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广州复转军人抗议警方暴力压上访


广州市复转军人星期五向广东省委书记和省公安厅等发出五封抗议信,指控警方非法暴力对待他们的上访。

几百名复转军人日前到广东省政府上访时遭到警察阻拦和暴力对待,其中一位代表被警察打成骨折,目前在医院养伤。复转军人代表星期五到省政府提交抗议信,但是,省信访办拒绝转交抗议信,他们只好用邮件把抗议信寄给公安厅和检察院等5个单位。

*未得到应有补助*

递交抗议信的复转军人代表侯迎中对美国之音说,省政府没有落实中央对转业干部的生活补助,几年来,许多复转军人只拿到应得的百分之40或更少的补助费用,因此星期三他们到广东省政府集体诉求,没有想到却遭到警方非法对待。侯迎中说:

“那天本来应该有七八百人,他们发出假的信息说取消上访活动,我们有几百人在家里闷着没出来,出去的又给警察堵截了。我们在现场有两百人左右,很多战友都是强行五六个(警察)拉一个,衣服都拉烂了,硬拽上大巴拉走的。政府心虚,怕群众看到有影响,强行把整个东风路堵住了”

*现任警察打前任军人*

侯迎中说,他本人被警察带到五山派出所问话,后来被两位保安看住,8小时后才让他离开派出所。另外一位军转干部代表谢树清才要出家门参加上访,就被警察强行带到赤岗派出所,她在会议室内遭到殴打。后来医院证实她的胸骨有压缩性骨折,需要疗养一个月。

谢树清对美国之音说,她被打成骨折后疼痛难忍,但是公安还是继续对她进行讯问。后来她还得自行住院求诊。一天后,珠海区公安局到医院笔录事件经过,然后才同意为她负担医疗费用。谢树清说:

“他(公安人员)说,你要是谎报夸大怎么怎么样,讲了6遍威胁我,后来我就说:我是正常的,下了警车走进派出所二楼会议室,但我离开时,没有两个人架着我根本走不了路,你说,这是谁的责任?那不就是在你们派出所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吗?结果他就不说话了。”

*抗争到底*

侯迎中指出,近年来复转军人有几次上百人集体上访,他们的诉求都没有受到重视,而且当局很怕他们到北京上访。侯迎中说,他们正当合法的请愿却遭到警方以限制人身自由,监听等非法方式对待。因此他们一定会抗争到底。

对于警方殴打复转军人一事,赤岗派出所不愿回答美国之音的询问,但是强调,必须经上面批准后才能说,否则他们不会泄露有关派出所的内情或案子的内容。

*从特权体系成员到弱势群体*

广州律师唐荆陵长期关注复转军人的维权行动。他指出,军转维权的诉求比较复杂,有些人的生活勉强能过,但也有悲惨到上街乞讨的案例。唐荆陵分析了军转人员成为弱势团体的原因。他说:

“军队在中国是特权体系。在离开军队后就丧失了许多身份,也就丧失了政府对他们的特殊关注。利益受到很大损害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决策过程中和利益分配过程中,丧失了发言权,丧失得到信息的知情权。具体负责决策的人得不到适当的监督,因此很难避免利益分配的严重不公平和严重违背中央政策。”

唐荆陵认为,民众维权的过程会给体制本身带来改变。

“他们在上访过程中,通过不断持续的行动,会逐渐迫使政府出现某种对话机制,因为现在政府采用打击机制。如果权益受到损害的群体不退缩,坚持要求自己的权利,我想政府会慢慢改变,采取对话方式来解决问题,毕竟要求权利人士他们都只是希望能获得对话机会,获得知情机会。”

广州市复转军人代表对美国之音说,他们的维权行动一定会坚持下去,同时也在考虑对施暴人员采取正式的法律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