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教皇致函中国教徒的各方反应评析


今天的对比新闻节目要对比介绍中外媒体对最近罗马天主教教皇本笃十六世对中国的天主教教徒所发表的一封公开信的不同反应。这封信也被称为教宗的牧函。

*教皇的中国情*

罗马天主教教皇本笃十六世七月二十二日星期天中午,在他休假的阿尔卑斯山南麓的洛伦扎戈小镇广场,与来自香港的枢机主教陈日君和中国天主教徒一起祈祷,并发表了一篇有关战争与和平的讲话。

香港的主教陈日君被特意安排坐在教宗的左边,以示教皇本笃十六世对中国基督徒的关怀和重视。在教皇走上讲坛的时候,他特别和陈日君拥抱,在讲话中也公开向陈日君和中国香港的教徒致意,并和他们摄影留念。总部设在纽约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星期一在头版刊登了美联社编发的罗马教皇和中国天主教徒的合照。

罗马天主教教皇最近对中国的基督教表现出特别的关心的原因,一些历史学家从基督教传播史的角度进行了分析,认为人类三千多年来的历史可以看作是基督教传播史。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在最近写给中国基督徒的一封公开信中表示:

“第一个千年十字架在欧洲扎根;第二个千年抵达了美洲和非洲;第三个千年将在广阔及充满生机的亚洲收割信仰的庄稼了。”

*破四旧也破掉了共产信仰*

前时代周刊驻北京记者站主任埃克曼最近在传统基金会的一场讨论会上,就中国基督教的发展发表谈话。

埃克曼认为,虽然毛泽东发动的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以破除旧思想,旧观念,旧风俗,旧习惯的所谓破四旧运动,让中华民族的温良恭俭让等传统美德荡然无存,而用共产党的斗争哲学取而代之,提倡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然而,埃克曼认为,毛泽东没有想到的是,在打破旧观念的同时,也使全国人民对共产主义失去了信心。

很多中国观察家认为,现在的中国,出现了一个信仰的真空,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基督教传播的沃土。基督教将在中国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传播,正如罗马天主教教皇本笃十六世在给中国基督徒的一封公开信中所预言,“第三个千年将在广阔及充满生机的亚洲收割信仰的庄稼了”。

罗马天主教皇本笃十六世二OO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向中国的基督徒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中国政府至今仍然禁止这篇公开信的公开传播,甚至连中国天主教的网站上,都被禁止刊登这篇公开信的全文。

*北京:不得干涉内政*

教皇本笃十六世的公开信发表后不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做出迅速反应。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回答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出的“教皇发表了牧函,中国政府有何评论?”的问题时说:

“我们注意到教皇发表的牧函。......中国关于改善中梵关系的立场是一贯的,即梵蒂冈必须断绝同台湾的所谓外交关系,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不得干涉中国的内政,包括不得以宗教为名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希望梵蒂冈拿出实际行动,不要再设置新的障碍。”

中国各大媒体纷纷跟进,他们没有报道教皇公开信的任何内容,反而纷纷报道外交部发言人的谈话,并且冠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警告梵蒂冈不要干涉中国内政》,《中国政府要梵蒂冈不要设置新的障碍》等作为大标题。

*封锁教皇之声*

除此之外,根据“亚洲新闻通讯社“的报道,在教皇给中国教徒的公开信发表之后,许多中国教会网站都在教皇信发表后立即转载了中文简体版本。但是,中国政府的官员却“说服”他们将教皇的公开信从中国天主教的网站上拿掉。

与此同时,中国的网络警察还采取了封网的措施,不但教皇本笃十六世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在中国天主教会网站上消失,而且中国大陆的教友几乎无法打开梵蒂冈官方的“圣座网站”。

对中国普通民众而言,他们只能从官方媒体上看到中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要求梵蒂冈不要干涉中国的内政,不要继续在改善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方面设置新的障碍,但是他们却无法接触,无法了解教皇在这封给中国教徒的“牧函“的信中,到底说了什么。下面我们就摘要地介绍这封信的内容。

