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共理论权威吁限制滥用言论自由


中共理论权威撰文,呼吁制定法律法规,运用法律手段,同“篡改历史”、“滥用言论自由权利”的行为“做斗争”。但是,有历史学者认为,这种言论不是学术言论,而是“意识形态”言论。

中共机关理论刊物求是杂志最新一期发表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朱佳木文章,题目是:坚持和发展唯物史观。在这篇冗长的文章中,朱佳木批判了很多历史观上的“错误理论、观点和行为”。

朱佳木曾长期担任中共去世元老陈云的秘书,现在是当代中国研究所所长,是中共理论权威。他在这篇文章中抨击说:有人说唯物史观有“根本缺陷”,已经“过时”,有的全盘接受西方资产阶级史学理论,要求历史研究要“价值判断中立”,要“去国家化”;

“有的质疑近代中国的社会性质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否定近代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全面否定义和团、辛亥革命、“五四”运动等,说中国接受马克思主义是“历史的误会”。……“丑化我们党和共和国的领袖人物,把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描绘为‘血腥的历史’,把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写成一连串错误的集合。有的为早有定论的汉奸卖国贼大做翻案文章,把他们吹捧成‘民族融合和对外开放的先锋’”;

“有的鼓吹民主社会主义思潮,诬称列宁主义为修正主义,公开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进行武装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与进步性,企图取消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全部历史依据”。

求是杂志前身是中共机关刊物红旗。红旗杂志文革前和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统称两报一刊。两报一刊的社论通常反映毛泽东以及中共高层决策层的声音,因此受到高度关注。

*袁伟时:不值得评论*

虽然朱佳木在这篇文章中没有点名,但因为发表相关言论而倍受左派抨击的广州中山大学哲学教授袁伟时说,朱佳木说到底还只是一个官僚,不是学术界人士,这样的言论,真是不值得评论。他说:“他不是什么学者,而是官僚。他对现代学术制度根本无所知。对中国历史、中国近代史是人云亦云,没有什么研究。所以,对于这些人的这些观点,我认为不值得评论。”

根据当代中国研究所网站介绍,朱佳木的学术头衔包括:国家清史纂修领导小组副组长;史学理论研究中心理事长,台湾史研究中心理事长;当代中国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所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评审委员会主任,当代中国史研究杂志编辑委员会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的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朱佳木在文章结束时说:可以借鉴国外对“篡改历史”和“滥用言论自由的权利”的行为予以惩治的经验,制定法律法规,运用法律手段,“同那些公开赞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等‘篡改历史’和‘滥用言论自由的权利’的行为做斗争”。

*立法惩罚汉奸论*

去年人大政协会议期间,毛派理论工作者喻权域要求立法惩罚汉奸。喻权域认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去年刊登的历史学家袁伟时的文章为八国联军辩护就是汉奸言论。星岛日报星期三发表纪晓华专栏文章说,朱佳木的文章表明“立法惩罚汉奸论再起”。

中山大学77岁的老教授袁伟时说,左派的“所谓借鉴外国经验制定惩治汉奸法”的说法,是一种可笑的说法。他说:“对国外的那些所谓用法律来限制言论自由学术自由的那样一些言论,也表明他们对现代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根本不了解。对这些无知的言论,我感到很好笑。”

袁伟时说,有些人老是拿给外国如何处理给纳粹翻案的事情来做文章,其实这和中国打压学术自由根本不是一回事。他说,国外对学术自由根本没有限制和惩罚的法律或条款。袁伟时说,学术自由包括观点可以出错,不一定都对,“因为学术上的对错,是要时间来考验的”。

袁伟时去年在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发表了《现代化与中国历史教科书》一文,就火烧圆明园、义和团等近代事件发表了自己研究成果,引发了冰点事件,冰点周刊负责人李大同、卢跃刚因此而被解除了职务,引起国际广泛关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