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根据农村治乱奖惩官员能否奏效

  • 萧敬

中国当局要求,把“农村平安与否”作为地方官员任免奖惩的重要依据。分析人士说,中国农村地区不稳定源于制度性缺陷,奖惩官员无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欧阳淞日前提出,在地方政府换届考察和干部调整时,要注意考察干部从事农村社会治安以及平安建设方面的工作,并把考核结果作为干部任免和奖惩的重要依据。欧阳淞说,在农村治安综合治理与平安建设方面工作不力的干部,本辖区治安状况没有改善之前,取消其评先进以及受奖的资格。

近年来,中国的群体事件发生的频率和规模都呈现不断增长的趋势。据统计,从1993年到2004年,中国的群体事件从1万起增加到7万4千起,2005年更急剧增加到8万7千起。据有关方面估计,去年发生的群体事件超过10万起,而且民众在群体事件中采用的手段也更加激烈。

*治标治本*

面对层出不穷的群体事件,中国高层最近召开会议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表示,要动员警力,在一个月内对农村治安状况进行彻底排查,排查对象包括在逃人员和黑恶势力、制造销售假冒伪劣商品以及拐卖妇女儿童等治安问题。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农村地区的很多骚乱、抗议事件都与非法侵占农田、环境污染以及地方官员的胡作非为有关,而这些问题都与政治体制、国家政策密切相关,绝不是制定干部奖惩办法和突击排查所能解决的。

*官权过大*

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说,中国地方官员权力过大,不受制约,导致官民关系非常紧张,一旦出现突发事件,民众群起反抗是必然的结果:

“乡村干部非常霸道,他们的权力很大,农民有苦无处诉,只有群体而闹之,揭竿而起。我想,这跟中央的政策也是有关系的。由于工业和商业的急剧发展,大量占用农田,另外,计划生育等等政策也引起农民的强烈不满。”

*一党专制*

金钟指出,中国没有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农民利益受到非法侵害时,往往很难得到司法保护,媒体也难以对事实真相进行揭露,以致民愤民怨没有抒解的渠道,最后便形成暴动、骚乱、抗议示威等群体性事件。金钟认为,如果一党专制的体制不复存在,所有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要限制基层的权力。只要中共的一党专制不可侵犯,不能接受挑战,这个问题就解决不了。虽然中国农村也在搞选举,但这种选举经常被农村里的宗法势力、甚至黑势力所控制,所以很多问题很难解决。”

观察人士说,中国共产党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是以农村为根据地,没有农民的支持,就没有中共的今天,而在中共在夺取政权后的数十年中,一直表现出对农民和农村地区的极大歧视和不公正。金钟认为,中共对农民采取的是“为我所用”的实用主义政策:

“中国共产党有一种实用主义传统,为我所用。他们口头上一套道理和漂亮话,那是骗人的,实际的政策是没有原则的,是不择手段的,把你利用以后,就把你抛弃。我们看到,从49年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农民是受害最大的阶层,尤其是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大饥荒,饿死的都是贫下中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