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艺术家批评中国奥运宣传涂脂抹粉


在中国媒体为国庆58周年大唱赞歌的时候,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的设计者之一艾未未对他所说的当局涂脂抹粉式的宣传手法提出尖锐批评。

作为优秀的中国建筑师,艾未未协助瑞士建筑家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共同设计了斥资4亿美元的国家体育场,也就是俗称“鸟巢”的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他们的设计令国家感到骄傲,但是他本人对于官方的宣传却相当不以为然。

艾未未说:“作为一个国家,我觉得,当然你请朋友到家里来热闹,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我看了一眼他们那种宣传方式,非常陈旧、非常缺少能力。我们面临一个非常缺少能力的系统,这个系统过去几十年来,一直成为了这个国家发展的最大障碍。”

*铺天盖地、无所不在*

现在离2008年奥运会还有300多天,可是铺天盖地的宣传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文艺晚会上、电视节目里和广告中,在北京乃至中国其他地方的大街小巷,有关奥运会的宣传几乎无所不在。艾未未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的时候毫不掩饰他的反感。

艾未未说:“如果不能正视自己的问题,不能够清楚地把我们曾经是怎么样、现在怎么样、可能有什么问题,说得很清楚,而简单地去庆祝或者说是去炫耀,我觉得这个很幼稚,这是一种简单地涂脂抹粉。”

中国政府试图通过对奥运的宣传展现中国改革开放的新风貌,唤起民众的民族自豪感,提高人民的总体素质,并提出了人文奥运、节能奥运、绿色奥运等理念,希望借此推动社会进步。艾未未不否认当局有良好的愿望。但是他认为,在目前体制下,想做好实在很难。

艾未未说:“只能看到一大堆很幼稚的表演,很差的导演像张艺谋之类。上次奥运会闭幕的时候搞了一个恐怖的几分钟,我觉得那是让人大脑足以死亡的几分钟。我们的会徽、5个福娃,傻啦吧唧的,闹得中不中西不西的东西。这件事情实在让人感到恶心。”

*右派之子*

艾未未是中国著名诗人艾青的儿子。艾青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后,艾未未跟随父母在北大荒、新疆等地的劳改农场度过自己的童年。他1978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1979年参加被艺术界称为新时期第一次先锋主义展览的北京《星星画展》,1981年从北影退学赴美国留学,当过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副导演,后来回中国发展。

在经历过种种坎坷和多次政治运动之后,艾未未认为,中国应该正视自己的历史。他说:“你天天要求日本人正视历史,你中国人为什么不讲清你们的历史?你不要说二战的历史,文革的历史为什么不讲清?你哪段历史讲清过?有谁比你中国人更加掩盖自己的历史?到今天仍然不敢澄清历史,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盛的民族,它有多少钱都没有用。”

艾未未说,他父亲是一个追求平等公正的人,一个有着强烈的民主意识和人道意识的人。他承认他在这方面受到父亲的影响。谈到言论自由,他说:“没有监督的体制,没有新闻的透明和自由,没有基本的让自由的思想、创造性的思想生长的土壤,这个机器能健康地生长吗?任何一个权力机构,不管是政党、国家,想强加自己的意志于文学艺术的发展,这个是愚蠢而且是很罪恶的一件事情,因为它根本是反人性的。”

*艾未未:正是可悲之处*

在缺乏言论自由的中国,艾未未的看法应该说是十分大胆的。可是他认为,这正是可悲之处。艾未未说:“在中国最惨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说出事实的时候,大家就说你太大胆了。我仅仅是说出了事实,而且是非常有限的事实。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度已经建国这么多年了,连个普选都做不到。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国家不能够普选?我这叫大胆吗?我都50岁了,我再不大胆,我歇菜了。”

打开艾未未的博客,他在10月1号国庆节那天这样写道:“国有土地和资产全面流失……政府官员腐败……自然环境污染……文化教育堕落……管理水平低下的令人绝望。没有人敢问是谁是怎样获取了那本来属于共和国的财富。”

艾未未是个艺术家,他说自己并没有什么远大目标,但是在和记者的访谈中以及在他本人的文章中,其忧国忧民之情溢于言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