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黑砖窑奴工事件谁之责?论者评说


山西黑砖窑压榨奴工事件,引起北京和国际的广泛关注。中国警方说,已经解救了350名奴工。有中国观察人士说,问题的根子,并不在黑窑主,而在于整个制度对弱势群体的漠视。

星期天的香港有线电视新闻频道报道,山西警方出动了一万多警力,已经把350多奴工从各地“黑砖窑”里解救出来。

中国和香港电视台的画面显示,这些奴工有的年龄很小,吃、住、工作条件很差。最重要的是没有自由,一旦进了砖窑,等于住了监狱,每天工作14、5个小时,经常拿不到工资,还常常挨打。

中国媒体报道,这一“奴工事件”惊动北京高层,胡温等四个政治局常委做出批示,山西省长于幼军、省委书记张宝顺也“批示”,要严厉打击、严肃处理。

*窑主妻子也称受害*

中国当局已经对涉嫌“蓄奴”的砖窑主进行了司法处理,而互联网民和中国媒体,也对这些“黑心”窑主加以痛批。不过,香港明报记者从山西洪洞县现场发回报道,援引被捕窑主王兵兵妻子的话说:她们家也是“受害者”。

王兵兵妻子说,出事后,丈夫被捕,身为村长的公公失踪,女儿辍学,自己病倒在床。派出所来要“民工抚恤金”3万3千元,不给开收据,自己拿不出,只好向亲友借。另外,公安办案子,吃住在她家,又花去几百元,真是“雪上加霜”。王兵兵妻子说,丈夫被捕已20多天,现在音信全无,“我就是想去探望也不知该找谁。”

*地方上官商勾结*

在山西,近年来多次出现煤矿矿难事件,导致数百矿工死亡;前几年还出现了制造假酒事件,导致多名消费者死亡。这次又出现了砖窑剥削虐待奴工事件,家住山西太原的邓太清是互联网“中国人权论坛”发起人之一。他说,以他对山西的观察,他认为根本问题是制度问题:

“这个问题的根本问题在于地方势力和当地执法部门--公安,政府部门相互勾结,压榨这些奴工或弱势群体。”

邓太清认为,当地派出所也应该负责,还有村、乡政府都知道这个现像。他认为,如果砖窑主不买通当地政府机构,那么他是无法维持下去的。他说,如果事情暴光,那么,就拿一些砖窑主当替罪羊,给社会一个交代。

邓太清说,如果没有暴光,那么,这些地方“利益共同体”就可以联合起来,压制更低阶层的弱势群体,这就是问题的核心和根本。

*中央难辞其咎*

中国独立作家笔会会长刘晓波说,在数年时间里,地方官员犯下了如此骇人听闻的渎职罪,为什么中央政府毫不知情和毫无作为?他说,不要说是黑窑主贪婪得灭绝人性,没有公权力的配合,决不会有如此大规模的当代“童奴”:

“因为中国范围太大,这种事情太多。这种制度漏洞,制度不健全的地方,能够预防这种事情再发生的制度本身漏洞太多太多。这些官员对这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作为,这种事情,今天这地方出事,你把他抓了。后天还会有人在其它地方做。因为暴利之下,必有勇夫。”

刘晓波说,这种事情屡禁不止,看来对犯罪和贪污腐败分子来说,他整体的估算,还是他做这种事情的风险远远小于收益。被抓住的只是极少数的。

*阳光不照弱势者*

河北作家田奇庄说,这个事情的根本原因在于,当局不注意保护弱势群体。田奇庄说,他研究了刚竣工的北京“国家大剧院”。他说,国家为此投资40亿,平均每个座位要花70万:

“而黑砖窑吸收的劳动力是残疾人、童工以及没受过什么文化教育的人。这些人是弱势群体,基本不受法律保护,没有得到政府的关怀和爱护。同是属于共和国的阳光照耀下,你的照耀和温暖,只是给了京城。”

田奇庄说,那些在砖窑干活的奴隶们,他们按道理说跟共和国主席、国家总理以及共和国所有的人一样,都有一个共同的称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