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外国在京记者批采访受到警方骚扰


中国当局曾许诺,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行前和期间,到中国采访的外国记者享有充份的新闻自由。而奥运会一周年倒计时活动在北京开始时,在北京的许多外国记者表示,他们根本没有享受到“充份的新闻自由”,相反仍受到种种阻挠,甚至暴力骚扰。

*采访维权人士胡佳被刁难*

美国人慕尼仁(Paul Mooney)在过去12年里一直为驻中国的境外媒体撰写新闻。作为自由撰稿记者,他在中国亲身经历、耳闻目睹了太多政府阻挠和监控外国记者采访的遭遇。上个月,当慕尼仁去探访被软禁在北京家中的维权人士胡佳时,他再次被守在胡佳所住院门外的警察拦截盘问。

慕尼仁描述当时的情形时说:“当我到他家门外时,我看见八九个便衣警察守在那里。一个穿制服的女警察拦住了我,要求我出示证件。我给她看了记者证。她查问了我的姓名和住址,还要我出示护照。”

警察让慕尼仁进了胡佳的家。但是,慕尼仁说,当他离开时,发现警察在后面跟踪。慕尼仁说,中国政府的新规定说,外国记者可以自由采访,但是他在胡佳门外的经历显然谈不上享受什么自由。

*记者一天内两次遭警察扣留*

在北京工作两年半时间的美国记者施锐福说,他在这个星期一就被北京的警察扣留过两次。

施锐福说:“我星期一在‘上访村’第一次被拘留。警察挡住我和其他的记者,要我们跟他们走,说要登记。这并不象新规定说的我们可以随便采访。根本不是这样。我们只是在街上和那些人交谈。但是却被警察和打手带回警察局。”

当天晚些时候,施锐福到北京奥运总指挥部对面采访一个由记者无国界组织举行的、未经中国政府批准的记者会及抗议活动。会后,他和另外十多个外国记者留下来,想拍一些奥运总部的照片和录像。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群警察。

施锐福说:“他们堵住载着记者的出租车,不让我们走,也不说为什么。大概有20来个警察和流氓在那里。那些穿制服的警察表现得好像有礼貌的样子。他们找的一些年轻混混则对记者动粗。警察在旁边无动于衷。”

施锐福说,这种警察找打手对付外国记者的做法在中国已经很是普遍。他说,他一天被警察扣留两次,怎么谈得上有新闻自由?

*多数驻华外国记者指北京未履行承诺*

近日,驻华外国记者协会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就外国记者对中国是否履行了在新闻自由方面所做的承诺,访问了163个驻华外国记者。据该协会主席、同时也是美国时代周刊驻北京首席记者的刘美远介绍说,多数记者的回答是否定的。

刘美远说:“调查结果是,中国没有履行其主办奥运的承诺。”

刘美远说,这份报告肯定了中国在改善外国记者采访环境方面的进步,但是仍然有4成受访者说,他们在采访中曾受干预,有的记者甚至受到暴力对待。

*对未来情况能否改善不乐观*

在距离奥运会还有整整一年,中国政府高调举办倒计时庆祝活动的今天,外国记者仍然时时在采访时受到干预甚至粗暴对待。那么一年后,情况会有多大改变?在北京的自由撰稿记者慕尼仁对此并不乐观。

慕尼仁说:“我觉得是不可能的事。问题在于,如果要有改善,就需要放开对媒体的控制。中共不会这样做。因为,如果它真地放开媒体,就会对它形成威胁。”

*总体情况有改善但距离承诺甚远*

慕尼仁承认,较之从前,外国记者现在要到地方采访,不用再经过当地外办的批准,但是,外国记者要到西藏、新疆这些“敏感地区”采访,仍然需要特别许可。慕尼仁说,中国的采访环境是有所改善,但是距离政府的承诺还很远。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主席刘美远表示,奥运会的确是中国放松对外国记者进行控制的理由,情况的确有所改观。但是,刘美远指出,国际社会对于举办奥运会的国家会有相当高的期待。从在中国的外国记者的反应可以看到,他们不认为中国实现了承诺,中国的采访环境也还没有达到他们认同的国际标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