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十八年后评六四 朝野中外大不同


首先给大家播送被中国大陆民众称为“老邓不如小邓”的邓丽君的一首老歌。这首歌唱道:

“朋友!不要贪一时欢乐,朋友!不要贪一时苟安。
要尽快的回去,把民主的火把点燃,不要忘了我们生长的地方,
是在山的那一边,山的那一边。 ”

“自从窑洞里钻出了狸鼠,一切都改变了。
他嚼食了深埋的枯骨,侵毒了人性的良善。

“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张大叔失去了欢乐,李大婶收藏了笑颜,
鸟儿飞出温暖的窝巢,春天变成寒冷的冬天。
亲友们失去了自由,抛弃了美丽的家园。”

这是邓丽君1989年5月27号香港百万民众在跑马场举行民主歌声献中华的音乐会上,邓丽君现场演唱的录音。

转瞬18年过去了,在山的那一边,“六四”事件的性质虽然在中共的词典里,不断淡化,从反革命暴乱,到春夏之交的一场政治风波,然而,“六四”事件并没有得到重新评价,“六四”事件的确切死难人数至今仍然没有公布,“六四”难属仍然没有得到国家赔偿,“六四”中被逮捕的中国公民有的仍然被关押在铁窗之中。

在中国股市疯牛的上窜下跳中,在太平盛世的酒馆按摩院的灯红酒绿中,“六四”事件中痛失十八岁高中儿子的母亲丁子霖在寂静的北京夜幕下,在几十名便衣警察的监视下,前往儿子被人民解放军打死的木樨地现场祭奠的抽泣声,显得是那样微弱。

海外中文媒体在天安门事件十八周年前后发表了大量纪念文章,但是中国官方的中文媒体照例对这个事件保持缄默。

笛卡耳说:“吾思故我在”。受政府控制的中国媒体把笛卡尔的命题应用到对“六四”的报道上,成了“吾说“六四”在,吾不说“六四”就不在”。他们希望中国人民能够一切向前,或者向“钱”看,能够在群体健忘症的发作中忘掉“六四”。

然而,美国人民没有忘记这个悲剧性事件。

*美国三要求:重评 放人 停扰*

在天安门事件18周年前夕,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汤姆.凯西发表一篇书面声明,题目是《天安门广场18周年文告》

文告不但没有按照中国政府的提法把“六四”事件轻描淡写成“风波”,而是用了“残忍惨痛”的事件给“六四”天安门事件定了性。美国国务院的文告还明确地把重新评价“六四”和2008年奥运会挂了钩。

美国国务院的文告说:“残忍惨痛的天安门事件距今已18年。但国际社会和普通中国公民仍不了解中国军队和坦克开进北京城时有多少人被打死打伤。中国政府继续封锁有关天安门抗议活动和随后发生的屠杀事件的基本事实。在中国和其他地区,很多人并不知道1989年有数以千计的中国公民被逮捕且未经审判即被判刑。据估计至今仍有100到200人因涉及与天安门事件有关的活动饱受牢狱之苦。”

美国国务院在6月1号发表的文告中表示:“中国政府早就应当尽可能翔实地公布被害者、被关押者和失踪者的人数。受害者家属和普通中国公民理应了解有关数字。”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的文告还把“六四”和2008北京奥运联系了起来。文告说:“随着200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Olympic Games)的临近,国际社会将更密切地注视中国。我们敦促中国政府采取积极行动,重新评价天安门事件,释放所有因天安门事件入狱的人员,并停止骚扰天安门事件受害者家属。”

文告最后说:“上述行动,以及采取保障中国公民享有国际公认的基本自由的步骤,将有助于中国实现树立良好形象的目标。”

*姜瑜:中国人民享有人权自由*

中国政府对美国国务院的这篇文告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六月五号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在回答外国记者提问的时候拒绝对“六四”天安门事件重新评价。

姜瑜说,“上个世纪80年代末发生的那场政治风波早已有明确的定论。”她说,“在过去20年中,中国享有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不断在国内和法制建设方面取得重要进展。中国人民享有各种人权和自由。中国政府和人民将坚定不移地沿着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

姜瑜说:“美方出于政治目的,年复一年对中方无端指责和攻击,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姜瑜还把话锋一转,从辩护中国的人权转而批评美国的人权纪录。姜瑜说:“中方敦促美方停止错误做法,认真反省如何解决美国自身以及在国外存在的严重侵犯人权问题。”

