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艾晓明拍居民维权讲座被警察骚扰


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在武汉公园拍摄当地居民维权讲座时,被当地便衣警察带走谈话,并没收了摄像和摄影器材。各地维权人士呼吁声援艾晓明,谴责地方公安的“官僚黑社会”行为。

艾晓明7月25号藉回武汉探亲之际,前往武汉解放公园一个亭子旁,拍摄了武汉一些老街老厂中老年居民的聚会。这些居民当时正在听一名丁姓律师为他们讲解如何运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据当时在场的武汉花楼街居民说,65岁维权人士喻正华描述,在有一百多人参加的聚会者中间,看得出有不少便衣警察,帮助艾晓明拍摄的程先生身旁就站了一个便衣。另有熟悉艾晓明的人说,当艾晓明他们离开亭子准备到附近茶舍拍摄自娱自乐的武汉平民时,几个警察便跟了上去,把艾晓明和程先生带到解放公园附近的派出所询问。

*摄像机和录像带被没收*

艾晓明事后告诉友人,在询问期间,警方不许她接听电话;她的照相机被拿走处理,摄像机和录像带被没收。到下午近两点时,警察询问结束,派车将她送回住处。

第二天早上,艾晓明接到几个来自武汉的电话,说录像带上出现的丁先生被公安要求谈话。花楼街的喻正华家也去过多名警察,要求找他谈话。

喻正华说,他本来就有高血压,警察的动作让他感到很大的精神压力,所以他当时害怕被警察抓走,连家都不敢回。

艾晓明25号离开派出所的时候曾经请求警察不要伤害录像带上的老百姓,不要销毁录像带,哪怕保存二、三十年,也是艾晓明的东西,恳请归还。

*艾晓明下落不明*

喻正华说,艾晓明26号离开武汉返回广州途中,曾经打电话询问他,担心他遇到麻烦。但是此后,喻国华再也没有联络到艾晓明。记者也曾多次拨打艾晓明手机和家中电话,一直没有响应。之后,接近艾晓明或与她有联系的朋友也告诉记者,他们在26号之后,就一直没有艾晓明的消息。

同艾晓明一同参加过太石村维权工作的广州律师郭艳说,艾晓明曾在26号给她发过一个短信,而她回复之后,艾晓明至今还没有回应。郭艳为此感到不安,但现在暂时无法查证艾晓明的下落。

艾晓明在7月26号发表的声明中这样说,“由于记录民间历史的工作必须到达现场,又由于公民人身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多项权力在实际生活中得不到保障。...如果艾晓明在前往拍摄途中失踪,或家人朋友在电话联络范围内无法与之沟通,...手机不通或下落不明,拜托各位朋友呼吁关注和救援。”

目前尚无法证实艾晓明是否遇到麻烦。8月1号在网络媒体上撰文声援艾晓明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说,他也曾多次致电艾晓明,但是至今没有找到过她。

*“官僚黑社会”*

孙文广也曾经因为类似经历在山东受到过警方的骚扰。他在2006年7月与高智晟等十多人去沂南旁听陈光诚开庭未果,想在法庭外拍张照片留作记录和纪念,但却遭到二十多个彪形大汉的殴打,相机和摄像机也被抢走。

孙文广说,当局就是害怕真相被以影像方式传播。

“他们这个目的是什么?我觉得是很明显不让你把真相暴露出来,不让你把民众的维权活动在媒体上曝光。因为你写文章他们可能管不了,你可以回家写。但是照像当然会增加很多的真实感,也会让人了解不少的现场情况。如果他们发现,是会绝对禁止的。”

孙文广呼吁当局应当尊重宪法赋予公民的采录权,反对地方警方的这种蛮横的“官僚黑社会”行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