的旧闻。对于批评中国政府在六四真相调查问题上缺乏公开透明的言论,中国当局实行严密的封锁。对于批评政府出尔反尔黑箱作业干预股市,当局现在基本上网开一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