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母亲广州丧子契而不舍查死因


两年前赴中国广州作英语教师的美国南加州人达仁.拉塞尔在广州死在街头。中国官方认定是车祸,但达仁的亲属认为有其它原因。

马雷克从50年代开始从事葬仪业,担任过县政府的法医。他对达仁尸体所做的观察加深了达仁的母亲马克辛对儿子死因的怀疑,到底是车祸夺命,还是另有隐情。

马克辛从达仁的手机通话纪录发现,在4月13号深夜11点到14号凌晨1点之间,达仁接到三次来自学校的电话。一个旅馆员工告诉马克辛,他看到达仁在14号凌晨1点多离开,以后再没回来。

马克辛认为,达仁是被人引诱出旅馆,可能是校方的报复,因为达仁知道太多学校违法经营的内幕。马克辛还怀疑学校负责人和帮派甚至警方勾结。她说:“南加州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骆思典指出,许多没有注册就营业的私立学校,势必会向地方政府行贿,所以说,如果你有了麻烦,你大概没有法子通过地方政府或者警方来解决,你只好自求多福了。”

*德才学校:达仁酗酒*

德才学校的罗女士告诉美联社记者,达仁有酗酒的毛病,教学方法无法达到要求和学生需要。罗女士说,要把达仁的死归罪给他们,是非常奇怪和不负责任的说法。

马克辛否认达仁酗酒,她还展示了几十个达仁的学生追悼达仁的留言条,许多孩子用达仁的外号“白兔先生”称呼他,他们感谢达仁带给他们快乐,连生病都还继续教他们英文。一个中国孩子写道:“如果我能让时光倒流,我不会准你离开我们。”

马克辛安葬了达仁以后,开始向美国国务院,国会、联邦调查局、甚至中国领导人请求帮助调查,两年内发出1000多封信和资料,多数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2006年2月,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海德指派委员会具备外交事务经验的工作人员郝德仁到广州实地调查。郝德仁在书面报告指出,达仁在打电话求救几小时后就车祸死亡,虽可能是意外,但也巧的不对劲。其次,殡仪馆经理马雷克没有在尸体的下半身发现外伤,也让人对卡车肇事的可信度发生怀疑。但是,郝德仁的报告对达仁的死因之迷无所突破。报告说,事过一年,达仁的家属想要确认他死前的情况,看来不太可能。

马克辛和家人仍然没有放弃,今年3月,马克辛决定聘请有28年经验的病理学家波西医生开棺验尸。波西指出,中国方面的防腐处理非常有效,达仁尸体保留的非常完好。他进行了细部解剖。

*波西:可能是他杀*

波西说,被车辆撞到的一边身躯和倒地后的冲撞都会造成伤痕,但他没有发现任何车祸造成的伤痕。事故重建和损伤方式显示,达仁的左胸曾经遭到打击,导致3根肋骨折断。达仁受伤的方式与车祸和其他原因引发的损伤不一致,达仁的手腕背面也有阻挡攻击的伤痕。波西推断说,这种形式的死亡可能是他杀。

波西说,当时可能有两个人,一个从前面打他,(头部)的重击看来是来自他身后,导致死亡。波西医生认为,根据他的发现,应该对本案进行犯罪调查。

马克辛把波西的解剖报告递交给美国国务院。国务院海外公民服务处的代理处长托特说,国务院没有在中国进行调查本案的权利,而联邦调查局只能在跟反恐有关的案件以及地主国主动请求协助的情况下出动。

*美国务院促中国调查*

托特说,达仁的命案仍然是调查中的案子,并没有结案,虽然中国认定本案是肇事后逃逸的车祸事件,但他们还没有找到涉案的车辆和驾驶,国务院将继续敦促中国方面调查,并且会在接到中文版的解剖报告后立刻转交给中方。

马克辛认为,美国国务院为了维持和中国的关系,不愿意推动本案的调查,她对国务院把达仁的死因归类为车祸,尤其不满。马克辛认为,中方调查的是车祸,无疑是缘木求鱼,她声称自己的儿子是被谋杀的,她要求国务院和联邦调查局从这个方向彻查。

马克辛希望任何知情人通过她架设的互联网站http://www.whiterabbitsmom.org提供线索。马克辛说:“我永远不会打官司,因为再多的赔偿金也换不回我的儿子,我要的仅仅是事实真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