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副检察长就金融案件提出新建议


美国司法部副检察长就一起证券案子向最高法院提出意见书,反对在金融、证券案例中追究第三方的责任。专家认为,美国副检察长的这个立场将对相关案子的审理产生重大影响,投资人今后要对第三方公司和机构提出涉嫌金融舞弊的法律诉讼将会遇到更大的困难。

*限制把诉讼范围扩大到第三方*

司法部副检察长保罗.克莱门本星期向最高法院提出意见书,希望最高法院严格界定金融证券诉讼案子的适用范围,除了直接涉案的主要被告之外,不要允许原告把诉讼范围扩大到第三方或者其它非直接涉案的公司和机构。克莱门指出,如果这个口一开,非直接涉案的第三方也被卷入诉讼程序,这将会波及众多的公司,造成严重的后果。

克莱门的意见书是针对目前已经转送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斯通里奇投资公司(Stoneridge Investment Partners)状告科学亚特兰大(Scientific-Atlanta)和摩托罗拉公司的案子。这个案子由斯通里奇公司代表Charter通讯公司的投资者状告通讯设备公司摩托罗拉公司和网络设备公司思科公司涉嫌参与金融舞弊的案子。据报导,Charter通讯公司被指控通过非法手段扩大营业收入,而摩托罗拉公司和思科公司对Charter通讯公司的舞弊行为进行了配合。

*司法部和证交会观点不一*

维恩州立大学法学院教授彼得.亨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斯通里奇一案很具代表性,当一家公司发生金融舞弊行为的时候,受害方究竟应该如何选择诉讼对象目前在美国的法律上还没有明确的规定。司法部的立场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立场完全不同。证交会认为,无论是哪一方涉嫌都应该追究责任,而司法部则认为,追究责任应该限定在主要责任方。

*关键在于界定追究责任范围*

亨宁说:“主要问题是,在发生了某种舞弊案的时候,很多人可能都参与了。关键是,追究责任的范围该如何界定,是限定在主要参与者,还是所有参与其中的专业人员和专业机构都要追究责任。就斯通里奇这个案子来说,就是除了主要责任方应当承担责任以外,其它有关各方是否也都要承担责任。那些给主要责任方提供帮助的律师、会计和供应商是否也都要追究责任?”

斯通里奇案之所以受到各方高度关注,是因为最高法院如何裁决将对类似的案子提供一个具有指导性的案例。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个案例是美国能源交易商安然公司的投资人向美林、瑞士信贷等银行和会计公司索赔的案子。安然公司的倒闭导致许多人的投资血本无归。这些投资人认为,美林等金融机构在帮助安然管理层实施金融舞弊的过程中负有责任,应当给他们提供赔偿。

*副检察长态度具有很重份量*

司法部副检察长的立场被普遍认为是给安然公司投资人的一个严重打击。法学教授亨宁说,副检察长的态度在最高法院的判决过程中具有很重的份量。

亨宁说:“这当然是很重要的。最高法院收到多方面提供的意见,副检察长的意见具有的份量最重。他的意见可以说是最高法院最后裁决的方向标。我认为,斯通里奇这个案子最值得关注的不是哪一方赢或者哪一方输,而是最高法院最后是从宽还是从窄来界定责任追究的范围。这一界定将影响到今后大量的同类案件的命运。”

*财长担心扩大追究责任伤害经济*

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今年6月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时,也对这个案子明确表达了看法。保尔森说,如果最高法院判定摩托罗拉和思科公司应当承担责任,这将会给所有上市的和非上市公司造成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法律环境”。保尔森还担心地表示,“这最终会伤害到我们的经济”。

市场观察报导说,美国商会也敦促最高法院拒绝扩大追究责任的范围。

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弗.多德在这个案子上持不同的看法。他在克莱门提出辩护之前敦促总统布什采取适当的步骤,不要让克莱门发布支持被告的辩护词。

最高法院将于10月到11月举行斯通里奇案的庭审,在明年6月做出裁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