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学者解释六四难获平反的原因


为什么“六四”民运这么难获得平反?美国洛杉矶西方大学教授季淳比较其他国家情况,指出是因为没有因此而受益的团体大力推动的缘故。

*缺乏从平反中可以获益的团体的推动*

18年后,美国国会议长佩洛西等人还在呼吁中国政府,让王丹等流亡美国的“八九”民运人士回国并且释放仍在狱中的政治犯。各界人士更为中国的民主之路做出各种预测和建议。那么到底为什么“六四”天安门民运这样难以平反呢?

洛杉矶西方大学政治系教授季淳通过观察台湾“二二八”事件和韩国光州事件平反过程得到一个结论:必须要有一个会因为平反而获利的团体强有力的推动,才会使事件得到平反。

季淳说:“‘六四’目前要重新审度或是揭露真相都很困难,主要原因是看不出有什么族群或团体会因此直接获得利益。对中国当局来说,它也不是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季淳说, 一亿股民和广大农村人主要是关切他们生活经济, 不是抽象的民主“六四”的问题,这些人比89年有更好生活条件 ,“六四”问题显得陌生也不急迫。他分析台湾“二二八”平反的原因。


季淳说:“‘二二八’受害是整个族群,也是反对运动融入争取本土化的过程,不只是历史情绪获得疏解,对专制斗争也获益。本土化让70%到80%的人会因此获益。”

季淳说,镇压反抗全斗焕政权的学生的韩国1980年代的光州流血事件发生在已经开始的民主化运动过程当中,受伤的是全民,因此在七年后平反,获益的是全民。

*政治改革可以促进平反六四*

昔日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现在洛杉矶加州大学搞研究的王超华则认为平反“六四”会有很多人受益。

王超华说:“(平反六四)肯定有利益群体,直接的天安门受难家属群体和受难者以及做为暴徒被判刑入狱的人都是。”

王超华也以股民和厦门上街抗议化工厂的维权人士为例,她说:“证监会半夜里偷偷调高印花税, 显示北京政府未定位自己是服务社会的监守人。股民可直接意识到,如有民主机制, 股民可诉诸机制 ,调查证监会侵权。”

王超华相信,只要政治改革开始,“六四”会立刻提上议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