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缅僧侣酝酿进行更多和平示威抗议


逃避军队镇压的佛教僧侣在缅甸说,他们重新组织起来准备进行更多的和平示威行动。大部份僧侣跨越边界进入泰国,积聚支持者和资源,以便继续他们的斗争。

这些僧侣从缅甸主要城市仰光长途跋涉数百公里抵达遥远的泰缅边境。他们说,这是一次冒险之旅。他们在通过每一个军队检查哨卡的时候都必须掩饰他们的身份。

*数以百计僧侣逃离缅甸*

这些僧人一旦进入泰国之后保持低调。他们说,他们受到警告说泰国当局可能以没有合法旅行证件为理由把他们递解出境。有一名僧侣在参加仰光的示威抗议行动之后逃离缅甸。当他知道记者在泰国边境地带采访的时候,他和其他僧侣走到一个隐密的地点和记者见面。

照这个和尚的话说,他们要告诉外面的世界的信息是,僧侣们为缅甸的民主和正义而进行的斗争并没有终止。

他说:“斗争将进行下去。现在人们将再度被激发起来进行斗争。”

在泰缅边境地区,生活似乎在正常进行。商人们把成批的水果、蔬菜和家具往来运送于两国之间,进行销售。

跨越边界进入缅甸待一会儿,你会看到一个宁静的缅甸小镇的景像。真让人难以想像这个国家几个星期之前濒临革命边缘。

在9月下旬,缅甸军队粉碎了由数以千计的僧侣和其他平民发起的抗议行动。 民众因为对燃油价格的上升以及数十年的镇压感到愤怒而发动了游行抗议示威。

在缅甸暴力镇压之后,曾经有人预言会出现大批惊恐的难民试图越境进入泰国的现象,但现在却没有出现这种现象的任何迹象。

*将返回缅甸推动变革*

不过,活动人士和泰国政府的消息来源说,最近几周有数百名僧人逃过边境。有些僧人有可能会继续流亡,但他们中的一人对记者说,他将跟他的团体返回缅甸。他们到泰国是为了获得赈济,并得到其他物质支持,然后他们将返回缅甸继续为变革举行和平示威。

这位缅甸僧人说:“我在寺庙给其他僧侣上课。我是一名老师。 我有责任坚持下去。有些僧人失踪了,我必须回去寻找他们,把斗争继续下去。”

来到泰国希望重新组织起来的人不仅仅是缅甸的僧侣。吴吞温1990年当选为缅甸议会议员,但却被禁止就任。他的组织“缅甸民主联盟”的成员上个月领导示威者占领了西部城市实兑的市政厅。在军政府大举镇压时,吴吞温逃离缅甸。他说,军队对平民的攻击是一个信号,说明变革的时机已经到来。

吴吞温说:“我的政党在缅甸国内为民主和人权奋斗了17年,在缅甸什么都做不了。我要看看,在境外可以做些什么。”

波基在20岁当学生时因为反对政府而被逮捕。他在监狱里,包括在臭名昭箸的仰光永盛监狱里渡过了很多年。波基现在已经30多岁,今年7月出狱后就离开了缅甸。

波基展示了一付跟他在监狱中所戴的同样的镣铐。他说,这是缅甸的象征。在泰国边境的一个小村庄里,他的组织“缅甸政治犯援助联盟”在这里开办了一个小小的展览馆,里面陈设着这付镣铐。波基认为,技术与信息的流通将有助于暴露缅甸践踏人权的问题,有助于给缅甸带来变革。

波基说:“缅甸政权一贯如此,但是国际社会并不知情,因为缅甸当局一直在控制图像和信息的传递。现在局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以国际社会看到了他们的暴行。”

泰国政府跟邻国缅甸一样,也是由军人统治着政权。泰国对缅甸的镇压行动基本保持沉默。不过泰国老百姓却跟政府的做法不同,缅甸流亡者跟支持他们的泰国人在首都曼谷不断举行抗议示威,要求伸张正义。

一名缅甸僧人说,那些对老百姓使用暴力的负责人一定会受到制裁,特别是针对僧侣使用暴力的人一定会遭报应。僧侣在缅甸这个佛教国家里受到极大尊重。

这名僧人说:“在佛教信仰里,因为他们的暴行,他们将会下地狱。”

自从1962年以来缅甸一直在军人统治之下。军人政权曾经分别在1974年和1988年镇压了大规模抗议示威。在最近的这次镇压中,保安部队为了防止抗议示威再次爆发逮捕了数百名,也可能是数千名僧人和平民。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对缅甸政府来说,恐怕很难一劳永逸镇压住这次反抗行动,因为在很多缅甸人的眼里,僧侣拥有合法性,而军政权的统治者们没有合法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