*教皇:背道而驰两倾向*

教皇本笃十六世在这封给中国天主教徒的公开信中,盛赞了中华民族的悠久的文明。罗马天主教教皇在文章中说:“认真审视你们的民族因着智慧、哲学、科学、艺术成就的千年文明的光辉屹立于亚洲民族之林,令我深感她正在迈向经济-社会进步这一意义深远的目标──特别是在近一段时间里,并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

不过,罗马天主教教皇本笃十六世也针对中国目前国情指出,今天的中国,存在着物质和精神“背道而驰”的现象。一些观察家指出,目前的中国正处于从计划经济过渡到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初级阶段,换句话说,处于资本原始积累的阶段,很多人为了追求金钱,物欲和个人的享乐,无所不用其极。与这种“物质主义及享乐主义的倾向”相反,中国同时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和知识分子对宗教感兴趣的现象。

教皇在给中国基督徒的公开信中说:“人对经济和社会需求的发展以及现代化的追求,夹杂着两个背道而驰的现象,它们同样该以审慎积极的宗徒精神加以衡量。我们一方面看到人,尤其在青年身上,越来越关注人性的精神及超自然的层面,因此对宗教发生兴趣,以基督宗教为最。另一方面,也呈现出物质主义及享乐主义的倾向,此现象也正在中国发生,且逐渐地由大城市蔓延到全国各地。”

*党员不信共产信基督*

前时代周刊驻北京记者站主任,“耶稣在中国”一书的作者埃克曼也注意到,中国近年来实行市场化经济改革,然而在人们的精神和意识形态领域,却由于共产主义理想崩溃而导致信仰真空。他在中国采访过很多共产党员,几乎没有人表示还相信什么“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以消灭私有制为最终目标“的共产主义。相反,很多共产党员和知识分子转而相信基督教。特别是从2002年开始,中国基督教的传播出现了从农村到城市的转变。

埃克曼说:“从2002年开始,出现了一个非常戏剧性的转变---基督徒从农村到城市的转变。当然部分原因由于农村居民移民到城市,但另一个因素是,中国城市中有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和知识分子成为基督徒,而且人数正在日益增加。其中有很多是律师,作家。两年前成为基督教徒的著名中国作家余杰说,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阶段,有这么多的知识分子成为基督徒。”

*让基督徒也能入党?*

埃克曼注意到,现在的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似乎更能够容忍党内关于民主和自由的讨论。中共在十六大上,通过新党章,明确规定, 除了中国工人、农民、军人、知识分子之外,其他社会阶层的先进分子也可以入党。

江泽民十六大报告中说:“不能简单地把有没有财产,有多少财产当作判断人们政治上先进与落后的标准”。言外之意就是说资本家也可以入党。中国党内的一些改革派理论家最近有人建议,既然十六大能够修改党章,让资本家能够入党,十七大应该考虑进一步修改党章中有关只有无神论者才能成为共产党员的规定,让基督徒也能入党。

*党员声誉不如基督徒*

一些观察家指出,今天的中国的很多地方,共产党员的声誉不如基督徒。共产党员一度在部分中国人的心目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很多热血青年加入共产党的时候,怀抱着忧国忧民,用共产党提倡的民主与科学救中国的理想。共产党的宣传机构也反复宣传共产党员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无产阶级先锋队。

然而近年来,无产阶级先锋队争先恐后地先富了起来。这个通过鲸吞国有资产而迅速致富的阶层里,贪官污吏层出不穷,受贿金额也越来越大。很多老百姓甚至认为共产党已经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

中国民间广泛流传着一个脍炙人口的说法:“把所有官员都拉出去枪毙,肯定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枪毙一个,那一定有漏网的”。执政党公信力之低,由此可见一斑。与此相反,今天中国社会的基督徒,在很多单位和领域,却扮演着社会精英的角色,他们用自己的善行,用谦卑和温顺,在各行各业为上帝的荣耀作证。

一位最近曾经在中国的医院看病的美籍华人对记者说,他在中国某地的一家医院看病的时候,发现病房里的病人不约而同都喜欢一位护士。她对病人的态度温和,耐心,和医院里的其他护士在回答病人家属问题时不耐烦,动不动就训斥病人的态度明显与众不同。后来才知道,这个态度好的护士是个基督徒。

