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报奴工事件回避政治制度问题


中国官方的报纸近日来大量报导山西省奴隶童工被强迫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的事件。与此同时,观察人士指出,官方的新闻报导显然是刻意回避这些明显侵犯人权的事件背后的劳工权利问题和中国的一党专制的政治制度问题。

用纽约时报星期五从中国发出的一篇报导的话说,过去一个星期来中国官方报纸有关奴隶童工报导有如演戏--首先是读者义愤填膺,接着是坏蛋被抓起来,然后在言词激烈、感情充沛的新闻报导和社论发表之后,事情就一阵风过去,从而保证了问题背后更大的问题不会得到解决。

观察人士指出,在当今中国、尤其是近两年来的中国,共产党宣传部门对中国的大众传播媒介的控制空前紧密,因此在这种紧密的控制之下出现的官方新闻报导必然是中共自身的反映。

这种反映基本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宣扬,如宣扬强迫奴隶童工被强迫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的那些私营砖窑的窑主如何黑心肠,奴隶童工的家人如何忧心如焚,心如刀绞。另一种是遮掩回避,如中国官方铺天盖地的报导都统一口径,不提名义上是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执政党跟这些侵害工人基本利益的事件的大环境的关系,不提执政党成员以及执政党控制下的地方政府官员如何以及在什么时候跟那些所谓的黑心窑主结成了互利互惠的同盟,或者乾脆直接当窑主。

*严元章:官方总有现成说法*

中国工人权利活动家严元章说,官方过去在类似事件曝光的时候总是有一套现成的说法,如中国正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关的制度和法规还不健全、各种弊端在所难免、党和政府一直在努力解决等等。

但是严元章说,经过执政党推行的将近30年的经济改革,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在工人农民名义上当家作主的中国居然出现了奴隶,这种发展趋势让任何一个人都不禁要问当今中国官方报纸刻意回避的一系列明摆着的问题。他说:“既然你要建立市场经济秩序,为什么越发展越糟糕了呢?怎么竟然把奴隶制都发展出来了呢?这真的是个别现象吗?说是个别现象,却居然能在中国各地大量出现,难道真的是偶然吗?”

中国工人权利活动家严元章表示,山西黑砖窑据说有上万名奴隶童工,中国各地存在千千万万的童工,他们的最基本、最起码的权利,如获得劳动报酬等,全都没有丝毫的保障,中国官方报纸的这些报导,让一般的外国读者或电视观众看来,大概会觉得中国人大都是智力不健全的人,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基本权利。

*工人权利人士批中国官方工会*

中国的劳工不能成立自己的组织来争取和捍卫自己的权利,因为中国官方严禁中国劳工成立这样的组织,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严元章表示,作为一个小民百姓,他不想评论这样的大政治问题,他只是觉得,在当前有关山西黑砖窑奴隶童工的新闻报导闹剧中,中国的新闻媒体以及号称直接代表工人利益的中国官方工会非常无耻。

严元章说:“这种媒体的热烈的同情,我看也就是能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大概是一两个星期?了不起也就是一两个星期。我觉得出现这种事情,不要说是否是执政党的耻辱的问题,中华全国总工会还有脸出来说话吗?它不觉得它无耻吗?它垄断了工人阶级利益和权利的代表权,劳工却成了这个样子,它不觉得它羞耻吗?”

许多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指出,中国记者当中很多富有职业道德和自豪感的人,他们愿意挺身而出,揭露社会弊端。但是由于中国的大众传播媒介被执政党严密控制,他们不可以根据自己的职业道德和良心采写并发表报导。

另外一方面,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星期四报导,将在明年年底以后禁止山西省那些工作条件极端恶劣的砖窑继续运作。观察人士现在还不清楚,既然那些黑砖窑如此黑暗、如此不人道,为什么还要让它们继续运作18个月。官方的新华社对此没有提供任何解释或说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