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四十年前六日战重画耶路撒冷版图


40年前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爆发一场战争。这场1967年的战争只持续了短短的6天,以色列大获全胜,埃及、叙利亚和约旦三国军队一败涂地。这场战争也给圣城耶路撒冷留下了深远无比的影响。40年后,这种历史名城和城内居民的未来仍然悬而未决。

1967年6月初,埃及领袖纳赛尔的声音充斥着无线电波。阿拉伯之声电台播放纳赛尔的讲话,他威胁要对以色列采取行动,整个地区的紧张局势升级,战争一触即发。

*两国分治历史名城*

纳赛尔1967年5月强迫联合国部队撤出西奈半岛,并封锁以色列在红海的船运。局势的发展让以色列人看到不祥之兆,耶路撒冷的犹太人更是忐忑不安。当时这座历史名城分为东西两部份,由约旦和以色列分治。

1967年的时候,伊色列.米达德还是个学生。他现在是贝宁中心的信息项目主任,继续不断地为以色列占领下的约旦河西岸的犹太定居者而奔走呼吁。他回忆说:“耶路撒冷总是位于从特拉维夫那边来的公路的尽头,总是远远地处在边缘。因此,一连三个星期,大家都拿不准局势究竟会怎样变化。以色列建国初期,政治领袖人物缺乏信心,对使用武力也缩手缩脚,国际保障也没有把握,对此大家还记忆犹新。我必须说,这勾起了历史的回忆,人们不禁在想:我们这回是不是又要孤军奋战呢?”

*以色列打败三国之军*

6月5号早晨,以色列对埃及、叙利亚、约旦和伊拉克的飞机场发动空袭,随后几天,以色列地面部队席卷西奈半岛,占据戈兰高地,并且挥师东进约旦河,还攻入了耶路撒冷老城的心脏地段,直抵西墙。在6天的时间里,以军打败了3个阿拉伯国家的军队,统一了耶路撒冷。

米达德说,1967年的六日战争解决了以色列1948年独立战争的遗留问题。他说:“可以说,很多人都觉得,48年的战争从来就没有打完,67年的战争是它的最后阶段。在耶路撒冷,我们觉得,当初在48年早就应该这样了,因为我们有非常强大的军队,取得了无可置疑的胜利,这一次,我们既然来了就不会走,我们不是过客,不是外国人。”

对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来说,他们的心里则是另一番滋味。自从1948年以来,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一直生活在约旦的主权控制下。很多人在1948年从西城逃到东城。1967年的战争揭开了历史伤疤。在以色列军队大举入城之际,巴勒斯坦人中间存在着很大的恐惧心理。

*以色列人留下不走*

齐阿德.阿布.扎伊德1967年的时候为约旦政府工作。如今他是《巴勒斯坦-以色列杂志》的发行人,这份期刊讨论以巴冲突背后的各种问题。他说,战后不久,巴勒斯坦人就意识到,这一次以色列人在东耶路撒冷要留下不走了。

齐阿德.阿布.扎伊德说:“以色列一开始的时候说,被占领土是一种押金,等阿拉伯人跟以色列对话、跟以色列谈判了就会退还。以色列在70年代开始在所有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建立犹太人定居点。如今,40年的占领过去了。回首这40年,我相信,以色列的政策是扩展被占领土的犹太人定居点,改变东耶路撒冷的现状和形像,在东耶路撒冷和耶路撒冷老城建立犹太居民区。我认为,这种政策使冲突没有办法解决。”

1967年的战争过去40年后,约旦河西岸与东耶路撒冷有超过40万名犹太定居者,他们生活在250万巴勒斯坦人中间。最近几年,以色列还开始建立穿越东耶路撒冷的隔离墙。隔离墙高达3米,这是有争议的西岸隔离墙项目的一部份。以色列官员说,这道屏障是为了防止自杀炸弹杀手攻击以色列人。

*以巴均争耶路撒冷为首都*

但是,阿布.扎伊德等巴勒斯坦人说,修建隔离墙其实是在抢占土地,破坏了巴勒斯坦人的生活。

以色列说,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国的永久首都,再也不会分裂。巴勒斯坦人则说,东耶路撒冷必须是未来巴勒斯坦国的首都。

以色列军队征服东耶路撒冷的40年后,城市的政府虽然统一了,但是城内的两个民族仍然势不两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