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兰州牛肉面一碗应该多少钱?


中国西北兰州市的物价当局最近在牛肉面突然涨价后,对这种倍受当地居民喜爱的特色食品实行了价格管制。限令一出,舆论哗然。不少人问:政府是否管得太宽了?

一碗牛肉面应该卖多少钱,用得着政府去管吗?经济学者贺蕊莉最初怎么也不相信,在中国实行市场经济多年后的今天还会有政府官员做出这等事情。她说:“一开始,我以为这个事情是有人在开玩笑,后来看还是真的。”

事情起因于6月16号,兰州市西固区的牛肉面经营者涉嫌串通涨价,使市民一向钟爱的牛肉面,价格一下上涨了20%。对普通收入家庭来说,这确实是难以承受之重。10天后,在民众的抱怨声中,市物价局发出命令:凡兰州市普通级牛肉面馆,大碗售价不得超过2.5元,小碗和大碗的差价为每碗0.2元,违规者将严厉查处。

*限价命令受抨击*

这个限令受到当地百姓的欢迎。甘肃省消费者协会说,此举值得肯定也值得推广。但是这种作法在全国性媒体上受到抨击,“违背市场经济规律”、“向计划经济回归”等批评言论令兰州市物价局难以招架。

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副教授贺蕊莉不赞成政府限制牛肉面价格。她对美国之音说:“牛肉面对兰州这样一个以牛肉面作为主要食品的地区来说,它是重要,重要的程度应该是不亚于水电煤气,但是水电煤气是公益性部门,它的低价出让的后边是有政府的补贴,而牛肉面是个唯利性行业。你把这个由私人经营的部门变成像公共部门一样管制的话,本身是个错误。”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农也认为政府干预没有道理。他说:“轻一点讲是违反经济规律的,重一点讲是一种违法,因为任何人都有正常经营的(权利)。像马子路牛肉面,是兰州最好的牛肉面,它的汤是百年老汤,品牌是几代人共同打造的。他自己确定多高的价格,任何人都不应该干涉。你允许汽车厂商各自定价,为什么不能允许兰州拉面自己去定价呢?”

*兰州官员苦衷*

兰州市官员也有自己的苦衷。中国青年报援引兰州市物价局长徐希望的话说,群众意见非常强烈,一天80多个投诉电话,不断有群众信访。一位老者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他的办公室,指责他:“牛肉面反反复复涨价,你们还管不管?”

有专家认为,政府关心民生,初衷是好的,但是方法欠妥。光明网上的一篇文章说,政府如果真想抓民生,应从两个源头抓起:一是开源,给低收入家庭和下岗失业者多些补贴,让他们经得起涨价的折腾;二是从基本生活产品的源头抓起。比如,这次牛肉面涨价是因为牛肉涨价,那就应多支持养牛业,让肉价先降下来。

至于应该如何对待群众意见,经济学者赵农说,在这个问题上政府应该反思。他说:“政府不应该对部份百姓有些抱怨或者呼吁就随便扭曲市场或者是废除市场的自由竞争原则。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妥当的,因为市场机制远远比价格暂时上涨要重要得多。”

*管的最细的统治者*

在实行改革开放之前,中国除了集贸市场等少得可怜的所谓“资本主义尾巴”之外,几乎所有商品都是国家定价,从自行车、缝纫机等几大件,到油、肉、蛋、粮食、豆腐,都由政府说了算,使中国政府成了世界上管得最宽、最多、最细的统治者。

赵农说,那个时候,政府不但控制价格,还控制数量,“正是因为这种控制价格,形成短缺,最后老百姓不得不凭票购买,导致的后果就是供给减少,质量下降。我也是60年代初出生的人,小的时候都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记忆还是犹新的”。

不过在今天的中国,涨价的却绝不仅是牛肉面。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四宣布,今年6月份,中国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同比上涨4.4%,上半年达到3.2%。近年来,医疗、住房、教育方面的收费更是日渐飞涨。

中国青年报上星期在29个省份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0.9%的人对粮油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上涨已有切身感受。兰州对牛肉面限价的做法在这次调查中得到81.9%的公众的赞同,其中收入水平越低的人,越倾向于支持政府这种强行干预价格的方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