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针对城镇非从业居民试点医保


中国开始在79个城市里实施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并将在2010年全面推开这项工作,2亿多城镇非从业居民将从中收益。

中国从1998年起在全国范围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但是中小学阶段的学生、少年儿童和其他非从业城镇居民并不包括在内。日前启动的试点工作就是针对这部份城镇居民的。

中国,2008年扩大试点,争取在2009年使试点城市达到80%以上,2010年在全国全面推广,逐步覆盖全体城镇非从业人员。

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在国家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实行职工医疗费用完全由国家负担的制度。这种公有制时代的做法虽然很公平而且至今令许多人怀念,但是存在严重弊端,比如,给国家造成沉重负担、导致药品的极大浪费,甚至还有人利用多开的药物进行倒卖。

*“小病分流、大病统筹*

中国目前的医疗保险制度遵循的是“小病分流、大病统筹”的原则,也就是,规定一个起付线,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完全根据当地的经济承受能力和医疗待遇水平而定,起付线以下的医疗费用由职工个人负担,超过起付线的部份由社会保险机构按比例支付。

劳动保障部的资料显示,截止今年上半年,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人已接近1.7亿。自2002年起推行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现在已经覆盖7亿农民。今年开始试点的城镇居民基本医保制度将惠及城镇非从业人员两亿人。如果再加上城乡医疗救助制度和商业健康保险事业,那么到2010年,中国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体系将大体形成。

胡晓义表示,在试点城市里,医疗保险以家庭缴费为主,政府给予适当补助。他说:“对所有参保居民每人每年补助,水平不低于40元。而对成年居民中的困难人员,也就是低保对象、丧失劳动能力的重度残疾人、低收入家庭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在普遍补助40元基础之上,政府每年再按不低于60块钱的标准给予补助。”

至于参保人应该缴纳多少钱,胡晓义副部长表示,由于各地差异较大,因此不会有一个整齐划一的筹资水平和报销比例。不过他又补充说:“根据我们广泛的调查研究和普遍的测算,看来就筹资水平而言,相当于本地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或者多一点这样一个筹资水平大体是恰当的。而在保障水平方面,我们指导地方争取能够达到制度规定内的医疗花费费用的50%以上、60%左右。这样呢,就有助于解决群众看病的医疗费用负担问题。”

*对无业人员的好消息?*

这项试点对于那些下岗工人、无业人员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可是既无工作也无医疗保险的杨先生却相当不以为然。这位生活在河北省的盲人说:“这个制度、提法是好事,可是我们国家建国以来到现在提了很多的好政策,执行情况怎么样?那是经常要打折扣的,到了地方就没有人管了,而且这些政策往往会成为地方官员搞腐败的机会或手段。这个政策究竟能不能落实下来?普通老百姓究竟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很难说。”

杨先生说,他所在的城市有大约20万残疾人,其中多数人没有任何医疗保险。

另外一个令人关注的群体是农民工。这部份人大约有两亿,其中和用人单位形成相对稳定劳动关系的估计有6千万到7千万。黄严忠是美国西东大学的助理教授,目前正在中国考察医疗制度改革问题。他认为,靠新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来解决农民工的医保问题是不现实的。

黄严忠说:“他们不在本乡本土。中国的易地医疗基本上是不cover的。所以,比较现实的是由城市本身这块儿扩展到这部份人去。南京就在做这样的事情,不光是针对常住职工,而且针对有暂住户口的、居住证的,就是农工、流动人口。”

胡晓义也认为,必须把农民工纳入城镇职工的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中去。他说,劳动保障部从去年开始推进农民工参加大病医疗保险的专项行动,到目前为止已经有2600多万农民加入。

*部门利益冲突或阻碍医疗改革*

黄严忠还有一个担心,那就是,中国医改涉及劳动保障、卫生、财政等多个部门,不同部门之间的利益冲突会在某种程度上阻碍医疗体制改革的进程。他说:“一开始期待值都很高,中央也很重视。但是改革本身是一种政治博弈,博弈的结果可能要么是维持现状,要么很可能是我们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近年来,看病贵的问题在中国十分突出,已经与“高房价”和“上学难”一起被不少老百姓列为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中国政府正在探索各种方法,寻找解决之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