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日欧呼吁约束限制主权财富基金


在中国的国家投资基金表示要走向全球的同时,美国和日本以及欧洲国家都呼吁要对主权财富基金进行约束和限制。预计本周末召开的七国集团会议也将首次讨论这个问题。不过,观察人士表示,西方国家对这些主权基金能够进行的约束将是有限的。

*主权财富基金迅速扩张令人担忧*

日本财务大臣额贺福志郎星期二表示,七国集团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星期五可能会在华盛顿举行的会议上讨论由政府控制的投资基金问题。当然,这次会议也会讨论世界经济、市场、货币以及外汇等经常性的议题。

由亚洲和中东政府管理的主权财富基金的迅速扩张,特别是中国新建立的拥有2千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基金,日益引起人们对这些基金的意图以及对金融市场造成的影响感到担忧。

美林公司最近预计,这些主权基金持有的资产在2011年将会翻四番,从目前的1.9万亿美元增加到7.9万亿美元。

随著这些主权基金越来越多地把投资重点放在上市公司的股票上以及其他主流的投资上,人们担心,这些投资可能会引起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或是被用来偷偷地对各种战略资产发动兼并战。新加坡、卡塔尔和阿联酋等政府的投资公司都动用了它们的巨大财富来购买外国资产。一些政府担心,它们会通过一些交易来获得政治上的优势。

*七国集团会议或讨论限制主权基金*

日本财务大臣额贺福志郎星期二对媒体表示,对于这些基金存在很多不确定的方面,在有关它们的透明度问题上将会出现争论。

英国泰晤士报报导说,美国也将在七国集团会议上呼吁对主权财富基金进行限制。预计美国会呼吁这些国家的财政部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有关的指导原则达成一致,要求主权基金披露更多的信息,同时使政府有更大的能力对它们的活动进行审查。这个报导说,华盛顿的一个主要建议就是要求这些基金公开说明它们的海外投资有多大。

日本内阁的消息人士表示,东京与华盛顿就双方对主权基金所存在的共同关切进行了非正式会谈,而且日本无疑会支持美国的提议。

欧盟负责经济和货币事务的专员阿尔穆尼亚最近也对这些主权基金日益扩大的市场影响力表达了关注。上个月,这位官员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这些基金在欧洲的投资将会受到限制,除非它们变得更加透明。

*分析:出于政治上的考虑*

总部设在波士顿的汉密尔顿咨询公司的董事长罗杰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对主权基金存在的一些担忧主要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

他说:“历史上,一些与我们友好的阿拉伯国家从石油出口上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这些资金又重新回流到私人股权和其他的投资上。我们现在第一次看到,我们以前与之为敌的共产党国家现在拥有巨大的外汇储备。我们不喜欢他们收购我们的实业,但是他们的资金盈余使得他们能够这样做。”

罗杰斯说,这个问题在今后也会是一个关注的焦点,因为这有悖于美国的政治。

他也认为,这些主权资金进入美国市场进行投资是不可避免的,虽然制订有关的指导原则会在某些方面提供一定的保障。

他说:“我们可以对它们施加限制,但是如果我们施加了太多的限制,可能会引起后果,它们可能甚至有理由试图引起美元的急剧下跌。我们可能不得不让它们投资我们的一些资产。不幸的是,我们糟糕的政策使得我们长期以来拥有庞大的贸易赤字。”

*中国努力打消西方国家的担忧*

为了打消西方国家对主权基金存在的一些担忧,中国最近成立的主权投资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楼继伟在北京表示,中国投资公司在投资时不寻求获得控股权,而是以运作透明为目标,不会成为全球市场中的不稳定力量。他说,中国对20多个主权基金的运作进行了研究,发现它们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它们在投资时非常谨慎,而且一般不寻求获得控股权。他说,事实上,主权投资基金是国际市场上的一支稳定力量。他说,相比之下,对冲基金是引起市场动荡的一个根源。

楼继伟还谈到了中国投资公司的投资策略,包括在全球进行投资,购买股票以及在公司的董事会上能够获得代表权的股份。不过,他重申,中国投资公司的投资策略将受到商业因素的驱动,而不是政治上的驱使。他说,公司把最初的投资主要放在资本市场上;如果投资表现好的话,他们就会得到更多的外汇储备来管理。中国的外汇储备是世界上最大的,在今年9月达到1.43万亿美元。估计中国70%的外汇储备是美元资产。

汉密尔顿咨询公司的董事长罗杰斯表示,从长远来讲,楼继伟的表态并不能打消人们对主权基金存在的担忧。他认为,中国政府应该把钱更多地放在自己人民的口袋中,例如提高工资、扩大在环境上的投资等等,使这些资金用于国内,而不是通过建立庞大的政府基金到海外投资。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