中国基督徒正在用自己的所言所行,在社会中分别为善,塑造出一个有爱心,有信仰,有盼望的群体形象,在民众的心目中,他们比当今的一些共产党无疑有更高的价值观念和道德水准。

*保守派戒心深重*

然而,尽管中共内部的改革派呼吁进一步改革开放,放宽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新闻自由的尺度,并且采取在奥运前开放外国记者采访限制等具体措施,然而一些至今仍然死抱着僵硬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不放的党内保守派,对所谓海外的敌对势力和平演变中国的企图仍然保持高度警惕,并且对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持有戒心。

中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最近的一次讲话仍然坚持所梵蒂冈“不得干涉中国的内政,包括不得以宗教为名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的说法。中国共产党夺取全国政权后不久就和梵蒂冈断绝了外交关系。

周恩来于1950年4月13日代表中共中央在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谈到中国天主教和梵蒂冈的关系说:“我们的政策是要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但各地基督教、天主教中发现混进有帝国主义的间谍,他们有帝国主义的国际背景。对这个问题,我们只反对帝国主义,不牵连宗教信仰问题。我们主张宗教要同帝国主义割断联系。如中国天主教还受梵蒂冈的指挥就不行。中国的宗教应该由中国人来办。”

*三自教会是自治还是官治?*

按照周恩来中国的宗教应该由中国人来办的有关精神,中国成立了三自教会。一些专家指出,所谓三自教会,从严格意义上说,并不是教会,而是在中国共产党统战部门管辖之下的一个部门,它在中国的现实政治生活中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政治组织的一个部分。

一位笔名为约翰的宗教问题分析人士在《基督信仰在中国:我看三自和家庭教会》一文中分析了中国政府和三自教会的关系。他说,省级的三自爱国会的牧师是政府工作人员有政府编制和待遇,基层的教牧人员现在是要经过政府开办神学院培养,三自教会牧师要通过国家的考试和三自会的认可,并且由教会自己选举推荐,报经统战部宗教局批准认可。其管理程序大致相当于中国的所谓事业单位的情形。

约翰认为,从五十年代初,中国共产党发起三自运动开始,加入中国三自教会的基督教团体,都不再是“自养,自治,自传”而是相反:教会领袖由独裁政府供养,教会组织上由中共统战部治理,传的是爱党爱国的道,神学教义上必须配合党和政府的宣传需要。

由于三自教会已经成为中国政府的一个准“事业”单位,很多基督徒采取家庭聚会的形式,学习圣经,举行宗教活动,因此中国家庭教会发展很快。虽然有报道说,中国政府近年来放松了对家庭教会的打压,允许家庭查经班的存在,但各地公安机关骚扰和迫害地下教会和家庭教会的案例仍然不断发生。

*驱逐外籍基督徒*

据亚洲新闻通讯社报道,就在罗马天主教教皇给中国基督徒的公开信发表前后,中国有关部门正在开展一个代号为“台风五号”的驱逐外籍基督信徒的运动。这是自一九五四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针对海外宣教机构在中国传教人员的行动。

据亚洲新闻通讯社7月11号发自北京的电讯,中国掀起秘密打击基督教传教士运动,三个月内驱逐一百多名从事传教活动的外籍人士。一批美国、加拿大和许多其他国家的,有的甚至已经在华达十五年以上的英语教师、人道主义工作人员被劝离境。这是自一九五四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行动。

亚洲新闻援引“对华援助协会”的消息说,这是一次大规模驱逐外籍基督信徒的运动,旨在打击海外宣教机构藉奥运会之机传福音的行动。

二OO七年四月至六月期间,中国共驱逐了一百多名涉嫌传教活动的西方人,并以美国、韩国、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以色列籍为主。

“对华援助协会”说,驱逐行动主要在北京、新疆、西藏和山东等地展开。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就驱逐了六十人。在被驱逐的人中,有的已经在中国生活工作了十五年、甚至十八年。

