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政府承担农村义务教育债务


中国广大农村地区在执行普及九年制教育上困难重重,农村学校负债累累。教育部最近表示由政府承担农村地区义务教育债务。中国人权研究人员认为,国家政策偏移导致农村贫困,以至农村的义务教育制度已名存实亡。挽救农村教育首先要改变国家政策方向。大力赞助中国农村教育的人士认为, 政府才能让农村教育彻底改观,而国家投资教育就是投资于未来。

新京报报导,中国教育部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农村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体系的债务高达五百多亿元。教育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对这笔债务进行清理和化解,并明确由政府承担。

*地方穷先穷教育*

农村教育为什么债台高筑?“中国人权”组织资深研究员何清涟认为根源在于农村贫困:

“农村主要是地方财政支出在兴办中小学教育,地方财政多年来属于比较困难的部份,乡镇一级的财务都入不敷出,在这个情况下他们要节约开支的时候,首先就是省教育开支。不给学校老师发工资,该投的教育经费都不投,硬件设施的更新就更谈不上。所以农村的义务教育早就已经是名存实亡。”

何清涟说,据统计农村失学儿童多达五千万,其中女孩占三分之二,孩子能上完小学已不易,更别说上中学。北方地区常转卖学校地盘,以至一个县仅剩一、两所中学,而南方地区有人买下公校办企业化的私校,学费昂贵,普通家庭望尘莫及。

中国官方一直谈论农村的脱贫致富问题,几年前又号召大力开发大西北,为什么农民境况、农村经济至今不得改善呢?何清涟说:

“至于中国农民贫困的根源是在于中国的政策产生了一种制度性偏移。对农村的贫困还有农村的重新组织化,在八十年代后期基本上放任自流。后来又让乡镇县级政权肆意盘剥农民,因为中央搞分税制以后,农业税是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乡镇两级基本都是自收自支,这些钱是靠盘剥农民而来。”

何清涟指出,农民穷,无力培养子女,而后果是生成又一代农村文盲,让农民依旧陷于贫困翻不了身。

*靠政府 挽狂澜*

马里兰大学和普渡大学的退休计算机学教授、金峰软件公司总裁姚诗斌在中国目睹西北农村小学校舍破败、设备落后景象,因此发动美国的中华基金会出资,逐步为西北最贫困地点的农村小学整修校舍。他认为必须依靠政府行为,农村教育才能彻底改观。他说:

“中国现在不是没有钱,现在因为中国经济开发很快,民间和政府渐渐都有一些资金累积。这个资金应当放到最合适的地方去。我认为教育是为将来投资,出了人才就会在社会上起作用,尤其是偏远的地方。这种大规模的事情是需要政府行为才能做到。我们从个人角度出发也只希望能尽一点绵薄之力。政府行为更加重要。”

据新京报报导,中央规划要把教育经费在全国生产总值中的比例从目前的2.82% 增加到4%。中国新闻网援引教育部长周济的话说,义务教育法提出基本要求,要保证教师的工资水平不低于公务员,农村义务教育保障机制80%的钱要用在教师待遇上,以提高农村师资水平。

此外新华社社报导,教育部严禁农村中小学巧立名目、乱收费。这些具体步骤都旨在促进农村教育,因为这是农村现代化的关键。这些都是政府改变农村教育落后面貌的实际措施。

*改变农村政策*

何清涟认为,中国政府改变农村政策是当务之急:“中国如果坚持目前的农村政策,就会使中国的农村像被现代化列车甩下的破旧车厢,农民就像搭乘在这破车厢里的乘客,无法赶上现代化,也无法分享现代化的好处。

重建农村的义务教育架构、在农村贯彻普及九年制教育方针是农村脱贫致富的关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