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黄雀行动港商忆当年误中警方圈套


中国军队18年前武力镇压北京民主运动,大批知识分子开始逃亡。香港一些商人展开“黄雀行动”营救,把100多人接到海外。但是,由于营救王军涛、陈子明行动“失手”,黄雀行动从此停顿下来。

1989年北京当局“六四”清场造成严重伤亡之后,运动积极人士四下躲避。香港支持民运的组织和个人开始营救,陆续把100多运动积极活动人士接到了香港。但是,在营救王军涛和陈子明行动失败之后,整个营救行动一厥不振。

当年负责从大陆往海外“接人”的香港商人陈达钲在“六四”18周年前夕接受多维新闻社采访时说,营救行动从6月中旬开始,不到半年,他派去营救王军涛和陈子明的香港人李龙庆和黎沛成在湛江中了警方设下的圈套“失风”被捕,整个行动停了下来。

*争取“兄弟”获释北上谈判做让步*

陈达钲说,他为了这两个“兄弟”北上北京和有关方面谈判,作为妥协条件是:他停止黄雀行动,而北京释放李龙庆和黎沛成。他说:“我感到,他们是为了我去坐牢。后来,方方面面的朋友说,这是对‘六四’不理解,所以才干出这种事。我通过各方面朋友打通关系,和北京交上了朋友,我答应以后再不去干这种事情了。”

陈达钲说,香港支持民运的人士也曾活动北京放人,但没有结果,而他到北京同北京达成妥协半年后,李龙庆和黎沛成获释了。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91年陈达钲到北京和高层谈话时见到了当时的公安部长陶驷驹:“公安部的头儿都见了,局长啊、副部长啊、包括陶驷驹,肯定见了。”

陶驷驹曾是中共大将罗瑞卿的秘书,“六四”后取代王芳担任公安部长,并担任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他90年代末期因涉嫌福建远华案被中纪委“双规”。

*知情人士:内部人士帮忙*

这位知情人士说,当年黄雀行动之所以成功救出多人主要是很多内部人士帮忙,其中包括一些“太子党”。

谈到营救王军涛和陈子明,还有一个香港商人不能不提,这个人就是罗海星。

罗海星曾是香港贸易发展局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在北京工作多年,认识各界许多人士。他虽然生在香港,但在广州接受的中学大学教育,还参加了文革,对中国国情有深刻了解。罗海星的父亲是香港老报人罗孚。罗孚被北京当局认为是“美国特务”而被软禁了10年。

*警方设诱饵*

1989年10月,北京利用王军涛一个朋友抓到了逃亡4个月的王军涛和陈子明,又利用这条线索做钓饵,钓到了香港营救人员罗海星、李龙庆和黎沛成。当时,罗海星与李龙庆和黎沛成基本是单线行动,并不认识他俩。罗海星说:“那两个小兄弟和我同案处理嘛。他两个小兄弟,替他卖命的。结果被抓,和我并案处理。公安部把我们并案处理,一起判的。我是头儿,他们俩等于是硬造成一个印象,好像他们俩是我的小兄弟一样。”

罗海星说,事实是,他获释半年之后,李龙庆和黎沛成才获释出狱。

从时间上看,罗海星获释之日,正是陈达钲到北京和公安高层见面谈判之时。罗海星说,他为了保证安全和营救成功,特意保持低调,尽量减少认识各方面的人。

*窝藏犯未见被窝藏人*

罗海星对美国之音说,当时他之所以出面到广州营救王军涛是有北京朋友找他,希望他能帮助救出被通辑和追捕的王军涛,他答应了。罗海星说:“这个事情就是我个人的想法。军涛一些朋友辗转来找我,其中有一个是老鬼。我要考虑,要看什么人。当时,通过那个渠道出来的什么人都有。 所以,我是做生意的,和国内还有很多来往,如果一般人,我就不去搭理了。但听说是王军涛和陈子明,我虽然不认识,但我觉得我了解。他们这些第一批‘四五’的人,我觉得还是不错的。”

罗海星说的“四五”是指1976年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四五”清明节事件。当时北京有成千上万的市民,到天安门广场悼念周恩来,被当局镇压。工人民兵用了大棒打人清场,但没听说有人死亡。王军涛和陈子明积极参加了这个活动。

罗海星1989年10月14曰在深圳罗湖口岸出关时被公安拘捕,12月18日被正式逮捕,1991年2月被广州中级人民法院以“窝藏”反革命分子罪名判刑5年。罗海星当时并没有见过那些他被指控窝藏的反革命分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