五月,北京驱逐了至少十五对基督教徒夫妇,特别是美籍基督教徒。五月三十一日,山东省临沂市逮捕了一名以色列公民和一名美国公民。当时,两人正在同七十名家庭教会领导人一起参加祈祷活动。七月一日,北京逮捕了三名美国基督徒。然后,强迫他们离开中国,甚至没有允许他们同大使馆取得联络。

*借奥运宽松之机大举传教*

在中国即将举行2008年奥运会之际,全世界的眼光都在聚焦中国,希望中国能够借着奥运,走向开放,走向民主,为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提供更大的空间,全世界的基督教组织也对中国的奥运寄予很大的希望,希望利用北京奥运会之际向中国派遣数以千计的志愿人员进行传福音的活动,从而回避常规的控制检查。

一些宗教界人士指出,雅典奥运会、澳大利亚悉尼奥运会和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并没有禁止宗教人士利用奥运的机会开展传教活动。

中国家庭教会组织在互联网上发表一篇声明说:“教会是普世的,在主里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中国人或外国人,因万国万邦中的基督徒都是基督用自己的血买赎的。所以圣徒相通,彼此相爱是理所当然的!”中国家庭教会呼吁中国政府不要通过行政手段禁止中国家庭教会和海外教会的联系,不要割断中国基督徒和海外基督徒的沟通。

*家庭教会:“三定”违反圣经*

中国家庭教会组织的声明认为:“中国政府宗教管理法规和登记条例的要求与圣经的原则抵触。例如中国政府规定的定点,定人,定片的‘三定’政策,和基督教圣经的教导就完全不同。”

所谓定点,就是只许在登记的活动场所方可进行宗教活动,否则便定为非法宗教活动。中国家庭基督教会认为,中国政府的规定和《圣经》明显不符。圣经认为,无论在何处,只要奉主的名聚会,他就与我们同在。

中国政府所谓定人的规定,就是只许有宗教事务局发给讲道证的人讲道,也不符合圣经的教导。中国家庭教会组织根据圣经的精神认为:“传道人只要是受主呼召,并由教会认可及差派的即可传道”。 所谓定片的规定,就是传道人只限于在自己的工作片内传道,不许跨乡、跨县、跨省传道,更和圣经中的教导大相径庭。圣经中要求基督徒往普天下去,在万民中传福音,建立教会。

*政教分离*

罗马天主教教皇本笃十六世在给中国基督徒的公开信中重申政教分离的原则,呼吁政府不要干涉宗教事务。教皇在牧函说:“凯撒的,就应该归还凯撒;天主的,就应归还天主“。

教皇牧函中也明确指出,国家建立的与教会无关的组织凌驾在教会之上是不符合教会道理的。中国三自教会全称为“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教皇牧函指出“考虑到耶稣(建立教会)的初衷充分显示出,某些由国家建立的、与教会体制无关的机构,凌驾于主教之上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是不符合教会道理的。根据教会的道理,教会是宗徒的,因为它的起源,是建立在宗徒们身上的,因为它的训导,是宗徒们亲授的”。

中国政府宗教管理部门的很多规定,在中国基督徒的眼里,不但不符合教会的道理,不利于教会的团体生活,甚至是荒谬的。例如,中国宗教管理部门规定,“不许向十八岁以下的人传福音, 或引他们信主、受洗”。这一规定,引起中国家庭教会的强烈不满。

中国家庭教会组织在声明中援引圣经中记载的主耶稣的话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阻止他们。”很多中国基督徒认为,教会就是一个主内的家庭,十八岁以下的儿童也应该有听、信福音的机会。

基督教非常重视家庭价值。在世界各地,每到星期天,教堂的钟声敲响,大人孩子都穿上最好的衣服,前往教会做礼拜。中国政府宗教管理法规规定不准向十八岁以上的青少年传福音,显然是真正的基督徒无法接受的。

罗马天主教教皇本笃十六世在给中国基督徒的一封牧函中表示:“上述机构(指中国的三自教会)所宣称的宗旨,落实‘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原则’,与教会道理是无法调和的。而天主教会自古的信条就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传福音是教会自己的事务,为此,不能接受任何外来的干预”。

