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黑窑案只是家族犯罪团伙惹的祸?


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体在继续大量评论、报导山西洪洞县砖窑雇佣奴隶童工的事件,并说“黑砖窑”案件是一起家族式犯罪团伙所为。观察家和评论家们指出,中国官方的这种说法显然是自欺欺人。

山西洪洞县砖窑雇佣奴隶童工,童工在恶劣的工作条件下工作,吃不饱,睡不足,许多人遭受殴打,有被打伤打残,甚至有被打死的。在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严密控制的新闻媒体曝光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中国总理温家宝,中共纪律检查部门负责人吴官正等政党和政府最高领导人,以及山西省委书记,官方的中华全国总工会领导人纷纷做出批示,发表讲话,表示愤怒,要求严肃处理。

*奴工现象和党官*

然而,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评论家注意到,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一直在竭力回避奴隶童工市场在山西,在中国许多地方兴旺发达、蒸蒸日上,繁荣昌盛的根本原因,以及奴隶童工市场的兴旺发达跟执政党的政策的关系。中国作家、评论家赵达功说:

“奴工这种现象的背后都是共产党的官员在运作,并不是国民党,也不是国外什么人派间谍来我们这里做坏事,难道不是这样吗?你背后的官员是共产党官员。但是,现在他们不宣传这个,不提这个,也不揭露。”

分析家们指出,在中国,一切有关政治的话题,哪怕是稍微跟政治沾点边,哪怕是两千年前的事情,都有可能被中共宣传部门认为是敏感话题,被划入不准讨论的类别,大众传播媒介不得讨论。在中国大陆建设社会主义将近60年之后,中国居然出现了兴旺发达的奴工市场,童工和一般的工人的基本权利得不到任何保障,雇主任意克扣工人工资,这种现象跟共产党统治的关系,显然也属于禁止讨论的范围,因此,中国官方新闻媒介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

**黑社会和吏治腐败*

尽管如此,中国的公众依然在私下里议论纷纷。分析家们指出,中共当局显然了解中国公众对当局谴责性的议论,因此近日来一直在设法以迂回的方式回应公众的议论谴责。中国官方的中国新闻网星期四发表报导,大标题是“山西‘黑砖窑’事件是一起家族式涉恶团伙犯罪案件。”

观察家和分析家们注意到,这种标题明显的采用了大事化小的手法,把问题缩小到山西,缩小到“黑砖窑,缩小到“一起”,缩小到“家族式涉恶团伙犯罪”。

中国作家,评论家赵达功表示,既使是天真善良的人愿意说服自己接受中共宣传部门这番苦心,也依然有一个明显的、悬而未决的问题,这就是这种黑社会残害童工的事件,为什么没有发生在有黑社会势力的台湾或香港,没有发生在有黑社会的意大利,却发生在号称以民为本、为人民服务、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在代表劳动阶级立场的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

“黑奴,黑砖窑,奴工的存在是在你执政党和政府官员包庇下、纵容下、或者乾脆是直接参与下产生的。这跟黑社会有什么关系?如果说共产党就是黑社会,那说得过去。黑社会就是共产党,共产党就是黑社会。过去我曾经就此写过文章,评论。共产党现在也到处用黑社会手法。”

对于中国的黑社会势力,以及执政党和政府官员跟黑社会势力的关系,中国官方的新闻媒介早些时候也报导过这个中国公众普遍知晓的秘密。官方的了望周刊曾发表文章承认中国黑社会问题严重。文章说,近年来,“腐败现象与黑恶势力勾结互动,在黑恶势力操纵、雇佣腐败官员,达到犯罪目的的同时,腐败官员也同时操纵、雇佣黑恶势力,以达到自己经济或政治上的目的。”

*岂止山西*

但是,中共坚持表示,执政党和政府官员腐败只是个别现象,而中国公众则抱怨现在执政党和政府官员几乎是无官不贪,而奴隶童工也并非山西专利,在浙江、广东这些相对开放的省份也大量存在。

批评者指出,奴隶童工以及千百万中国民工在劳动之后得不到赢得的劳动报酬,这种明目张胆欺压劳工的做法之所以在中国能够盛行,是因为中共及其政府严禁中国劳工成立自己的组织,保卫自己的利益。在中国,凡是胆敢组织独立工会的人一律被投入监狱,而官方的工会常常连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功能都不能发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