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当年右派回顾被埋葬青春(2)


今年是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一批右派和当年右派的家属从中国和美国来到香港举行研讨会,试图让更多的人牢记1957年中国知识分子和精英遭受到的政治迫害灾难。

来自北京的康国雄,其父亲是当年大右派康心如。康心如参加过同盟会,到日本留过学,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四川成立美丰银行,是中国有名的银行家企业家。中共建立政权后,他担任过财经委员会委员和全国工商联执委,同周恩来私交很深。康心如1957被年打成右派,1969年去世,终年79岁。

康国雄说,尽管他父亲和周恩来关系很好,但是到了反右时,他们家有6口人(父亲、3个哥哥、一个姐夫、一个侄子)被打成右派。康国雄1951年高中毕业到天津上南开大学,毕业分到北京学校教书。康心如被打成右派后到北京住在康国雄家。

康国雄说,这次来香港开反右50周年研讨会,非常高兴:“我今天来这里开会很高兴。我们能坐在这里悼念50年前死去的人,来纪念他们,当然也包括我父亲。……所以我一定要来,也非常高兴地和大家来做这样一件事情。”

*反对三峡建坝“中国第一人”*

住在美国马里兰州的黄肖路,她父亲是中国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也是1957年被打成右派。黄万里是反对三峡、反对三门峡建大坝的“中国第一人”。

黄肖路告诉记者,她是回北京探望90多岁的老母亲顺便来香港开会的。黄肖路的爷爷黄炎培是民盟第一任主席,据凤凰网报导,是民主党派中第一个喊出“毛主席万岁”的人。黄炎培后来当了国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长,1954年当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957年反右时,他甚至断绝了和儿子的关系。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有3个儿子、两个女儿、一个外孙被打成右派。

上海女作家羊子是著名作家王若望的遗孀。王若望当年也被打成右派,羊子的父亲也被打成了右派。她说:“父亲戴了这个‘帽子’后,我们中学生虽然不戴帽子,但当时也希望我们这些团干部、学生会干部帮助提意见,帮助党整风,我们都应该带头啊。你说,我们这些积极分子能不带头吗?能不响应吗?当然会啦!但是,那个时候,绝对没想到什么反党!”

羊子说,她父亲在运动中想自杀,多亏母亲百般相劝,才没有走上这条绝路。羊子本名叫冯素英,也是一个作家。90年代初跟随丈夫王若望流亡美国,几年前王若望病逝纽约,羊子后来几次试图到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申请回中国的签证都被拒绝,而且不给任何理由。

*高瑜:反对人类文明的运动*

北京的著名记者、作家高瑜不久前撰文说,毛泽东发动的这场反右运动是反对人类文明的运动,运动的结果是“消灭了20世纪上半叶中西文化孕育出的中国几代最优秀的知识分子”。

《往事并不如烟》一书作者章诒和,其父是当年“钦定”大右派章伯钧。章诒和在星期天的苹果日报发表整版文章,纪念反右五十周年。她说:“我们为什么要在50年后的今天纪念反右?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我基本上认同学者徐贲先生的说法。他说:‘记住过去的灾难和创伤不是要算账还债,更不是以牙还牙,而是为了理清历史的是非对错,实现和解与和谐,帮助建立正义的新社会关系。对历史的过错道歉,目的不是追溯施害者的罪行责任,而是以全世界的名义承诺,永远不再犯以前的过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