*牧函遮不住 毕竟传开去*

罗马天主教教皇本笃十六世的牧函给了中国基督徒很大的鼓舞,然而,这封重要的信件却不见于中国媒体。中国政府和国家控制的新闻单位可以用报纸几个版的篇幅,全文刊登领导人冗长,毫无新意的讲话,但是却不能或者不愿刊登教皇的牧函全文或者重要内容。

中国的媒体受众只能看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指控的罗马天主教教皇干涉中国内政,为中梵之间制造新的障碍,却无法知晓教皇的牧函中究竟说了什么。普通中国老百姓不知道便罢了,更夸张的是中国的基督徒也无法看到教皇公开信的全文。

据报道,在教皇牧函发表前已经事先提供给中国方面。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表示,爱国会“不会向教友们分发这封信,大家可以从互联网上下载”。

中国天主教的教会网站在教皇牧函刚刚发表后,立即转载了中文简体版本。但是,一些政府官员却突然造访,“说服”他们从网上清除了教皇的牧函。

然而,在互联网时代,禁止信息自由流通的任务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据亚洲新闻通讯社报道,教皇的牧函仍然冲破了重重阻力顺利抵达中国天主教会团体和教友的手中。

*地下教会欢呼*

亚洲新闻通讯社驻中国通讯员介绍说,他已经通过传真或者亲自送交的方式将教皇牧函递交到了许多团体手中,一些电脑和互联网专家也通过其他网站,成功地回避了政府的封杀,下载了教皇的牧函。

教皇对中国天主教徒的牧函发表之后,在中国天主教会内外各界均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反响。据报道,地下教会团体为教皇的信欢呼鹊跃、再次向教皇和圣座表示忠诚。而官方教会的主教们,因国家机构的严密监控而反应十分谨慎。

*中国高层有分歧?*

媒体分析认为,教皇的这封对中国教徒的公开信,被人们喻为是教皇致函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最出色的一封。中国政府历来对梵蒂冈针对中国的行动采取强硬的措施。例如,二OOO年封圣前后,北京掀起了大规模的指责梵蒂冈运动、矛头直指先教皇约翰保罗二世本人,还逮捕了一些地下教会的主教并严密监控官方主教。

据媒体透露,在罗马天主教教皇致中国的牧函发表前十天,原稿就已经递交给了中国政府,以示圣座的礼貌。

六月二十八日和二十九日,即教皇致中国的牧函即将发表之际,统战部在北京郊区怀柔度假村召集会议,据报道,宗教局局长叶小文出席了会议,讨论中国对教皇牧函的应对措施。一些专家认为,这次中国政府没有公开指责教皇本人,然而却采取驱逐部分海外传教士的做法,说明了中国领导层内部对基督教问题的分歧。

海外媒体分析说,有的中共改革派领导人认为基督教提倡的信仰有利于提高中国民众的道德观念和行为规范,基督教提倡的普爱,宽容,忍耐等,有利于中国和谐社会的建立,但是中共内部也有强硬派主张严密控制教会。

*法制社会→宗教自由→政制改革*

中国宗教问题专家埃克曼认为,短期内在中国建立一个多党制的议会民主的时机还没有成熟,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大规模实行政治体制的改革。而有些专家认为只要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能够形成一个中产阶级阶层,从而自然而然地为中国带来民主体制,这种想法更是一厢情愿。中国经济发展虽然每年递增,但是今天的中国,只有人数很少的富豪贵族阶层,和一个人数占绝大多数的贫民阶层,根本没有一个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产阶级,更不用说这个阶层的存在将催生一个中国的民主体制了。

艾克曼说,目前改变中国最切合实际的是先建立一个法制的社会,提升人们的道德水准,提倡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然后再用道德和自由来推动政治体制的改革。埃克曼援引美国的例子说,宗教信仰自由为美国带来了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同时也为社会确立了一个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从而保障了美国的民主体制。民主,道德和自由这三者是相辅相成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