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欧盟公司对中国商业环境提出抱怨


代表欧盟在华企业利益的中国欧盟商会抱怨说,外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和贸易面临越来越多的官方阻力,包括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侵犯版权的行为以及强迫性的技术转让等。

中国欧盟商会星期二发布了第7版年度《欧盟企业在中国建议书》。这是中国结束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5年过渡期后该商会发布的第一本建议书。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随著中国经济持续强劲增长,中国的商业环境依然对欧盟企业具有吸引力;但是,在华运营的外资企业所处的投资环境也正在变得更为复杂和更具挑战性。他说,尽管在法律法规体制上取得了切实的进展,某些行业的企业在如技术转让等领域中面临新的或更为复杂的要求。他指出,知识产权保护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关注点。

*伍德克:担忧中国投资环境的方向*

伍德克敦促中国政府提高透明度,保护知识产权并取消在电信、保险和航空业等行业的投资障碍。他说,这些贸易障碍使得欧洲企业每年在中国损失200亿欧元。他指出,欧盟去年对中国的出口达到633亿欧元,而中国对欧盟的出口则高达1千916亿欧元,造成1千283亿欧元的贸易不平衡。这位商会主席说,中欧双方之间的贸易不平衡在2007年会超过1千400亿欧元。

伍德克还说,他对中国投资环境的方向感到担忧。北京在去年开始收紧有关外国投资的规定,对外资在房地产方面的投资以及收购中国企业的行为实行限制。这些措施是在中国国内出现了中国过于廉价的出售其国家资产的批评声音之后采取的。美国和欧洲官员还对中国官员似乎对保护国内企业的呼吁持同情态度感到关注。外国公司还注意到中国政府机构以及大的工业项目限制购买外国产品以及保护本国工业和企业的一些做法。

尽管存在种种限制,中国政府表示,中国的外国投资去年增加了5%,达到630亿美元。

*叶希诚:中国投资环境一直是一个挑战*

马里兰中国商会主席叶希诚(Clay Hicks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显然,中国的很多行业都存在巨大的商机,所以很多人继续急于进入中国市场;但是,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中国的投资环境一直是一个挑战。

叶希诚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意味著,不同的行业会出现自由化方面的改变。这种情况在很多方面仍然在继续。但是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它们的首要责任在于为中国的企业创造最为有利的环境。所以,他们试图对法律法规进行操纵甚至增加一些法律规定,使外国投资者在中国的运营变得更具挑战性甚至是使他们的负担更加繁重,可能是正常的。”

他认为,中国会继续对有关外资的规定进行调整和修改。他不指望中国的制度在一夜之间变得非常容易驾驭,但是,他也不认为它会变得更加封闭。这位同时也是帮助美国企业开发商机的道森国际咨询机构的负责人认为,在过去5到10年的时间里,外国公司在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叶希诚:中国继续在法律法规上缺乏透明度*

叶希诚说:“中国继续在法律法规方面缺乏透明度。我认为,这种透明度的缺乏体现在对法律法规进行调整以及进行一些细小的改变上。透明度的缺乏是系统性的。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有意的,结果造成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使国内企业占有优势。”

*中国依然缺少对侵权行为的有效遏制措施*

外国企业在中国面临的另一个主要问题就是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欧盟商会认为,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明显的进展,但是依然缺少对侵权行为的有效遏制措施。他们还认为,中国需要对法律体系进行进一步的协调,加强法律的贯彻和实施,特别需要加强各地方的执法力度。

*中国存在强迫性的技术转让*

欧盟商会抱怨说,中国的投资审批程序需要企业提供机密的信息,这些信息然后可以被中国国内的竞争者接触到。该商会的主席伍德克说,这种强迫的技术转让也特别具有破坏性,特别是能源领域的公司。

马里兰中国商会主席叶希诚说,有关技术转让的规定并不是新的要求。

他说:“多年来就有不同的方法迫使外国公司进行技术转让。中国的一家公司或是地方政府会对外国公司说,如果你想到这里来,与我们进行合作,那么你必须提供某种程度上的技术转让。技术转让的问题是一个一直存在的问题。一个精明的国际商人不得不找到绕过这一要求的途径。”

这位熟悉中国投资环境的专家说,中国在技术转让上提出的要求也说明,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他指出,这一做法在发展中国家是很普遍的。他认为,随著中国经济的崛起以及一些中国公司的日益发展壮大而来的是一种新形式的民粹主义,这种民粹主义有时表现为,“我们现在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如果你不遵守我们的游戏规则,那么你就不要在这里做生意”。他认为,这种态度对于外国商人来说,与中国目前存在的经济民粹主义同样地让人不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