针对美国国务院呼吁中国政府在2008年举办奥运之前采取措施重新评价天安门事件,释放所有天安门时代的囚犯,并停止骚扰天安门事件难属等三项呼吁,姜瑜认为这是借奥运干涉中国内政。姜瑜说:“奥运会是世界的体育盛事,中方坚决反对利用奥运干涉中国的内政。”

*北京对内讳莫如深*

值得指出的是,不懂外语的中国民众是不知道美国国务院和中国外交部关于天安门事件的这场言辞交锋的。受政府控制的中国官方媒体严格奉行内外有别的原则,有些新闻,比如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18周年的新闻,只对外,只能让外国人知道;不能对内,普通中国人被蒙在鼓里。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只用英文发表了有关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反驳美国国务院文告的消息,新华社和其他中国政府控制的中文媒体对美国国务院的文告以及“六四”事件只字不提,就连姜瑜反击美国、为中国政府“六四”镇压辩护的言论也没有作任何中文报道。

*马英九:自由民主是对话基础*

在纪念“六四”天安门悲剧事件18周年其他活动方面。台湾前国民党主席,台湾2008年总统选举候选人马英九发表一篇文章。马英九曾经发出过“‘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的响亮声音,和邓丽君生前广为传播的一句话类似。邓丽君生前曾经说过:“我回大陆演唱 的那一天,就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那一天。”

如今,这位广受海内外华人喜爱的女歌手已经香消玉殒,然而她发出的声音仍然在马英九的文章中得到延续。

马英九在台湾《联合报》发表以《自由民主 两岸对话基础》为题的文章说:“今天是‘六四’事件18周年,中共政权以武力血腥镇压了学生的民主运动,让它多年来试图建立的改革开放形象毁于一旦。”

马英九在文章中表示希望中国当局在主办2008年奥运前能加速民主开放,再启海峡两岸的对话契机。

*《争鸣》:中共领导人不会平反六四*

香港《争鸣》杂志发表社论说:“一年一度的‘六四’又到了。善良的人们几乎年年向中南海进言,敦促他们争取主动,平反‘六四’。但结果呢?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这是怎么回事?原来,人们都把中共领导人估计过高了。”

香港《争鸣》杂志的社论分析说,当年邓小平用平反冤案、否定文革、实行改革开放等等措施赢得了全国人心,并且在一定程度上重建了中共的形象。然而,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屠城,不但毁掉了邓小平的形象,也毁掉了整个中共。

《争鸣》杂志的社论认为,虽然当前中国经济起飞,但没有自由民主人权法制作保障,社会矛盾只能日益加剧。这种严峻形势,并不亚于文革之后。

《争鸣》杂志认为,邓小平的明智和魄力使他断然以“非毛”来成功地摆脱危机。然而今天的掌权者,却没有邓小平的胆识。他们本来可以在坚持发展经济的同时,在政治上毅然走上“非邓”的道路,也就是主动平反“六四”,立即开始真正的政治改革。

*刘晓竹:旧上加新*

海外著名中文网站《新世纪》发表独立政治评论员刘晓竹的文章,点评了“六四”已经十八年了,为什么提它的人越来越多的现象。刘晓竹分析了今年“六四”有别于往年的“六四”纪念的三个特征:

一是旧伤痕上出现了新疮疤。汕尾、博白以及全国各地层出不穷的武力镇压老百姓的事件,就是新疮疤。二是旧剥夺上增加了新剥夺。“六四”反的是邓小平的旧剥夺,如不让学生游行上街等,今天学生不但不能游行上街,连上网也不允许,中宣部进一步封杀言论自由。三是旧腐败上增加了新腐败。“六四”反腐败主要是反对走后门,今天,所有的前门都变成了后门,医疗腐败,教育腐败,公检法腐败。有鉴于此,以往纪念“六四”,情绪大于理性,今年纪念“六四”,理性大于情绪。

*王怡:国家罪行 民族创伤*

中国学者王怡在“六四”事件18周年的时候发表文章称,六月是这个共和国最残忍的月份。他在文章中说:

“‘六四’不是历史,‘六四’也不仅仅是一件国家罪行。‘六四’是一场持续至今的全民族的精神创伤。今天,‘六四’构成了统治的一部分,构成了怨恨的一部分,也构成了怯弱的一部分。”

*李普:唯有共产党军队这么干*

为什么美国人民和普通中国人至今仍然难忘“六四”呢?前新华社副社长李普有精辟的分析。李普说:

“为什么人们那么强调‘六四’?这是很自然的。‘六四’这样的事情,慈禧太后不敢干,北洋军阀不敢干,日本帝国主义占领北京不敢干,国民党的军队也不敢干,唯有共产党的军队这么干,这不是耻辱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