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西装裤案华盛顿开庭审判 原告被告泪洒法庭诉冤屈


还记得为一条西装裤把乾洗店告上法庭的华盛顿行政法官罗伊.皮尔森吗?

这案子现在还真的开庭审判了。皮尔森先生大发慈悲,把索赔金额减少了1100万美元。不过即便如此,剩下的那5400万美元,乾洗店老板郑真南一家可能砸锅卖铁也还是付不起。

皮尔森先生星期二作为原告出庭,慷慨激昂地说他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保护华盛顿地区所有消费者的利益。 他称自己是“民间司法部长”,指责郑家乾洗店墙上挂着“保证满意”和“当天取货”的告示,但却没有真正做到这两条,因此构成了欺骗和误导顾客。

皮尔森先生的经典语录之一:“我不是这个案件中唯一的受害人。”

目击者说,皮尔森走出法庭的时候看起来伤心欲绝,痛哭流涕,真是比窦娥还要冤。

不过皮尔森先生倒也算是很有原则的人。自案件受媒体关注以来,皮尔森一直守口如瓶,拒绝接受任何人采访,大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架式。所以说,虽然现在很多人都数落他的不是,可谁也无法钻到他脑袋里,看看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出于什么动机为了一条西装裤闹得满城风雨。

被告一方--韩国移民郑真南一家说起来也够可怜的。也许他们心里在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一开始赔他几千块钱,哪会有这场三年的恶梦?

郑家星期三出庭时,郑太太也是泪洒法庭,泣不成声,向法庭诉说了这几年他们一家经历的痛苦,为打官司差点儿花光多年的积蓄。

很多人说这个案件本身就是一场闹剧,法庭根本就不该受理。

喜剧也好、闹剧也好,都有散场的时候。审理这个案件的法官准备下星期做出判决。皮尔森先生能不能如愿以偿,获得5400万美元赔偿金,继续做他的“民间司法部长”,还得拭目以待。

问题是引起这场轩然大波的那条西装裤到底有没有丢现在也是个疑问。郑家说,事发一个星期后他们就找回了西装裤,而皮尔森先生拒绝承认裤子是他的,说颜色和上衣不配。哎,要是那条西装裤能说话该多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