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国军中的宗教自由


前不久,几名美国现役军官因为身着军装在五角大楼里参与了一个基督教组织的录像拍摄片而受到军方的点名批评。美国国防部督察长表示,这几名军官的做法违反了军规,给人造成五角大楼在支持这个组织的误导。但是,赞同这几名军官做法的人士表示,他们的行为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宗教自由条款的保护。

*基督教组织在五角大楼拍录像*

下面要介绍的这个事件和总部设在维吉尼亚州的基督教组织“基督教大使馆”有关。“基督教大使馆”成立于20世纪70年代,是一个以政界人士、军事将领和外交官为对象的基督教宣教组织。该组织经国防部的同意,每星期在五角大楼都有祷告会和查经班,这个做法从1978年持续至今。

2004年,“基督教大使馆”拍摄了一部宣教录像片,有6名国会议员、2位大使、2位大使夫人、2名高层政府官员以及国防部的几位文职人员和现役军官参加了拍摄。录像中,几名现役军官身穿军装,出现在国防部的五角大楼内,他们分享了基督教信仰在他们各自工作中的重要性。

这部录像片后来刊登在“基督教大使馆”的网站上,网站上刊登的一则免责声明说:该录像中任何政府官员所表达的观点都属于他们个人的看法,因此不代表美国政府或他们所奉职的任何政府部门的观点。

记者也试图与“基督教大使馆”联系,但是对方表示不希望就这一事件发表评论。

*反对人士抗议*

这部录像片出台后,引起了一些人士的强烈反对。设在新墨西哥州的民间监督组织“军事宗教自由基金会”首先提出抗议。该组织的创始人和主席米基.韦恩斯坦(Mikey Weistein)写信给国防部督察长,要求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韦恩斯坦本人来自一个军事世家,他在里根总统任期内曾担任白宫律师。韦恩斯坦指出,这几位军官的做法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不准确立国教的条款。

韦恩斯坦说:“这部录像片一开始提到,有2万5千多名官员工作在五角大楼的各个部门。‘基督教大使馆’通过查经班、门徒训练班、祷告早餐会、以及各种宣教活动,把这些官员召集起来,帮助他们有意识地建立与耶稣基督的关系。我们认为,这种做法彻底违背了美国宪法。”

*国防部调查*

在“军事宗教自由基金会”的压力下,美国国防部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调查。2007年8月,美国国防部督察长公布了一份长达47页的报告。报告称,7名陆军和空军将领身着军装,支持并参与了非官方组织“基督教大使馆”的宣教录像,这种做法违反了军规。因此,国防部督察长建议对这几名军官采取适当的“纠正”行动。

之后,这几位军官所在的陆军和空军的发言人都说,他们的法律人员正在考虑对参与拍摄这部录像片的军官实施处罚,但是他们表示处罚将在私下进行。

*为参与录像拍摄军官辩护*

不过,参加拍摄这部录像片的几位军官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在他们看来,“基督教大使馆”似乎已经成为一个“准联邦实体”,因为过去20多年来,国防部一直向将级军官们宣传这个组织的工作。

基督教机构“家庭研究委员会”的副主席彼得.斯皮格(Peter Sprigg)指出,国防部的报告只是裁定说,这些军官的做法违反了军规,因为他们在为一个私人机构宣传时穿着军装,因此这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丝毫不涉及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不准确立国教的条款。

斯皮格说:“根据美国国防部的规定,军事人员在做非正式的公共演讲、接受采访、参加游行、集会以及各种公共示威活动时,如果这些活动有可能给人造成这么一个印象,即军方支持这些活动所倡导的事业,那么除非得到上级主管的批准,否则军人们是不能身穿军服参加这些活动的。

“这几位军官在录像片中表示,他们从‘基督教大使馆’的事工中获得很大益处,很显然,他们是代表他们个人表达这个观点的,他们并没有说,整个军方或国防部都支持这个组织的工作。”

*国防部随军牧师受到指责*

美国国防部的报告还对安排拍摄的随军牧师本森提出了严厉的批评。报告称,本森在申请拍摄这部录像片时只是说,他希望搜集有关五角大楼内部的基督教事工的情况,而实际上他是在通过这部录像片为“基督教大使馆”争取更多的支持者。报告还称,本森为“基督教大使馆”以及其它宗教组织自愿人员提供了一般只颁发给军方合同工的身份证,使这些自愿人员可以自由进入五角大楼拍摄录像。

但是,本森提出,他的做法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宗教自由条款的保护,他的律师也表示,这是一部私人组织拍摄的录像片,目的是对一个协助随军牧师不计任何报酬工作了20多年的基督教组织表示感谢。本森的律师还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一事件中,那些为了捍卫人们的言论和宗教自由而冲锋陷阵的军人们现在自己却被剥夺了这个权利。

*随军牧师的职责*

维吉尼亚州“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心”的资深学者查尔斯.海因斯(Charles Haynes)介绍了随军牧师的情况。他说,随军牧师来自不同的宗教信仰,但是他们必须为所有背景的军事人员提供服务,无论是那些和自己有同一信仰的人也好,还是那些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员也好,他们都要一视同仁地对待。

