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进口中国货会否削弱美国国防工业


美国国会十分关注美中贸易过程中的业务外包、制造业进口是否会削弱美国的国防工业基础。美国国防部官员星期五表示,国防工业在全球一体化过程中将严格遵守有关国家安全的法规,但是不能排除和中国的商业性交易。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星期五在华盛顿举行听证会,美国国防部负责军工生产的官员就美中贸易对美国国防工业基础的影响到会作证。

*事关国家安全*

委员会的共同主席麦克尔.维萨尔在开场白中表示,当我们的国防工业供应链已经扩大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商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关注美国的国防工业所面临的风险;当我们的国防工业也同样不可避免地卷入全球化浪潮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关心和中国这样的国家进行国防工业方面的交易是否会影响美国的国家安全。

众议院军备控制委员会共和党首席成员邓肯.亨特尔应邀在听证会上做主题发言时指出,大批美国工厂迁往中国,或者把加工业务外包给中国,其中包括代表国家安危的国防工业。

*不少部件靠中国*

这位资深众议员说,从他父辈时代开始直到冷战时期,美国一直依靠自己的制造业基地生产坦克、装甲车以及装备军队的武器弹药,依靠自己的科研力量确保美国拥有世界一流的国防工业基础。

但是现在,亨特尔指出,许多国防工业的关键零部件产品必须要到外国寻找,到全球制造业基地中国去寻找。

亨特尔众议员援引国防分析研究所2006年发布的报告指出,美国军工需要的优质半导体材料和集成电路板必须依靠中国和其他外国供应商,而中国生产的一些仿冒的微型电子产品已经影响到国防部的一些军事项目。亨特尔众议员引证的第二个实例是军事导航设备广泛使用的稀土元素制造的磁铁,最后一家生产这种高性能磁铁的美国公司于2005年迁到中国。

*未对华采购重要军品*

出席听证会的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国防军工生产从原材料采购到加工制造都严格遵守国家安全方面的一整套规章制度。国防部负责工业政策的副次长威廉,格林瓦尔特说:

“国防部没有从中国采购过任何具有重要军事用途的产品,因为2006年国防安全授权条例1211号条款禁止我们这样作。如果我们需要从中国购买军需物品,我们需要申请豁免。目前我们没有发布过任何这样的豁免。”

格林瓦尔特在作证时表示,国防部从外国采购国防物资和零部件的比率很小,去年和外国供应商签订的军需用品采购合同总共价值19亿美元,只占全部合同的百分之2.4。这位国防部官员强调,他可以保证这些外国供应商中没有中国公司。

*有产品间接来自中国*

但是格林瓦尔特承认,在国防部供应链的外围,不排除由二、三手合同商提供的少量非专业军事用途的商业性产品来自中国,比如汽车零部件。格林瓦尔特说:

“委员们可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必须通过商业途径购买军需品,我们能不能不参与全球一体化的商业供应链来保护我们自己呢?我的回答是那样做太昂贵,我们负担不起。全球一体化的商业供应体系是21世纪的事实,随着商业化市场的不断扩大,国防部军需物品的外国商品供应有可能会不断增加,国防部必须制定策略,减少全球全球一体化带来的风险。”

出席听证会的美国陆军、海军和空军负责军需采购的官员都表示,他们严格遵守国防部制定的禁止从中国直接购买国防用品的法规,但是不排除在采购和业务外包过程中,当供应商和承包商把合同转包给第二或第三供应链时,会买进中国产品的可能。

国防部负责负责海军供应和后勤管理的助理部长帮办凯瑟琳.达索尔特将军说,美国国防工业在重视国防安全的前提下,也必须面对全球经济一体化的现实。

“随着武器系统发展到陆地、海洋、水下和空中协调作战的程度,海军装备发展也必须依靠整个军事工业体系。排除全球范围可利用的商业供应将加剧美国国防供应的资源紧张,削弱美国的国防能力。美国国防工业必须面对现实,在国内资源和能力有限的情况下,面对国际市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