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亚太股市大跌 政府出面安抚市场


受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影响,亚太股市出现了自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的最严重下跌。亚太各国官员纷纷出面安抚市场。有专家认为,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对亚太金融市场的直接冲击不大,但是间接影响不容忽视。

从东京到悉尼,从香港到孟买,亚太股市受美国次级房贷危机蔓延的冲击出现抛售,经历了自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的最严重的下跌。

东京日经指数经过连续大幅下挫,星期四继续下跌1.99%,跌破今年的最低点。香港恒生指数一度大跌900点,收盘时略有回升,跌幅达3.29%。首尔的综合股指重挫6.93%,股市不得不两度盘中暂停交易。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跌之4.6%,2007年以来的累计涨幅几乎全被推平。台湾、中国大陆、印度和东南亚各国股市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亚太国家政府官员出面*

股市重挫之后,亚太各国官员纷纷出面安抚。韩国财政经济部副部长金源东表示,韩国和美国次级房贷有关的投资并不多,次级房贷引发的金融后果对韩国的影响是有限的。金源东强调,最近的股市重挫是全球性的,并非韩国经济出现了特别的问题。

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承认全球金融动荡将对澳大利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他认为,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强劲,金融市场会保持稳定。他说:“我们的金融系统稳定,基础牢固,能够更好地处理这种变动和震荡。”

日本财务大臣尾身幸次星期三在日经指数下跌2.2%以后表示,他认为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动荡的最坏时期已经过去。但是星期四日本股市继续大跌近2%,尾身幸次拒绝对记者的询问拒绝再次做出评论。

台湾经济部官员也表示,台湾经济的重心是对大陆市场的出口,因此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对台湾的影响不大。

星期四,世界各主要媒体都显著报导了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冲击亚太金融市场,导致股市大跌的消息。但是美国的国际金融研究所亚太部主任弗里格利.费格尔认为,过份夸大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对亚太地区金融稳定的影响是缺乏依据的。

*费格尔:不值得大惊小怪*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亚太地区股市调整是正常的,不值得大惊小怪:“毫无疑问,我们看到信贷问题首先在美国发生,然后逐渐向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蔓延。但是让我们看一看整个亚太地区经济的基本面,商业发达,经济蓬勃发展。所以,单凭股票市场出现了一两次大的调整,就对这个地区的经济和金融形势做出悲观判断,这是不符合现实的。”

费格尔同意亚太地区经济官员的判断,认为最近亚太地区股市下滑受到美国次级房贷危机的心理冲击,但是二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费格尔指出,过去一年多来,亚太股市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地区,目前在美国次级房贷危机蔓延的影响下出现卖压,是正常的市场获利回吐,并不意味着金融市场出现了大的问题。费格尔告诉美国之音,除了澳大利亚和日本的一些投资基金受到次级房贷危机外延的影响之外,亚太地区良好的金融形势完全经受得住冲击。

费格尔说:“在亚太绝大部份地区,你看不到1990年代末在房地产和金融市场出现的那种泡沫现象。和世界其他地区相比,亚洲市场还是相对平静的。尽管过去一年股市涨势惊人,但是整个金融市场并没有出现过度失衡现象,基本面远比十年前更为健康,这就为平安渡过类似现在的金融震荡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彭博新闻社报导说,过去一个星期,绝大多数亚太国家没有象美国、欧洲和日本的中央银行那样向市场紧急注资,反映了这个地区有能力控制美国次级房贷危机蔓延的信心。

*专家担心间接影响*

一些经济学家担心次级房贷危机对亚太地区的间接影响。彭博新闻社亚太经济专栏记者威廉.皮赛克认为,美国目前出现的信贷危机以及对欧洲的影响必将对未来欧美的市场需求产生严重的抑制,这将对严重依赖欧美市场的东亚和东南亚经济体产生重要的影响。

世界银行亚太部门主任、首席经济师迪帕克.巴塔萨利对美国之音表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最近两三年(亚洲国家)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是能否在本地区内部建立起充足的贸易市场,发展充足的商业活动,以便使亚太地区避免把繁荣建立在完全依赖其他市场的基础上。过去,大部份亚太国家几乎完全依赖美国和欧元区市场。人们常说,欧美市场一发烧,亚洲国家就感冒。”

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次级房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动荡作为一种惩罚,将削弱经济增长,但美国经济强壮,足以避免出现经济萧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