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劝共改革呼声高 评论人士说谢韬


北京资深理论工作者谢韬发表文章,要求中共进行改革,在思想界引起很大回响。中国有评论人士说,要求共产党改革的呼声,应该是越来越高了。

中国理论工作者谢韬在《炎黄春秋》杂志(2月号)发表题为《民主社会主义和中国前途》的文章,香港《开放》杂志(6月号)也刊登了这篇文章,引起广泛关注。

《开放》杂志说,谢韬文章刊出后,在大陆理论界引发“轩然大波”。左派在北京和上海都举行了研讨会对其进行批判。《开放》杂志说,谢韬以救党之名,“对中共体制提出本质性的否定”。

谢韬今年86,退休前曾当过人民大学副校长。他1946年加入中共,除了五十年代被打成胡风集团骨干分子判刑10年,一直到89年退休,他都在从事理论研究工作,当过人民大学哲学教授和马列教研室主任;社科院研究生院第一副院长。

谢韬是从与时俱进的共产党的角度和观点来看问题谈问题的。他认为,恩格斯已经否定了共产主义终极理想;不能继续供奉马列主义;他主张走西方特别是北欧瑞典式民主社会主义道路;中国政治改革再不能拖延。

*打左灯向右拐*

旅居加拿大的资深政论家许行说,谢韬文章,“像在气压低沉的大地上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引起各方面关注。有人称这篇文章引起的震动超过当年真理标准的讨论。“毛派原教旨主义者对他进行猛烈抨击,希望中国出现变局的人则同情他,支持他。”许行认为,谢韬这样做,是“打左灯向右拐”。

*是共产党的最佳道路*

北京资深持不同政见人士任宛町说,谢韬谈民主社会主义,对中共来说,是一个“轰动”事情,但实际上,民运人士早就在进行这方面探讨和理论研究了:

“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对于他们来说,中共体制内来说,是个比较轰动的事情。实际这些思想在我们民运内部,多少年以前,大家都在谈论著。”

任宛町说,从本质上来说,民主社会主义是从马克思主义分离出来的一种思想。对于现在执政的共产党来说,是最佳的道路和途径:

“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共产主义,在他们解决目前面临的困境的时候,他们最直接最接近的一个道路,就是社会民主主义。”

曾在人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江棋生对“老校长”谢韬的文章发表评论说,中国所谓“左派”,是指那些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原教旨主义人士。他们认为,所谓西方民主社会主义都是日落西山的,而苏联社会主义才是铁打江山岿然不动的。他们都对苏联的垮台而痛心疾首。而谢韬的“苏联暴力社会主义已经黯然消失”的观点,得到了左派的默认。这是“左派”“可喜”的进步。

*代表一批“两头真”*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说,谢韬的观点应该代表了相当一批老共产党员的看法,这些人包括前毛泽东秘书李锐、前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前新华社副社长李普、前新闻出版署长杜导正、农业改革先锋杜润生、万里的智囊吴象,还有已经去世的李慎之以及何家栋等等。

“民主社会主义,主要是哪些人?主要是老革命,所谓两头真嘛。原来他要争取民主自由,以后革命成功,到了现在,看看腐败,好像穷途末路,他就发出一种声音:社会主义还是对的,叫民主社会主义,要改革,讲民主,给大家自由权利。但不承认共产党当年起来闹革命是错的。他们只承认49年以后是错的。他们的口号是:建国有功,建设有过,文革有罪。”

任宛町和孙文广都认为,不论党外还是党内,要求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是越来越高了。

*皆能发言方为“谐”*

海外《中国观察》网站发表了署名范海辛的文章,题目是《从杜润生到谢韬》。文章说,杜润生当年的包产到户是为了解决人民的吃饭问题,而谢韬的社会民主主义道路则是为了解决人民的说话问题。“这两个不同阶段的不同问题在人的嘴巴上被联系、统一起来----吃饭和说话。

文章说,中国学者秦晖对和谐二字作了精妙的拆解----有禾入口称“和”,人皆能言谓“谐”。只有解决了人民的吃饭和说话的难题----民主和民生问题----社会才能和谐。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