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中年女性上要看护老下要照顾小


美国老年人护理专家说,婴儿潮一代人有很多人如今在怎样照顾他们年迈父母的问题上,都面临着一系列痛苦的决策,比如,谁来照看他们,他们应该住在哪里,成年子女和他们年迈的父母如何解决特殊护理的费用等。婴儿潮是指从1940年代末到1960年代初出生的近7600万美国人。

桑德拉.马克伍德是美国全国地方老年机构协会会长,是一个由联邦政府出资建立的老年人护理组织。

桑德拉说:“相当一部份家庭护理者无疑因此而处于压力相当大的阶段,他们既要自己照顾自己,又要照顾孩子,还要看护他们年长的亲人。”

*生活压力大*

比如说,52岁的黛比.格林.莱迪姆住在维吉尼亚州北部,已婚,有两个十几岁的女儿。莱迪姆受雇于一家老年人保健研究公司。同其他中年人一样,她的个人生活也因为父母的突发身体状况而受到影响。莱迪姆的母亲雪莉.格林87岁,父亲保罗.格林90岁。

2002年格林先生被查出得了阿兹海默症(老年痴呆症)。莱迪姆说,5年前,她母亲不断打电话求助,因为她一个人无法帮助保罗。

她说:“我父亲早上起床之后,不知道该做什么,不知道淋浴在哪,不知道吃什么。我们对母亲说:‘你自己搞不定’。尽管我母亲不愿意承认,但是她其实同样需要有人帮助。她需要人帮她穿衣服。大多数情况下,我母亲的身体非常虚弱。即使让她虚弱的身体离开沙发,把手放在助步车上,然后让双脚十分缓慢地小心翼翼地在地板上挪动,就要费好大的工夫。她有严重的骨质疏松症,基本上不能抬头看人。此外,她还有很多毛病。我和姐姐经常会去看看能做些什么,能帮上什么忙。”

黛比.莱迪姆和她的姐姐斯蒂芬尼劝说父母搬出住了50年的房子,因为她们姐妹俩不可能总是去父母家关照。她们自己的住处离父母家需要至少半个小时的车程,而姐妹二人又不愿意雇用护理人员提供家庭看护。

她说:“我们考虑了所有的选择,雇人一天24小时看护,需要多少花销;如果你考虑雇人24小时看护父母,你必须要问自己能否保证看护人员每天必到?你能信得过他们吗?你的财力允许吗?”

*入老年人护理中心耗尽毕生积蓄*

保罗和雪莉夫妇也在经历一场重大的生活变迁,这种变迁已经成为许多美国老年人的平常经历。这些老年人在成年子女的催促下,意识到自己身体条件的局限性,因此决定从私宅里搬出来,住进专门为老年人建造的住房。

格林夫妇搬进一个住宅小区,这个小区分两部份,其中一部份供尚能照顾自己的老年人居住;另外一部份给那些需要护士和其它人员帮助的老年人居住。格林老俩口在独立生活区住了5年。其间,黛比.莱迪姆姐妹俩尽可能常去看望他们,但她们同时又得照顾自己的家庭、要工作、接送孩子上学、做饭,还要设法给自己留出一些时间来。

她说:“我是怎么做的? 兼顾各项要做的事情不容易。有时我也有怨气。大多数情况下,我感觉很知足,因为父母还在身边。”

但是,大约1个月前,老年人护理公寓告诉格林夫妇说,由于他们健康状况下降,所以需要搬到有人看护的住宅区,那里有专人负责整天照顾他们。

黛比.莱迪姆说,这是老年看护过程中的又一个转折点,她们姐妹俩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说白了,她们不知道父母是否有足够的钱在老年人看护公寓住到去世。尽管黛比.莱迪姆说,她的父母总是尽量多攒钱,但是,房费、饭费以及其它服务费用正在耗尽格林老俩口的毕生积蓄。

她说:“我父母花钱一直非常节省。他们不乱花钱,很简朴。他们是大萧条年代出生的人。他们在一所小房子里住了50年,而且几乎没有改造过。我的意思是,我母亲用柠檬要挤到最后一滴汁才会扔掉。”

格林夫妇的住宿和吃饭每个月的开销要几千美元,还有大约2年,他们用来支付老年护理公寓食宿费的钱就会用光。这笔钱来自他们平时的积蓄和多年前买下的一份长期护理保险。到了那个时候,格林夫妇就必须得搬出老年看护公寓。

她说:“这种情况有可能发生。我们姐妹俩商量过了,如果老俩口有一个人过世了,剩下那一个就跟我姐姐住。因为她的房子大一些,有一个不需要改造的居室,可以安置他们两个人或者仍然在世的那一方。”

对于黛比.莱迪姆这样的成千上万有年迈父母的美国中年人来说,面对种种状况,很难做到不为未来担心。每次在老年护理公寓里看到父母高兴的笑容,会让她暂时忘却烦恼,但是开车回家的路上,种种困扰又会浮上心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