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在俄罗斯反政府集会为何日益困难


俄罗斯人权团体刚刚公布的报告说,俄国当局在大选年以各种理由阻挠和限制反对派举行集会和街头抗议示威。人权组织和反对派政党认为,即使在大选过后,反对派举行街头示威活动将继续面临各种困难。

在俄罗斯著名人权组织“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几家俄国人权团体最近联合公布了一份有关在俄罗斯举行集会和游行情况的报告。这份提名为“在当今俄罗斯自由集会”的报告说,今年以来,在俄罗斯举行反政府集会和示威游行变得日益困难,反对派的抗议活动不是被当局禁止,要不就是被当局驱散。当局总是以各种借口阻挠和限制反对派举行这些抗议活动。这份报告认为,在大选年之际,当局对反对派的限制日益严重,俄国居民事实上现在已经丧失了举行抗议活动的权力。

参加这份报告发表的俄国人权活动人士科兹洛夫说,当局主要通过两种方式限制反对派的活动。第一种方式是滥用俄罗斯有关示威集会方面的法律,尽管俄罗斯的有关集会示威方面的法律其实很好。

科兹洛夫说:“比如,当你想在某个广场举行集会,突然却出人意外地在广场上开始建筑修理工作。或是,在这个广场上当局已经计划举行其他一些活动,或是支持政府和亲克里姆林宫的各种组织突然在这个广场上开始举行集会。当局这样作一方面没有违反集会方面的法律,但另一方面却阻止了人们自由集会。”

*在集会前夕采取行动*

科兹洛夫说,当局还经常在集会人数上做文章。当实际参加集会的人数超过了申请的人数时,这给当局禁止举行集会提供了借口。科兹洛夫接著说:“同样,当递交集会申请时,当局也经常试图限制集会人数。比如我想举办有50人参加的示威集会,但当局只允许有20人参加。俄国的有关法律并没有详细提到集会人数,但很明显,当局想通过限制集会人数来限制抗议活动的规模。”

当局阻挠反对派活动的第二种方式是限制人们自由活动。人权活动人士科兹洛夫说:“另一种方式是,当局不在集会示威期间将人拘捕。但当局可以在集会前夕对集会参加者采取行动。比如,把计划参加示威集会的人从火车上赶下来,或是不让他们上飞机。警察故意好几个小时检查人们的证件,这时飞机早已经起飞了,所以人们无法参加示威集会。”

科兹洛夫说,几个月前在俄国萨马拉市举行俄罗斯-欧盟峰会以及反对派组织“另一个俄罗斯”举行抗议示威游行时,当局都采取措施限制人们活动。为此,当局手中有黑名单,当需要时,当局除了限制这些人活动外,甚至直接对想参加反对派活动的人士进行威胁。

科兹洛夫说:“在沃罗涅日市,有一个名叫瓦尔太耶夫的律师,他家里有三个小孩。有人威胁这个律师说,最好考虑一下小孩和家庭的安全,不要参加反对派的集会。”

*大选过后限制仍持续?*

科兹洛夫说,除了阻挠反对派街头的活动外,当局现在甚至开始限制反对派在室内举行讨论会这样的活动。当局可以对房东施加压力,使房东不把宾馆或是会议大厅租借给反对派。不久前在下诺夫格罗德等城市,当局阻止了好几个反对派纪念著名女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被杀害一周年的活动。

俄罗斯内务部新闻处对媒体表示,反对派举行的集会有时带有挑衅性。当局的任务就是为了保证社会安全。俄罗斯民主派政党亚博卢集团青年组织莫斯科地区负责人波里舍科夫同意人权人士的报告。

他说:“最近一段时期,在政府建筑物门前已经根本无法举行任何示威活动。现在示威活动只能在城郊举行。那里没有行人,媒体采访也非常不方便。”

波里舍科夫说,在普京第二任期开始后,对反对派示威活动的限制逐渐增多。俄国人权人士认为,对反对派示威活动的限制同大选其实无关,即使在大选过后,这种限制仍然将持续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