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央行对加强汇率监控规则不满


中国的中央银行星期三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出的加强全球范围内汇率监控的规则表示不满,敦促这个全球金融机构要一视同仁,不要忽略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但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总裁拉托和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都再次敦促中国加快人民币汇率改革步伐,防止全球贸易进一步失衡。

*呼吁IMF考虑各国的国情*

中国人民银行星期三发表声明,针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出的会员国货币政策指导原则提出不同意见。

声明表示,对一个国家的汇率进行大规模的、无秩序的调整不仅会加剧国际金融制度的不稳定,而且会影响到这个国家国内经济的可持续性增长,结果势必会影响全球经济的可持续性增长,破坏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声明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使用新的货币监督政策时要考虑到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尤其要照顾到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在实行汇率监督过程中一视同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星期一发布了新的货币政策监督原则,要求185个成员国避免采取引发国际市场不稳定的汇率政策,包括操纵汇率和国际货币体系,为本国出口产品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制定了导致这个国际金融监督组织对一个国家的汇率启动审查机制的7项指标,其中包括“汇率出现严重偏差”和“经常账出现巨额的、持久的赤字或盈余”。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指导原则没有指名提到中国,但是,执行总裁拉托星期二在加拿大接受媒体访问时却没有对中国留情。他表示,目前全球失衡已经达到非常严重的程度,除非中国允许人民币自由浮动,否则已经持续了5年繁荣增长的全球经济可能会快速停滞。

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星期三在国会作证时也呼吁中国为了确保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加快人民币升值的步伐,促使国民经济从出口和投资驱动型向内需驱动型转变。

*拉赫曼:需要充分重视全球失衡问题*

华盛顿智囊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戴斯蒙德.拉赫曼认为,目前全球财政失衡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必须予以充分的重视。

拉赫曼说:“过去几年,世界经济在财政收支方面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失衡状态,并且目前并没有好转的迹象。以美国为例,2006年美国的经常账赤字高达8千多亿美元,约占当年GDP的6%。相比之下,即便是1980年代中期美元危机时期,美国的经常帐赤字也不过占当时GDP的3.5%左右。另一方面,中国的经常账盈余高达2600亿美元,日本1500亿美元。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贸易盈余也大幅度提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总裁拉托警告说,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贸易失衡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程度,一旦投资者不愿意在目前的汇率和利率水平上持有美元资产,就会造成突然的变动,可能导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和经济衰退。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拉赫曼认为,正是出于这种考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才从去年就开始,不断呼吁要调整美元和其他主要国际货币的汇率,协调解决全球收支失衡的问题。

*美国认为人民币的升值速度太慢*

拉赫曼说:“绝大多数熟悉美元情况的分析人士都认为,要想让美国的国际收支恢复到一个可以持续下去的水平,美元需要进一步贬值20%到30%,但是目前看来美元对欧洲货币的调整进展良好,但是对亚洲货币,尤其是人民币和日元,汇率调整似乎并没有进入一个正确的方向。”

国际汇率问题专家拉赫曼告诉美国之音,目前美元币值已经从2002年的高峰时期回落了20%左右,但是自从北京2005年取消了紧盯美元的固定汇率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仅升值了8%。美国国会、工会组织和一些制造业团体认为,鉴于美中贸易的严重不平衡状态,人民币升值的这种速度是不能令人接受的。

*克鲁格尔:多边解决机制更为合理和重要*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国际经济学教授安妮.克鲁格尔认为,虽然中国的汇率问题是国际收支不平衡的一个重要因素,但全球失衡并不仅仅是美中双边关系的问题,而是全球问题。

她对美国之音表示,正因如此,国际货币基金倡导的多边解决机制就更具有合理性和重要性。

克鲁格尔说:“不要忘记,石油输出国组织去年累积的外汇储备比东亚国家或中国还要多,所以全球失衡并不仅仅是美中之间的问题,而是全球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多边机制更有利于解决这个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需要把石油输出国组织、美国、欧盟、中国和日本这些主要国际经济体召集到一起,协调解决这个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