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四百名河南父母呼吁政府营救子女

  • 晓北

400名河南父母再次发表公开信,要求中国政府在全国加强营救苦役的力度,救出他们在“黑砖窑”里被奴役的孩子。

*未获救儿童处境堪忧*

据新华社报导,这些依然在寻找孩子的父母说,有的被拐卖的孩子和父母取得了联络,说只有父母交付赎金他们才能获得自由。美联社援引中国日报的报导说,一位姓袁的家长说,儿子告诉他,砖窑老板要拿到三万五千元人民币才肯放人。报导还说,一些砖窑的经营者已经把苦役们转移到更加偏远的地方,这使家长们更加担心孩子们的处境。

今年6月5号,也正是一篇名为“400名河南孩子被卖山西砖窑,400名父亲泣血求助”的网络帖子揭露了山西黑砖窑里苦役们的悲惨遭遇,并引发官方大规模清剿黑砖窑、解救苦役的行动。

在那篇帖子里,这些“河南父亲”说,他们曾经希望山西警方帮助寻找孩子,但是派出所对他们的要求不仅置之不理,还阻挠他们带走已经救出的孩子。他们只好花光积蓄,自己慢慢寻找和解救在山西南部山区里当包身工的孩子。

这些“河南父亲”说,在山西黑窑场的包身工中仅孩子就有一千多人,其中河南籍的就有四百多人。然而,中国官方上周六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山西和河南两省中,被解救的儿童包身工只有51个,其中有12个在山西。被拐卖到黑砖窑中的苦役包括农民、未成年人和一些有智障的人。

*地方官员和执法部门同黑窑主勾结*

在对黑砖窑的清剿过程中,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地方官员和执法部门同黑窑主的勾结是造成黑砖窑猖獗蔓延的主要原因。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被警方以玩忽职守和滥用职权的罪名刑事拘留的两名山西省永济市劳动保障部门官员。这两个人把一名河南未成年民工违法介绍给正被调查的一家黑砖窑,此前,这名未成年人刚刚被劳动部门从另一个砖窑解救出来,正在回家的路上。

路透社上周援引北京媒体的报导说,在最早出现苦役死亡的山西省洪洞县,有20名政府和共产党官员因为和苦役事件有牵连而正在接受调查。洪洞县党委书记也因为自己的儿子经营黑砖窑而被开除党籍。

新华社报导,山西省省长于幼军上周五公开为黑砖窑事件道歉。他说,作为一省之长,他难辞其咎。他承认,这件事情暴露出山西农村地区劳动用工和流动人口管理存在明显漏洞、政府监管不到位等问题。

他说,长期以来,政府有关部门对农村地区的小作坊、小煤矿、小工厂等劳动用工问题基本处于失察和失控的状态。但是,他说,这是由于一些“思想落后”的干部的个人腐败行为造成的。

*朱毓朝:黑砖窑反映中国普遍问题*

然而,加拿大里贾纳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朱毓朝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黑砖窑反映的不是内陆穷省才有的问题,也不是素质不高的官员的个别问题,而是全国都存在的普遍问题。

朱毓朝说:“这是一个制度问题。这不光是地方政府的执法力度问题,而是地方政府和许多有钱的投资者、公司或者包工头建立了合作关系。这些非法砖窑或者黑煤矿的主人得到地方政府的保护,这样他们合起来赚钱。在这种制度下,就会发生很多变相奴隶制和黑工的问题。”

*朱毓朝:中国政府只治标不治本*

朱毓朝博士说,中国政府虽然发布了劳动保护方面的法律,但自上而下的政令贯彻并不有效。往往是地方上出一件事情,中央才下令解决一件事情,而没有针对体制上的根本症结。

朱毓朝说:“像矿难的事情,前几年矿难太多,中央政府就用经济手段干预,强令关闭地方的煤窑,强令罚款。但这是一种行政性手段,到底能起多大作用呢?从长远角度讲,一定要创立一种体制,有新闻媒界的监督,有问责制,有相对独立的司法系统,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黑砖窑事件从网络上被揭发,普通民众通过网络所表达的愤慨之情促使当局采取大规模行动查办黑砖窑。朱毓朝博士认为,这件事情和其他一些迹象表明,网络、手机短信等媒体已经成为表达民意的平台。但是,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出于“维护稳定”的需要,可能对新媒体采取控制。政府与新媒体之间会出现控制与反控制的拉锯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