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北京人口逾一千七百万有人称不多


中国媒体报导,主办2008奥运会的北京市人口已经超过1700万,距离当局设定的2020年北京人口不超过1800万的上限只有一步之遥,有人担心外来人口会进一步造成北京的资源紧张和环境恶化。有评论人士认为,北京市资源不足的问题是由于管理不善和基础建设布局不合理所致,而农民工是城市建设的主力军,农村城市化符合当今世界的发展趋势。

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援引中国公安部的消息来源说,截至今年6月,北京市的总人口已经达到1700多万,其中有1240万为北京户口持有者,510万是流动人口。报导说,人口的过度密集给北京市的自然资源和环境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据报导,农历猪年是中国民间相信的吉祥年份,年轻夫妇一窝峰地赶在今年生“猪宝宝”,因而也带来了婴儿潮。有关专家说,北京人口增长速度立即放慢的希望渺茫,即使在奥运会过后商机减少和房价持续飞涨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老乡警察管老乡*

京报网的报导说,中国公安部提出,在流动人口违法犯罪地域特点明显的地区,要积极试行“外警协管外口”的做法,即俗称的“老乡警察管老乡”。

在北京的程海律师曾因外地户口问题状告北京和老家安徽公安部门而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城市人口增加是必然趋势,是社会进步:“现代化从某种意义来讲就是城市化。城市化就是总人口的大部份要到城市来工作和居住。”

程海用世界其他一些人口密集的大都市为例,指出媒体报导关于人口增加会造成北京资源紧张的说法不符合国际标准,不能令人信服。他说:“北京市人口每平方公里不到1000人,伦敦(人口密度)是我们这边大约5倍,东京是6倍。纽约是我们11倍的密度。就是说,如果按照纽约人口密度来计算的话,北京的人可以增加10倍,也就是说,可以达到2亿人。你说,你现在还挤。挤什么?某种意义来说,是胡说八道。就是它千方百计地要阻止大家迁移,这种奔向良好生活的要求或者这种愿望,这种历史趋势。”

*程海:城市资源全民所有*

这位到北京开业的安徽籍律师说,一味责怪人口增长过快并且限制外来人口进入城市的做法没有科学和经济学依据,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实行了现代化而其主要人口还都居住在农村的先例。他说,北京的道路拥挤的主要原因并不是人口过多,而是城市的公路和铁路建设落后。

程海说,按照中国的法律和宪法,城市的资源是全民所有的,人人有权到任何城市居住。他说:“全国人大没有授予各个城市任何权力限制任何一个公民进入这个城市掘金、居住和生活。如果想限制的话,那是违宪的,同时也是违法的。它不是国家嘛,你如果是国家,你有权力。你作为一个国家的城市,没有这个权力。因为这个城市是全民大家所有的,每个人都是所有者,按照中国的话来说,就是每个人都是老板。”

程海指出,在奥运会举办期间,有关当局如果出于安全和城市秩序的考虑而对人口实行一些必要、合理的管理是可以理解的。

*小学校长:不应该限制外来人口*

为解决农民工子女上学难问题而努力了10年的北京通州区自奋希望小学校长孟兆斌表示,他的学生家长有很多是参加奥运主要场地“鸟巢”工程的建设者,他们学校没有接到与北京奥运会有关的限制外来人口或者没有北京有效居住证件的学生入学的通知。

他说,这方面的限制是没有的,也是不应该的,“因为我们的奥运主要的生力军还是农民工,大部份是农民工啊。那么农民工一进城,他们的子女要跟着进来。这个(规定)是没有的,国家没有对这个作限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