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听众:上访惨遭地方当局拘禁迫害

  • 萧敬

广东省一位姓廖的听众朋友最近写信,谈到自己和妻子遭到地方官员非法拘禁的遭遇。

廖先生在来信中说,他和妻子为含冤死去的儿子上访申诉,而当地一些公职人员公然无视国家法律,在短短两个月内,他和妻子遭到3次非法拘禁,人身安全和人身自由全无保障。

廖先生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法律条文,在这些恣意妄为的公权行使者眼里形同废纸。虐杀学生的命案不予秉公处理,公然关闭法律的大门。更令我们深感气愤的是,所谓的协调小组毫无诚意,玩弄经济上拖垮的把戏。我们为蒙冤惨死的孩子苦苦奔波了一年多,对本地的法制环境和人文环境早已深感失望,除了寄望北京主持公道,我们已是走投无路。 ”

廖先生说,当地官员千方百计阻挠他和妻子进京上访,每天都派人跟踪,使他们感到非常气愤和痛苦,有雪上加霜的感觉。

他写道:“我不能忍受地方当局的迫害,决定再次赴京。我清晨6点多就出门,可还是没能摆脱公权行使者的盯梢。我对一名打过多次交道的便衣警察说,你们这样做是执法犯法。但是,他并理睬。后来,便衣警察又把我送到政府机构,剥夺了我申诉、出行的权利和自由。”

廖先生在信中说,他在互联网上的话语权也被剥夺,当局封掉了他的博客和网站。

廖先生写道:“依仗强权草菅人命、不让百姓喊冤的政权,是虚弱、专制的政权。制定法律的人首先触犯法律,这样的法律还有什么意义?一方面口口声声‘构建和谐社会’,一方面却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吗?所谓‘当家作主’的中国百姓,为什么至今在法律面前都没有平等的权利?在专制社会里,法律在许多时候不过是强权欺凌弱小的工具。”

廖先生说,面对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拘禁,他虽然无力反抗,但也要表明态度。他写道:“那些地方官员为了自己的仕途前程而掩盖血腥,迫害良善,我要保留随时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申诉的权利。我不能眼看地方官员为害百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