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采访坚持集体化的南街村领头人


在中国农村大部份地区实行私人承包的情况下,河南省南街村却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坚持走集体化道路。这个村庄的领头人王宏斌在北京出席中共17大时说,南街村对集体化道路的探索符合胡锦涛总书记报告的精神。

*万绿丛中一点红*

三十多年前,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地上曾经出现过人人手捧“红宝书”、个个背诵毛语录的景像。现如今,虽然毛泽东思想仍然是中共的指导思想之一,但是真正读“毛着”的人已经很少了。

河南省南街村是个例外。中共17大代表、南街村党委书记王宏斌背起“毛主席语录”来琅琅上口。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这个革命队伍里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共产小区*

王宏斌在17大期间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时候说,南街村不算富村,但是个有特色的村子。主要特色是:实行集体化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坚持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人、教育人;建设共产主义小区,部份实行按需分配。

他说,南街村也曾实行过联产承包责任制,但是效果不好,农民收入不是提高了而是减少了。于是,他们制定了改革方案,要求各家把责任田种好后,才能经商务工,否则村里有权收回责任田。此外,没能力种好责任田的人和户,可以写申请把责任田交回集体,实行规模经营。

*办企业致富*

这样,在1986年全国最后一批249个人民公社解体后不久,南街村却完成了由分到合的过程。王宏斌说,1990年10月,全村2100亩耕地全部转归集体。

“土地交归集体之后,反而推动了南街村集体经济的发展。集体把土地收回,要想向农业投入,必须得发展工业、办企业。办企业需要土地,农民都把土地交给集体了,不给农民商量如何使用土地的问题,就可以办企业了。从84年白手起家到91年,南街村村办企业产值突破一个亿,河南省第一个突破亿元村的村庄。”

现在,南街村有26个村办企业,拥有资产29亿,今年可望实现销售收入14个亿,利税达到6300万,人均分配可达6700元。

*推崇毛泽东思想*

但是,1986年村办企业刚刚初具规模后,一些企业领导人就开始搞特权,致使王宏斌不得不去思考如何监督党员干部,用什么样思想教育群众的问题。

“那时候小平理论还没有形成,更没有三个代表。有人说咱用孔老二那一套吧,但是你全盘端也不中。有人说咱按佛教文化教育南街人吧,咱是不信佛不信教。就在这的情况下,我们只敢又把毛泽东思想端出来了。我们南街村就提出开展三大活动:一是大学毛着、二是大学雷锋、三是大唱革命歌曲。南街村从那个时间开始,就没有丢掉毛泽东思想。”

南街村方圆不到两平方公里,走进“朝阳门”,可以看到“东方红广场”和毛泽东塑像。中国媒体说,在这里,毛泽东思想是“指导一切的准则”。村里举行歌咏比赛时,经常唱的歌是《东方红》、《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文革”中最流行的歌曲。王宏斌说:

“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要不是毛泽东思想的支撑,我也成个体老板了,不是南街村的支部书记了;南街很多党员干部也成大款富翁了,那么南街村的集体经济也就没有了,南街村民就不会过上今天的小康生活了。越想,对毛泽东思想感情越深。”

*工资加供给*

不过,王宏斌并不是一个光喊政治口号,只唱革命歌曲的人。他努力带领南街村群众一步步实现中国农民千百年来就存有的“大同”之梦。南街村在分配上实行的是工资加供给的制度,工资占30%, 供给占70%,村里免费提供住房、家具、电器、医疗、教育以及柴米油盐蛋。当村民搬进新居民楼时,王宏斌告诉他们,“搬着自家铺盖卷儿进楼房,其他的事情都交给党组织。”他不无自豪的说,南街村没有什么“三农”问题。

*“极左怪胎”*

王宏斌的做法引起一些非议,有人指责南街村是“极左怪胎”。在1966到1976年的十年文革中,极左思潮盛行,所有土地归集体,农民在房前屋后种一点菜,都会被扣上“资本主义尾巴”的帽子。文革后推行的包产到户、联产承包等做法,极大激发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改善了他们的生活。

王宏斌承认,在这种情况下,南街村反其道而行之,确实感到有压力。但是他说,只要这条路符合南街村的实际,他们就会坚持下去。记者问他,听了胡锦涛的17大报告,他是更加坚定了走集体化道路的决心,还是觉得应该调整方向。王宏斌回答说,

“这个政治报告包容性是很强的。不管是集体的、个体的,国有的、私有的,它都指出了发展方向和目标。我们按照党中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要求),探索集体化的道路,这也是符合17大报告精神的。”


XS
SM
MD
LG