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金融犯罪频繁源于无监督机制


上海出现贪官以权谋利被解职受审查,广东也出现银行职工到澳门赌博输掉1500多万银行款项。有中国专家学者认为,这种涉案资金巨大的现像频繁出现、屡禁不止,根本还在于缺乏监督和制约。

上海浦东区副区长康慧军星期一被“双规”(在规定时间、地点交代问题),并被解除了副区长职务。中国财经杂志报导,康慧军利用职权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房产赚取大钱。他有24套房,其中8套已经出售,获利达1600余万元。

而在广东,中国农业银行广东分行工作人员、37岁的古大中,经常用公款到澳门豪赌,把挪用的1557万元银行资金输掉了。目前,古大中已被逮捕正等待起诉和法庭审理宣判。

为什么在中国官场上利用职权巧取豪夺的现像层出不穷?为什么银行人员挪用、转移巨款到海外或者大肆赌博的现像屡禁不止?

北京大学经济教授夏业良认为,这两个案子,在中国已经不是问题和新闻了。他说,就拿资金外流现像来说,中国流出的资金,已经超过了引进外资的总额。他说,改革开放30年来,引进外资成绩很大,但资本外逃现像更严重。从上海的康慧军案和广东的古大中案来分析,根本的问题在于公务人员缺乏监督和制约。

夏业良说:“可以这样说,根本制度不变革,这种情况永远不会杜绝的。短期内无法消除。可以这么说,迄今为止,公和私的分别并不很明显。”

*全靠上面一纸任命*

夏业良说,中国好多国有大型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但高级主管如董事长、总经理是任命的。这样,这个以前靠几百元工资的干部,当了董事长立刻可以有个人股份多少万股,然后公司上市,他就成为亿万富翁。这些全靠上面的一纸任命。

广东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高度关注社会和群体事件。她也认为,这样的贪污腐化案子,根本原因在于缺乏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

她说:“很多问题,不是个人道德问题,还是一个制度性问题。必须有新闻自由,媒体监督。新闻自由必须有保障,没有监督,没有对灾难和坏事的报导, 腐败出现,必须有揭露腐败的力量存在。如这种力量被打压殆尽,那你能动员什么力量来维持社会公正和法治呢?你靠一些行政手段?那是不行的。等大的漏洞出来了,你派个调查组去,损失已经追不回来了。”

艾晓明教授说,这些损失背后,是多少人的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可是,这些批评不允许出现。像湖北的人大代表姚立法和吕邦列也就是想行使批评权就“失踪”了,家人和朋友到处都找不到。

艾晓明教授说:“我老是想到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的戏剧,最后没有公正,最后所有的人,不管是有罪的还是无辜的,全都在机器的铰链下,全都同归于尽。不管你是误杀,他杀还是复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