海因斯说:“随军牧师是军队的一部份,他们属于所在的陆海空军种的军事人员,因此他们受到军方规定的限制,这个身份使他们的工作非常棘手。一方面,他们希望有宣讲自己的信仰,并和其他士兵一起参与敬拜的自由。另一方面,由于他们是军事人员,因此就要服从军队的规定。有时这两个角色会发生冲突。很多随军牧师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是尽量保持公平,他们既要为所有信仰的人提供帮助,又要为与自己有同样信仰的人做特别服事。”

*支持基督教组织者的看法*

上面我们介绍了美国国防部几位军官因参加“基督教大使馆”组织一部宣教录像的拍摄而引发的一场风波。这几位军官身着军装,在五角大楼里接受拍摄,因此受到民间组织“军事宗教自由基金会”的抗议。美国国防部经过调查,提出对这几名军官进行处份。

密西根州独立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军事应战中心”的主席伊莱恩.唐纳利( Elaine Donnelly)认为,有些人士针对“基督教大使馆”组织这部录像片的指控过于夸张。她说:

“美国军方长期以来就有宗教信仰自由的传统,各大宗教都可以在军方得到体现,我们还配备了随军牧师,为士兵提供心理咨询。我认为,这个传统应该继续保持下去。有些人士提出,‘基督教大使馆’的录像片做法太过火,这有些夸大其词。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一些基本常识,而且要对各方都公平。”

唐纳利提到,大多数人看到士兵聚集在一起祷告并互表支持的图片时都不会煞有介事,反而会因此得到慰藉,特别是有过战争经历的人们都能理解这一点,因为在军中服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军人们也需要得到安慰、心理咨询,有时也需要宗教的支持。

总部设在科罗拉多州的“军官基督教团契组织”的执行主席布鲁斯.菲斯特(Bruce Fister)曾经在空军服役32年。他谈了自己对“基督教大使馆”拍摄的宣教录像片的看法。

菲斯特说:“我认为,这部录像拍得很好。看完录像后,我并没有感到国防部是在为‘基督教大使馆’提供支持。人们往往忽略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军中的很多基督徒感到他们是应上帝呼召才到军中服役的,因此他们会把信仰运用到各自的军种去。从我个人从军的经验看,我可以自由地敬拜和表达我的信仰,但是我也尊重其他人的宗教信仰表达。”

*抗议基督教组织人士兴诉*

但是,“军事宗教自由基金会”主席米基.韦恩斯坦反驳说,他并不反对宗教信仰,而是反对政府以某种方式把宗教自由强加于人。他说:

“我甘心流尽自己的最后一滴血,用尽自己最后一口气,同时也让我在空军中担任中尉的3个孩子流尽他们的最后一滴血,用尽他们的最后一口气,来维护得到这些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支持的圣经普世原则。但是,如果我的国家要把它对宗教的理解强加于我的话,我绝不会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韦恩斯坦认为,国防部对这几名军官的处理还是太心慈手软。于是,他代表自己的组织“军事宗教自由基金会”在9月17号美国宪法日那天,到堪萨斯市的联邦地区法院起诉了美国国防部。案情如何发展,还要拭目以待。

*呼吁给予随军牧师祷告自由*

最近,美国国会众议员沃尔特.琼斯吁请布什总统颁布行政命令,保护随军牧师按照自己信仰而祷告的宪法权利。一些基督教组织也发起签名呼吁,请求布什总统批准这一行政命令。

基督教研究机构“家庭研究委员会”的副主席彼得.斯皮格谈了牧师这个举措的重要性。他说:“ 我们认为,任何时候,随军牧师都应该有按照自己的良心和宗教信仰的规范进行祷告的绝对权利。但是,曾经也因此发生过几起冲突事件。基督教牧师奉基督的名祷告时,因为有不同信仰的人也在场,牧师因此受到禁止、劝告、甚至公开批评。但是,我们提出,牧师们随时随地祷告时,都应该有忠实于本宗教信仰教导的自由。”

*军中宗教自由非常重要*

维吉尼亚州“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心”的资深学者海因斯分析了军中宗教自由的重要性。他说:

“我们在军中也要遵循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基本原则。根据这个修正案,政府不能宣传或者支持某一宗教,而是要保护所有人,包括军事人员的宗教自由,这意味着,在军中,我们有随军牧师。虽然这看起来好像是政府在支持宗教,但是美国法庭的裁决指出,军中必须有随军牧师,因为如果我们把士兵从他们的家中和他们原来所在的社区带走,我们就必须为他们提供条件,使他们在服役期间也能参与自己信仰的宗教活动。”

海因斯认为,在军中,创造一个保护所有军人权利的环境非常重要。他说:“在美国,宗教自由是受到高度重视的,军中的宗教自由也非常重要。因此,我们要在军中创造一个环境,使所有军人的权利都能得到保护,无论他们是否有宗教信仰。另外,我们还要确保军人们能够在没有政府介入的情况下自由接触宗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