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加州一些自由撰稿人谈写作和谋生


在美国,自由作家往往会为生计发愁。加利福尼亚州的一群作者、剧作家和记者为同行们提供精神上的支持,并帮他们介绍工作。

加里.扬靠写剧本为生。他承认,生活并不轻松。他曾得到肯尼迪中心和史密森尼学会等艺术和文化机构的拨款,编导舞台剧。他还当过哑剧演员。

“我们到学校去,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儿。我们为残疾人做了不少事,而且让他们参与进来。我们曾经办过一个训练班,免费教城里的穷孩子学东西,然后再花钱雇他们,替社区做了不少事。”

劳拉.布卢门撒尔是一位个人历史作家。她说:“我帮那些想让家族史一代一代传下去的人写书,把他们的历史变成文字。”

劳拉的客户什么人都有,从有钱的生意人到中产阶级的祖父母。有时候,也有成年子女雇她,把父母的故事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

“最棒的是,干这行儿没有一定之规。每本书都不一样。我刚刚完成了一本675页的家族史,但是这么长的很少见,短的只有50页,里面还有家族相片,有时还有祖传菜谱。父母想留给孩子的东西,真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特利.戴维森是电影专栏作家。他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大众文化。

“我从十三、四岁的时候开始,看到什么感兴趣的节目或是音乐家,我就总想了解这方面更多的东西,我从小就喜欢特别钻这些东西。”

弗洛.塞尔夫曼是洛杉矶的一名广告人,也是编辑,兼任南加州独立作家协会主席。她说,给人当枪手,写文章和写书的报酬从几百美元到几万美元不等,当然这些文章和书出版时的署名都是那些出钱的人。

“最多的可能有五万美元。这跟其他行业一样,你要粗略地估计一下这件工作要花多长时间,每小时的收费标准,外加自己的声誉,然后提出一个价钱。”

她说,要想出书和发表文章有很多办法,其中也包括作家自己出钱印刷和发行。32岁的特利.戴维森说,因特网也为他们这代人创造了新的市场。

“我这个年纪,三十上下的人,是躲不开因特网的,一定得会用才行,因为现在有关小说和电影的评论都是在网上。”

这些作家说,靠着天赋和才智,他们可以在维持生计的同时,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