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特奥会前看上海残障人康复和培训


女足世界杯刚刚结束,上海市又迎来了2007年世界夏季特殊奥运会。来自165个国家的七千多名运动员将从10月2号到11号参加25个奥林匹克竞赛项目的比赛。作为中国的第一大城市,上海市在残障人的康复以及就业培训等方面近年来作出了哪些努力?

据介绍,目前上海市的总人口已经达到一千七百多万,其中残疾人口94万多。如何向这些残障人提供康复服务和职业培训,使他们能够独立生活,甚至自食其力,显然是上海市政府面临的一项艰巨工作。9月29号,特奥会组委会组织中外记者采访了上海市残疾人康复职业培训中心和上海海神诺富特大酒店。

*聋儿可享受特殊优惠*

上海市残疾人康复职业培训中心座落在浦东,建于1999年,为上海乃至中国各地的残疾人提供康复治疗、职业培训等综合服务。

在一楼的聋儿康复中心,记者见到了几十名聋儿。俗话说,十聋九哑。因此,改善聋儿的听力是当务之急。几个两三岁的聋儿戴着电子耳涡,锻炼听力。

中心主任徐胜林介绍说,这些电子耳涡是从澳大利亚进口的,价值20万人民币,聋儿带上它,听力都有所改善。记者问徐胜林,这么昂贵的电子耳涡,什么样的家长负担得起。徐胜林回答说,政府补贴一部份,厂家降价一部份,家长支付一部份,凡是有上海户口的儿童都可以享受这种待遇。

房间里,一个小男孩正用力打鼓,脸上露出笑容,似乎告诉人们:我听见了。在另外两个房间里,十几个四五岁的聋儿戴着助听器,在老师的引导下跳舞说儿歌。徐胜林主任说,在这里接受听力训练和语言疗法的儿童有76%都可以进正常的幼儿园和小学学习。

*向脑瘫儿童免费提供培训*

三楼是脑瘫训练营。这里向脑瘫儿童免费提供培训。徐胜林说,脑瘫主要是由于婴儿早产、难产造成的,也有些是由于孕妇服药造成的。对于脑瘫,最重要的是及早发现,及早治疗。

在这里,记者见到一个三岁的男孩,他的名字叫李好。李好5个月时被诊断患脑瘫,过去两年来一直在这里接受治疗和训练。现在,李好可以自己走路,跌倒后可以自己爬起来,也可以和其他人对话。一位姓沈的医生说,李好不仅身体功能有了很大改善,性格也变得开朗了。

李好的父亲李延威说:“这里的老师和保育阿姨对孩子没有丝毫的歧视,对他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徐胜林主任说,中国有关部门的目标是,到2015年,全国100%的残疾人都能够接受康复服务,而上海订立的目标是2012年。从1999年中心创建到现在,已经有35万人次的残疾人在这里接受过康复服务,今年会突破10万人次。

*经过就业培训的残疾人就业率提高*

海神诺富特是一家四星级酒店,也座落在浦东,是上海市残疾青年职业见习基地。走进大厅,记者们就看到几位智障青年在擦玻璃、擦地板。给记者们送茶点的糕点师也是智障青年。

总经理法国人罗克说,从2003年以来,已经有148名残疾青年在酒店的厨房、点心、烫衣、洗涤、花房和公共场所清洁等7个部门接受过就业培训。实习结束后,有76人被其他单位雇用,还有10人留在海神诺富特酒店,就业率达到58%。

22岁的田明珠在洗衣房里实习,她的主要职责是把洗过烫好的员工服装挂起来,等员工取衣服的时候交给他们。每个员工的制服上面都有代号,田明珠学了好长时间才记住。现在,她可以独立运作了。以下是记者和田明珠的对话。

--你在这里实习多久了?
--已经9个月了。
--收获大吗?
--很大。
--你学会了哪些东西?
--很多很多。帮人家拿衣服,麻布弄好。
--你希望留在酒店工作吗?
--希望的。
--你能够在这里实习父母高兴吗?
--高兴的。”

*残障员工工作努力*

客房部经理云菁对记者说,残障员工工作非常努力。一个简单的动作,正常人干上一会儿就烦了,可是他们却兢兢业业,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有耐心,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知道找到一份工作不容易。

她接着说:“让我们感动的是,他们的父母对他们的期待很大。他们很开心,经常回来看我们。我觉得,真心教他们,他们将来的困难就会少一些。”

云经理一边说,一边流下了眼泪。

记者还采访了一位名叫孙凯杰的小伙子。他曾在2003年作为中国特奥足球队的左前锋到爱尔兰参加比赛,帮助中国队获得第二名。我问他总共踢进几个球。他说,六个,但是也踢了一个乌龙球,把球踢进自己球队的大门。看来他对这个球仍然耿耿于怀。

*罗克:帮助残障人也是帮助自己*

记者问海神诺富特大酒店总经理罗克,当初酒店为什么同意成为残疾青年职业见习基地,酒店可以从残疾员工身上得到什么。

罗克回答说:“我认为这是我们的人道主义责任。我们开酒店是为了赚钱,但不能仅仅是为了赚钱。我们要给残障青年一技之长,同时也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使我们自己变得更好。”

*中国仍有命运悲惨的残障人*

在中国,并非所有的残疾人都像记者看到的那样幸福。就在这次访问中国期间,记者在青岛著名旅游景点栈桥上就看到两个残疾人在乞讨。其中一个没有双臂,另外一个双腿畸形。他们坐在栈桥上,嘴里不停地说着:“行行好吧。”

记者还看到,中国的大街上很少有用于残疾人轮椅的斜坡,公共汽车没有升降器,高架地铁的电梯似乎永远处于不工作状态。在中国的大街小巷,几乎看不到残疾人,而商店里,你也看不到残疾雇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